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评万润南之“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戈阳

 

不知万润南先生与习近平是否为“同学”,然而在正式场合中,例如官方活动及论述性文章,言者均不以“私人称呼”代替“公共称呼”,即使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也是一样。退一步说,即使你和他是同学,要知道他不过是“工农兵学员”,你以此为自豪吗?这个暂时不谈,万先生对习近平的三次出丑言论的评价是:这些言论有个性,“让人耳目一新”,而实际上这种话之所以其他政治家从来不会说,是因为说出来实在是丢人现眼。这好比有人说某个产品在市场上没有,推出市场后必定能赚钱,却不知道之所以没有该产品,不是因为该产品新颖,而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市场来支撑这门生意。同样,说这样话的政治家不是“很有个性”和让人“耳目一新”,而是愚蠢,未曾经历文明社会的政治界的熏陶。

具体看习近平的这些出丑的言论:1、“西方人吃饱了没事干”:这是市井小民才说的话,若用这种鄙俗的语言来搞“亲民秀”的话,那只能和“习包子”的笑料一样被人耻笑;2、“鞋论”:习将非常复杂的社会关系用最简单的“鞋与脚”的关系来比拟,这在逻辑上叫作“机械类比”,是基本的逻辑错误,受过逻辑训练的人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其丑态与头脑不发达的毛新宇博士将军有得一拼;3、“性格论”或 “性格决定命运”。我想问,这个论断是否表示“性格相同的人命运相同”?性格是心理学的一个概念,人的基本性格不超过二十种,用二十种性格进行演变,能得出几百上千种不同性格,然而这个世界有70亿人,是否只有几百上千种命运呢?这显然是基本的逻辑错误。同样性格的人,其命运之不同可以到“做皇帝”和“做乞丐”的天壤之别,这是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时代就发生过的事情。

万先生对习近平对普京的一句话“我觉得,我和您在性格上很相似”抱有很大兴趣。其实这句话明显地是习近平对普京拍马屁,俄国媒体对这句话“直接引用”说明俄国人笑话习近平这种没用的东西,用最市井小民的方式赤裸裸地拍普京的马屁,就好比市井小民们常以“我们是老乡”来套近乎一样。在政治场合,这样的套近乎丢掉的是整个国家的尊严。而万先生以此为依据,开始了长篇论述习近平在性格上如何与普京相似。这一句搭讪的话竟然作为“习近平与普京性格相似”的基本假设,展开了全文。

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万先生认为普京的性格是“强势”,对不起,万先生,“强势”不是性格,而是政治手段,以强势著称的强人政治是普京采取的政治手段。在普京之前,撒切尔夫人就是采取的以强势为特点的强人政治的手段,但是众所周知撒切尔夫人与普京的性格差异不是一般地大。那么,普京的性格是什么?“阴郁”、“凶险”与“狠毒”,这叫性格!相比之下,习近平所表现出的性格是:恶俗、无知和虚伪(无论是拍马屁还是亲民秀,都是虚伪的性格表现)。这种性格与“阿斗”类似——胸无点墨、浅薄、刚愎自用。但与普京的性格没有一点相像,我们可以想象普京是否会在任何场合下去和他人搭讪?以无知表现亲民?以逻辑混乱的陈述评价社会现象?

真实的结论是:1、性格与命运没有必然联系;2、一个国家的命运不由领导人的个人性格来决定,而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的力量以及文化传统对政治的影响力来决定。3、如果说专制强人政治的策略能够决定国家命运的话,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的苏东坡(波)巨变、阿拉伯之春以及其他的颜色革命都告诉我们专制强人政治的结局是:统治者被推翻,下台,而不是专制强人能够给国家带来民主!

万先生从5方面论述习近平具有成为“强人”的条件,说他1)根正苗红,赢得朝野欢迎,2)吃过苦,体谅底层;3)清华社会学系孙立平的学生,耳濡目染;4)有清华同窗为智囊,增加“正能量”5)胡锦涛裸退,扫清执政障碍,使他具有无人比拟的权力资源。先不评论这些条件是否构成实施“强人政治”的充分条件,先看这些 “条件”本身是否成立:

1、根正苗红的人若是说得到太子党的认可,这或许是,然而民间会拥戴“根正苗红”的太子党吗?现在已经早不是文革时代了,“根正苗红”的人接班,在民间引发的只能是民众的反感,因为它意味着天朝开始北朝鲜化,成为金家王朝的翻版,这让人民感到的是愤怒、欺骗和鄙视,而不是拥戴;

2、吃过苦就能体谅民众吗?他发一个言说44个“人民”就代表衷心爱“人民”吗?我认为除了表明他的词汇贫乏与思维迟钝以外,不表明他对人民的态度。邓小平吃过的苦更甚于习近平,可是不也照样指使二十几万军人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与市民,这些人不是民众吗?除非万先生忘记了那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历史,背叛了我们人民。

3、习近平的老师不是孙立平。看来万先生不是习近平的同学,否则不会不知道一位马列主义老太太刘美珣才是他的指导老师,这位女士终生吃着马列饭,根本不懂经济,而习近平却写出了经济学的论文,拿到的是法学博士学位!关于这个BBC有详尽报道,该报道说:“仅从学术角度讲,长达161页的博士论文不但漏洞百出,而且缺乏原始调研结果”;

4、三国时代的阿斗还有天下无敌的“诸葛亮”作智囊呢!曹操想吸引人才还留不住呢,结果阿斗怎么就没有得到“正能量”?这种逻辑在事实面前就无需多言了;

5、胡锦涛裸退是事实,不过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资源往往是极权政治的基础与前提, 而不是民主转型的契机。退一步说,即使以上5点论证全部成立,请问这5点能够成为习近平采取强人政治的充分条件吗?至少万先生未就“强人政治”做定义,因此我们无法认定这5名点就是“强人政治”的充分条件。

万先生进一步认为习近平不仅可以当上强人,而且可以当上伟人。文章读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拍这一切的马屁下来无非就是一个目的,为了乞求新帝习近平向蒋经国学习,搞民主转型,原因是习近平说过一句“将权力关进笼子里”,可是习近平不也说过,老虎苍蝇都要打吗?在专制极权社会里,由于法治的缺失,“将权力关进笼子”等同于老虎苍蝇一起打。这与小布什谈这句话的社会背景完全不同,小布什处于法治社会,法治社会中,政府必须遵守法律,而法律又是国会代表人民制定的。

然而这不算关键,关键是,习近平作为太子党一员,他有可能抛弃专制集权,搞民主转型吗?先不谈民主转型会让他损失“天下”,落得象美国总统那么穷的地步(年薪仅40万美元),如此微薄的收入是否能否塞住他的牙缝?其他太子党能跟着这么做吗?习近平从众多太子党中走到新帝的位置,能活着一直坐在龙椅上,当然是因为他本人有意愿要将红色江山代代传下去,否则,他会被其他太子党弄死。实际上他已几次遭其他太子党暗杀了,这也许是他在获得权位之后,以反腐名义搞政治大清洗的最重要的原因。

作为结论,我想说:社会的民主转型不是求来的,即使你跪求也得不到。民主转型必须靠人民的力量,靠我们人民的实力对抗专制暴君的武力,最终使得暴君面临十面埋伏的绝境,这时民主转型才变得有可能。

丢掉幻想,努力奋斗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