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占中」不如「罢选」

李大立

 

香港政府假惺惺地搞的「政改咨询」落幕了,坚持要真普选的泛民和广大香港市民与为「维稳」需要而一意孤行推行党式假普选的北京政府各不相让,双方原则分歧根本无法弥合,本属事出必然,普世价值和流氓哲学本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东西,神仙也无法将其捏合在一起。

本来,道理谁属显而易见:普世公认真普选的原则是:普及而公平的选举。 所谓「普及」者是指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所谓「公平」者是指每个合资格的选民都拥有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1984年北京政府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向全世界承诺给香港普选特首和立法局。为达其「维稳」目的,推行其党式选举,他们不便来硬的。公然否认庄严承诺, 就千方百计来软的,耍流氓手段:你不是要一人一票吗?我就泰山压顶强迫港府接受大量「公派干部」及其家属,纪律要求中资公司员工按党的指示投票,争夺普选票源;你不是要平等的选举权吗?我就在平等的被选举权上做文章,设一个「提名委员会」以提名为名,行「预选」和「筛选」之实。任你怎样「一人一票」无论选上谁,都是我预先「筛选」过的人。

想当年,抗战胜利,全国人民要求停止内战,和平建国呼声高涨,共产党不得不和国民党一起坐到谈判桌边来。可是却同时使出一手流氓招:宣布谈判对手为「战犯」,要求「惩办」,(叛乱分子宣判合法政府为「战犯」不是天方奇谈吗?不是黑白颠倒吗?)既如此,谈判对手都当「战犯」坐牢去了,你还跟谁谈?还谈什么谈?自已不敢拒绝谈判,却使阴招把「破坏谈判」的罪名安在对方的头上,此共产党流氓本色之一也。(回望历史,笔者倒是认为抗战胜利后当年,真有心谈判和平的是国民党,而不是共产党。因为若国民党无意和谈,完全可以以武装叛乱罪扣留毛泽东,以杀人(顾顺章全家)罪审判周恩来)。

直至近年,分裂了大半世纪之后,眼见台湾在和平竞赛中远胜大陆,大陆兴起「民国热」,人心向背分明。共产党又不得不跟当年宣布的「战犯」重启统一谈判了。 这次为把谈判失败的罪名加给对方,来一新招「包括国号在内什么都可以谈,但要以承认一个中国为先决条件」。须知所谓谈判之所以需要,就是因为双方有分歧需要在谈判桌上共同讨论以求共识。若事先设定「先决条件」,要对方同意这样同意那样,还有什么好谈的?还有什么必要谈判?

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蛮不讲理的流氓哲学!

同懂道理的人讲道理,同不懂道理的流氓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对付他们唯一的办法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面对北京政府坚持要用「提名委员会」进行预选和筛选,使「一人一票」完全失去意义的蛮不讲理的流氓手段,香港人迫于无奈计划仿美国人「占领华尔街」的做法在香港「占领中环」以迫使北京政府让步的想法太天真了。因为看错了对象:美国是民选政府,他为继续执政必须听取民意尊重民意;北京是专制政府他本身不靠选票上台,他不会听取民意更不会尊重民意。89年北京学生为反贪腐占领全中国的政治中心敏感地天安门广场,北京政府都不怕,还怕你香港人「和平占中」吗?香港「占中」只会引来他的进一步打压,甚至籍口「动乱」像镇压北京八九民运学生运动那样出动军队或指使香港警方暴力镇压。在这方面他们是不会顾忌自身形象(本来形象就不好)不会在乎国际舆论的。

对付他们必须找到他们的死穴,找到他们最痛之处,最怕之处然后以此为着力点和他们角力。笔者认为以他们的本性,并不怕「占中」而是怕「罢选」。他们费尽心思搞什么「提名委员会」偷偷进行预选筛选,无非就是想欺骗世界舆论,香港的建制派应声虫在哄骗我们与他们一起合作在全世界面前演一出「假普选」的双簧戏,让世人以为他们真给了香港普选,欺骗国内人民,达其「维稳」的目的。我们就对着他的死穴用力,偏不和你合作演双簧,要演你自已演, 我们来个「全民罢选」,让「全港罢选」震惊全世界,让全世界都知道香港人要的是真普选,不要他们强加给我们的「提名委员会」"那一套假普选! 让他受到世界舆论的严励遣责;让全世界都来声援香港,让大陆人民知道真相,看清他们的阴谋和流氓伎俩,群起声援香港,掀起新的民主运动,动摇他们的一党专制。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