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占中期限临近 各方角力香江

 

张晓明谈白皮书:对港政策没变

国务院今年6月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提出「全面管治权」惹起争议。人大常委会将于8月底就政改框架作决定,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昨首度开腔讲述白皮书,指「中央对香港的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表明不论政改能否通过,都不会动摇中央对港方针。他同时指出,政改涉及国家安全,引述已故领导人邓小平说,要防止一些人「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又称中央若放弃对港权力,或会出现骚乱。

白皮书发表两个月来,一直都未有中央官员公开谈及,原订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周波及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在6月来港解说白皮书,后来称因公务押后。有泛民人士忧虑张晓明选择在政改敏感时刻开腔,意味人大的决定或会很保守。

未提「全面管治权」「法官要爱国」争议内容

张详述白皮书,但未有再提及白皮书中「全面管治权」、法官是「治港者」及要爱国爱港等惹起争议的字句。

张晓明昨出席庆祝国庆65周年筹委会成立大会发言时,形容香港现时「社会政治气温升高,甚至有点山雨欲来的气氛」,他透露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早前南下会见官员和界别代表时,曾谈到3个问题,包括中央对港的政策有没有变、会不会变;中央对香港政改问题的基本立场和看法是什么;以及怎么看香港未来的发展前景。张晓明昨在会上归纳说出中央的看法,并多次引述邓小平的讲话。

张晓明认为有人把白皮书解读为中央对香港的政策变了,或者是收紧,「这些说法如果不是故意歪曲的话,我认为就是过虑了」、「那只能说明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全面准确地认识一国两制方针」。他强调中央政府只是透过白皮书,重申对香港长久以来奉行的「一国两制」的政策「没有创新」。

引述邓小平:倘中央放弃权力 或生乱

他亦引述邓小平的告诫说,「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出现一些骚乱、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权力,对香港有利无害」。不过,中联办在其后发放的讲稿中,删去「骚乱」两字。

张晓明进一步讲到政改问题,指普选对香港来说是「开天辟地第一遭」,并再把普选连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他指出,国家安全已成为国家战略核心要素,因此看香港政制问题时,还要多一个国家安全的视角。他表明,处理普选问题时,不仅要重视香港社会对民主的各种诉求,「还要重视国家的关切」,强调要按照法治思维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赞反占中签名 「做了一大好事」

张晓明指出,目前外国对中国围堵和遏制,而本港有极少数人与外部势力「勾连」。他强调站在维护国家安全的立场上、站在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政治伦理角度,并考虑到香港的政治现实,「行政长官要符合爱国爱港标准……可以说是天经地义、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对于近日「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反占中签名和一系列活动,张晓明盛赞大联盟发起人和参加者「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

民主党中常委参加温和派联署

一班温和及建制派人士昨发表以「寻求共识,实现特首普选」为题的联署声明,呼吁各阵营「停火」,回归理性讨论政改方案,联署参加者除了有全国政协常委陈永棋、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行政会议成员陈智思等建制人士外,身兼民主党中常委的公专联副主席吴永辉亦以个人身份参与,但公专联立法会议员表明不会加入,以免外界误以为已「转軚」支持筛选方案。

料人大不会「写到好死」

发起联署的香港政策研究所董事冯可强,昨日联同多名温和建制派人士,以及泛民三名成员,包括民主党中常委兼公共专业联盟副主席吴永辉、民主党党员罗致光、「十八学者」成员张达明召开记者会,发表联署声明呼吁社会各方营造一个「平心静气」商讨政改气氛,又相信人大不会在8月的决定「写到好死」,估计只提原则性立场,坦言对落实真普选仍有「一线希望」,希望在未来几个月,各方可以达成特首普选方案共识。

罗致光又称,有份联署的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现虽在美国邮轮旅行,但仍抽时间参与联署起草,并负责将内容翻译成英文。工联会陈婉娴则是至今唯一参与联署的左派立会议员,但她与同属工联会的邝志坚,均拒绝评论人大是否应于8月底作出「较宽松」政改决定,又称自己只是以个人身份出席,不代表工联会。

有份发起联署的成员透露,他们对部份人士答应加入联署感到意外,例如全国政协常委陈永棋,又称陈是建制阵营中,少数对政改通过仍感「乐观」的人,而港大社工及社会行政学系荣誉教授周永新、前港大校长徐立之等,以往也极少参与政治联署的。

至于有份联署的吴永辉称,事前已谘询民主党并获得批准,公专联亦不反对他加入,又期望人大不要于8月底定出不民主方案,否则他将参与占中。公专联立会议员莫乃光表明,尊重吴的决定,但为免外界误会该会转軚支持有筛选的政改方案,他和公专联另一立会议员梁继昌暂不会参与联署。

政改若因摆姿态拉倒 许多人不会甘心

39名社会各界人士发表联署声明,恳请各方平心静气讨论特首普选方案,这个诉求,我们认为反映了沉默大多数的意愿;特首普选,关乎香港治乱兴衰,若这么重要的事,却因为极端势力把持,未经过理性讨论就告吹,对700万香港市民绝不公平。各方(特别是掌握权力的中央与特区政府)有责任营造一个理性讨论环境,缩窄分歧,凝聚最大共识,争取在2017年落实特首普选。

中间力量联署声明 争取具体讨论普选

参加联署的人士,在政治光谱中,取态执中,或中间偏左、中间偏右的都有,可以说是泛指的中间力量的缩影,他们对特首普选安排,各人或许有不同想法,属意的具体方案也可能不尽一致,但是无碍他们联署呼吁各方讨论政改,寻求共识,落实特首普选。实际上,他们的呼吁回应了许多市民的诉求,在社会上有广泛实质基础,也从侧面折射出建制与泛民阵营都有极端势力不想政改通过的写照。

香港政改民意关注组发表第2次调查报告,显示接受访问的1017名受访者,两极化持续深化,整体赞成「袋住先」维持约55%,但是泛民支持者宁愿原地踏步大增11个百分点至47%,非泛民及建制派的中间人士,支持「袋住先」也上升了11个百分点至61%。不过,即使如此,调查发现67%受访者赞成透过谈判争取合理的特首普选方案,赞成以抗争手段争取的有19%,反映市民渴望商讨政改的诉求。

今次政改,由去年3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在深圳对建制派议员讲话,揭开序幕以来,各方迄今停留在摆姿态、讲立场状态,然后是泛民与建制阵营各自动员,社会愈见分化撕裂,对于特首普选安排,则从未有过实质具体讨论。本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法定政改框架,按目前的社会氛围,很难想象常委会的决定会满足各方诉求,反而可能触发泛民阵营翻枱,占中等抗争行动择日登场,届时会否导致冲突、酿成怎样的乱局,难以估计。总之,社会稳定处于巨大风险之中,却是肯定的。

另外,近年政府施政举步维艰,香港经济、社会发展停滞不前,若政改失败,政制原地踏步,而朝野持续对抗,政府的管治将倍加艰难,内耗空转不绝,香港整体将下滑沉沦。昨午,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出席国庆筹委会成立大会致辞时说,这次政改问题,如果最后通不过,中央依然会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云云;只是若政改失败,出现政府管治失效、朝野对立冲突日亟等局面,会否导致中央更深度介入香港内部事务,使一国两制沦为表面文章,这是香港前景的隐忧。

政改失败可能出现的最坏局面,熟悉香港事务、了解香港情况的人,都看得出来。最坏局面若属埋首斗争的结果,是十分荒谬的事,不过,观乎事态发展却极可能发生。香港治乱兴衰的前路,竟然被不理性的荒谬取态所主导,很多人会不甘心,相信参与联署的社会人士,都抱持这种心态,期望唤起中间力量关注,以实际行动扭转局面。

中间力量和期望透过商讨争取合理特首普选方案的人,我们坚信在社会上占多数,只是如何使他们在政改讨论过程中发挥影响力,是一大问题,单靠联署人士或是民间之力,难以把这股力量汇聚起来。不过,只要中央、特区政府有意愿,则透过开拓空间,使政改在理性的氛围下开展讨论,则中间理性力量就会重新掌握话语权,尝试缩窄分歧、寻求共识。因此,中央如何看待这次政改最重要,若真有落实2017年特首普选的决心与诚意,则月底人大常委会的政改框架决定,起码在提名委员会的组成、提委会的提名民主程序,并非一锤定音,而是有讨论空间。

至于中间理性力量,要思考若中央营造了讨论空间,则讨论怎样开展?若仍然是众声喧哗,莫衷一是,未能聚焦讨论具体实质事项,纵有空间也属枉然。我们期望,中间理性力量能够就特首普选,整合出一些共识,日前,13学者修订的方案建议,虽然艰涩难明,但是他们在逆流中锲而不舍的努力,正是处理讨论什么的方向,值得参考。

中央应创造讨论空间  泛民应放下公提争真普选

对于坚持公民提名的泛民中人,期望他们思考:公民提名只是达至特首普选「无不合理限制、有真正选择」的方案之一,若有其他安排可以达至同样结果,则是否公民提名就并不重要。若今次政改,「死」在对公民提名的坚持,而从未探讨过其他达至真普选的方法,我们认为绝对不值得。若尝试过寻求妥协,却未能达至真普选,那么采取什么抗争行动,也可说是出师有名,否则难获更广泛认同和支持。放下公民提名,视乎中央和特区政府拿出什么方案,然后集中精力讨论争取,若仍然无所得,则即使坚持公民提名,也同样无所获;不过,个中有不同之处,是政改经过实质讨论之后拉倒,起码对渴求真普选的市民,有所交代,否则,许多人对普选之「死」,会难以释怀。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