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覃夕权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

 

我叫覃夕权,原籍中国广西。2010年因为躲避政治压迫而流亡泰国,两年前2012年又因为自身的民主理念以及寻求自由而冒生死之危驾一叶小舟横越南太平洋从马来西亚启航前往新西兰。因为途中食物淡水和燃料等续航问题而暂停澳大利亚达尔文。澳洲政府出于人道关怀而将我等一行十人暂时羁留就地审理我们的个案。后来澳洲政府对我等进行了仔细甄别,理解并接受了我们的冒生命之险逃亡的实际情况,给予我们政治庇护。目前往我居住在澳大利亚,我对澳洲政府在我们为难之际所给予庇护感恩不尽。

我被迫离开在家乡中国桂林时,我的儿子7岁,女儿才3岁,我们一家人天各一方已经分别4年多。

我非常感谢澳州政府让我在这民主自由的国家安定地生活,而且澳洲政府非常仁慈地批准了我的妻子和二个未成年的孩子定居澳洲的签证。4年过去了,我们一家总算可以相聚澳洲,开始全新的生活,我非常的激动,我妻子也愁云消散,孩子们也特别的兴奋,他们整理好玩具,要带到澳洲,我们期待在悉尼的家庭团聚。

2014年3月5日一早,我妻子、儿子和女儿从广西桂林赶到广州国际机场,准备搭乘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CZ301早晨8:20起飞的航班,从广州直飞澳州悉尼。就在这时,他们被机场边检警察阻拦登机,禁止出境。更有甚者,边检警察还粗暴地把尚在有效日期内的护照用剪子损毁。

2014年4月14日下午,我的妻子蔡喜红到桂林市出入境管理处书面要求给出禁止出境法律依据时,桂林市出入境管理处拒绝接收我妻子的书面要求,回答说:“我们不会给你任何依据”。当时那位警官的警号是300308。

我的妻子蔡喜红是一位守法中国公民,我的孩子蔡念荣(10岁)、覃念恺(7岁),还都还是末成年儿童。中国政府禁止他们出境,既不给予理由,也没有理由,完全是滥用政府公权力,既不合法,而且还违反自己所订立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不但如此,中国政府还违反了已经签署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一) 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二) 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违反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已经签署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三部份 第九条 “ 一、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及“一、合法处在一国领土内的每一个人在该领土内有权享受迁徙自由和选择住所的自由。二、人人有自由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

中国政府不但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而且任意践踏国际公约。中国政府毫无理由毫无人性地阻止我们全家团聚,是一种流氓匪徒行为,极为可耻,而且还创造了一个新纪录,让两个如此幼小年龄的儿童成为因政治原因而受到迫害的牺牲者。一个堂堂13亿人口的世界大国的政府,还在国际舞台上争取大国地位,对内的普通民众则换上了另一副凶残嘴脸,终将为世界所不齿,为民众所抛弃。

我敦促中国政府遵守中国自己制定的法律,遵守在联合国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义务,回归人性,拿出正确姿态,纠正处理广西警方的违法行为,对于我的妻子和孩子予以立刻放行,以挽回一个政府的形象和颜面。为国际形象见,为舒缓民怨见,中国政府都应该择善而行。

覃夕权

2014年7月1日

 

曾节明: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覃夕权是我的桂林老乡,他2010年才到泰国申请政治庇护,初到泰国,就自称懂驾帆船,声称准备买船,从泰国漂洋过海,去澳洲申请政庇,并四处拉人入伙;这一天大的口气,吓得我们反而怀疑他是国安外派;有一次聚会时,从荷兰来泰的老民运张英,就以上海人特有的谨小慎微告诫我们:要是上了他的船,靠岸后一看:是海南岛。。。吓得当时畏惧旅泰申庇漫长艰苦、而对覃夕权的帆船计划有所心动的李志友赶快退了出来。

老成持重的梁山桥固然没说覃夕权的可疑,但对他的惊天计划,也明确点评曰:这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由于“国安部外派”的传言纷纷,我迟迟没有主动会面这位老乡,只在2011年二月份声讨胡锦涛镇压“茉莉花”行动的聚会上见了一面:覃夕权一个大光头,有“袁大头”之象,可谓是天庭饱满,其人矮壮而精干,但相貌却不象桂林人,生着桂南式的朝天鼻和厚嘴唇(后来才知道,他家是玉林来的)。他说话如许多老桂林壳子般的油滑而夸张,他夸口说认得我母亲。他没有提、我也没有问他的“帆船计划”,因为觉得,已经拉不到人了,所谓的直达澳洲“计划”,当然就没有下文了。

但谁也没料到:覃夕权竟然说到做到!

2012年三月七日,覃夕权驾着新买的帆船在马来西亚南卡里下水,载着九名法轮功信徒,在全船人只有他一人会驾船的情况下,居然乘风破浪3700公里,于四月九日抵达澳大利亚的达尔文!期间数番在惊涛骇浪中与暴风雨进行生死搏斗、穿越魔鬼海域时遭逢仪器失灵、乱报的离奇恐怖情况。。。覃夕权于当年轰动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媒体。作为船长,覃夕权英勇征服了澳大利亚移民官员,向来佩服勇者的澳大利亚征服给予了他和那一船人政庇。

天哪,这就是传言中的“国安外派”,有哪一个共特会不顾死活、九死一生地长距离穿越怒海,护送一帮法轮功去西方国家国避难呢?

我为自己的错误的疑心而深感惭愧,因此一直不好意思主动联系他。没想到今年年初,覃夕权竟通过李志友主动联系上我,经过几番长谈,才得知他的近况,他现在的心情,竟比在大洋上漂行挣扎时还要焦躁和苦闷:

就在覃夕权获得澳大利亚政庇不久,覃夕权那位在桂林国安局工作的大学同学阳某某,突然有一天打通了他的澳洲手机——覃夕权抵达澳洲不久,阳某某和国安局领导赵某某,就已数番造访了他在桂林的家,对他妻子软硬兼施,要到了他的澳洲手机号。

阳某某对覃说:你带着这么多法轮功偷渡去澳大利亚,造成了轰动的国际事件,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形象,这件事上面很火冒,要我们严肃处理你,但作为朋友,我帮你争取到将功折罪的机会,就是你在那边帮国家收集一些信息,我们也好立一个项目,共产党的钱不要白不要。。。。。。

不就是要他做线人吗?覃夕权一听就明白了,遂一口回绝:不不不,我不能做这种事,我好不容易才拿到澳洲绿卡,我不能冒这个险。。。。。。

阳某某立即撕下“大学同学”的面纱,恶狠狠地说:你自己要想清楚,不合作对你老婆崽女没什么好处;你老婆崽女办了护照吗?你这种态度,你老婆崽女即使有护照也出不来!

慎重起见,覃夕权决定先低调把正读小学的儿子、女儿先弄出来,好在妻子、儿女的护照事前都已办好了,经向澳洲移民局申请,儿、女的移民签证顺利拿到手,然后向航空公司申办无陪伴旅行——中共边境当局总不会连小孩都卡吧,覃夕权事前本着这种想法。但他恰恰错了!在广州边检站,武警查验了电脑后,称:小孩的护照已被注销了,接着把两本护照各剪去一角,以示不能再用。

欲送儿女上飞机的覃妻悲愤抗议,对方回答是去找桂林出入境管理处,是那边注销的;覃妻又找回桂林市桂林出入境管理处,警员回答:是国安局要求注销的,因为出去后有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形象的可能。。。覃妻大怒:小孩出去后怎么会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形象呢?回答说:这是国安局的定性,这事不属他们管。覃妻索要文字说法,管理处领导回答:上面有规定,这种事情不可能给你文字依据!

你们倒底还讲不讲道理!?几乎气疯的覃妻不走了。正争吵间,来了三个穿便衣的人,自称是国安局的,来人阴森森地威胁覃妻说:再闹,就把你抓起来!此后,现在每天都有不明的面包车停在楼下,盯梢覃妻和她的儿、女。

近两年了,迄今,覃夕权的妻子和儿、女仍困居桂林,无法团聚,这位曾伫立于太平洋惊涛骇浪中一叶孤舟中镇定无比的冒险家,却难受骨肉分离之苦,一段时间内只觉肝腑欲焚,甚至精神恍惚,连续辞去了两个工作。。。。。。

作为覃夕权的老乡,当今中国局势的明眼人,在为老乡不平同时,我也要奉劝同为老乡的国安局干将阳某某、以及桂林国安局的领导康某某、赵某某:大可不必为了表功、或者为了不义之财而整人太过,做事做绝,应该懂得为自己留后路。

现在习近平为了集权树威揽民心,大搞无差别反腐,连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都抓了。。。你们现在卡死覃夕权妻儿的出国渠道、勒索覃夕权的家人以求立项目、拨经费、发横财,如今这样做的风险很大!搞得不好被人举报,就会被抓成腐败分子拖出来祭旗!覃夕权现在疲于谋生,根本没有时间和条件去参与激进民运组织、去威胁中共国的“国家安全”,你们不要把人逼急了,你们不要逼人家去举报你们的腐败罪行!

而且,做事做绝对你们将来没有半点好处。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贪鄙的市侩,共产党的气数快尽了,你们睁开眼睛看看:现在谁还信马列毛?现在谁还信邓小平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现在“江代表”和“胡和谐”都成笑谈!官学信誉扫地以尽,正反映了这个政权气数已尽!你们不要以为老百姓造不起反,共产党的江山就高枕无忧,我实在告诉你们:

十多年内,中共将在内斗和政变中改旗易帜,红旗和红色“法统”将会被踩在脚下,而埋葬共产党统治的,就是共产党内的高官,届时为了树威巩固政权,大批的民运异议人士将被放回国,而那些当年做事做绝的前狗腿子爪牙,必然被借头一用,以平息民愤!

你们不要小看覃夕权,覃夕权天庭饱满、身材矮壮,大有当年“广西王”李宗仁之风,其孤胆驾船长驱渡海的壮举,更证明了他的大智慧和超群胆魄。。。谁敢说他不会成为李宗仁第二?你们要和今后王者过不去吗?

总之,中共气数将尽,奉劝你们要顺应天命、顺应潮流、善待海外人杰为自己留后路、不要和自己的命过不去。大丈夫审时度势、闻风而动,你们善待我们,我们回去后就会善待你们,切不可种仇结怨,恶性循环。这也是我对同样是桂林老乡的你们的忠告。

2014年八月十二日凌晨于末夏纽约州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