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悠悠万事唯「六四」不能忘记

──于世文、陈卫夫妇印象

程凯

 

「六四」二十五周年纪念日过后,中共当局对国内政治异议人士的迫害不但不见放松,反而愈加疯狂。除了高瑜、浦志强、郭飞雄等人陆续被起诉外,郑州十君子、广州三君子也备受关注。我与郑州十君子之首的于世文、陈卫夫妇有过一面之交,留下深刻印象。于世文、陈卫与郑州十君子的其他人,「六四」二十五周年纪念日前后,被当局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逮捕拘押至今。

一对结缘于八九「六四」的夫妻

那是去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海外民运人士方政的电话,说于世文、陈卫夫妇来美国探望留学的女儿后路经旧金山回国,想去看望万润南先生,问我是否可以和他们一起去。结交于世文、陈卫这一对不平凡的夫妇,胜于与一百位泛泛之辈交往,于是我就答应了。

万润南住在旧金山远郊的一个小镇,我们在万家欢聚一个下午,晚上万润南做东请大家在镇上一家西餐馆聚餐。我一直仔细聆听于世文、陈卫夫妇讲述二十多年来在国内的经历,夫妇俩的所有话题没有离开过八九「六四」。「六四」后二十多年来,夫妇俩经历坎坷,但悠悠万事,似乎都不在他们的记忆中,唯八九「六四」不能忘记。

于世文是阳刚气十足的河南汉子,陈卫是丽质天生的重庆女子。一九八九年,他俩就读广州中山大学,两人都是广州地区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六四」后双双入狱,出狱后结为夫妻。二十多年来这对夫妻的爱情生活,由八九民运的崇高理念承载着,他们是中国的一对最美丽的夫妻。

于世文、陈卫夫妇去看望万润南时,清明节刚过,是「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日将要到来的清明节。于陈夫妇清明节前夕,在河北省正定县──当今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官场起步、政坛发迹的地方,组织举行了一场「六四」屠杀二十四年来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的活动,海内外舆论为之震动,称这是中国公开纪念「六四」的破局,表现了八九一代承继和坚持八九民运理念、平反「六四」的执着和勇气。于世文、陈卫夫妇兴奋地讲述着那一场公祭的前前后后,神情充满了自豪与自信。

早于「六四公祭」,于陈夫妇还组织举办过另一场具有破局意义的行动,就是二○一一年十二月底在河南郑州有五六百位中国民间学者参加的「中原论道」。这是一场中国政治改革研讨会,研讨的是「六四」以来被列入禁区的议题。夫妇俩送我一盘「中原论道」光碟,我回家打开观看,见著名学者王康、袁伟时、秦晖等都在「中原论道」上发表宏论,言辞之大胆深入,是「六四」二十多年来所仅见。夫妇俩为筹备这次空前的政治改革研讨会,行程数万里,走访多个省市,邀请名家与会。

「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政治乐观

也许因为成功的举办了「中原论道」和「六四公祭」,于世文、陈卫夫妇对平反「六四」和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景充满着乐观情绪。在万润南家的交谈中,于世文两次引用唐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表达他们对中国政治改革前景的基本估计。于世文表示:中国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随着经济的发展,国民的素质和观念也上了一个阶梯,这个阶梯就是,西方现代文明在中国生根开花,就要结果了,中国政治体制转型的攻坚战就要打响了。政治转型犹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速变过程。政治转型涉及十多个重大议题,平反「六四」牵一发动全身,各阶层都认同,最有全球性意义,最能反映当下大环境大趋势。八九一代作为「六四」当事人,更有义务推动平反「六四」的最终到来。而他们所主张的,是全民的和解,达成崭新意义上的不仅是单纯平反这样一种结局,只有这种结局出现,才有可能借助「六四」平反的契机,顺势推动中国政治转型的实现。

于世文的乐观估计,是基于八九年以来中国知识份子和民众对推动「六四」平反和政治转型的不懈坚持。而二十多年来,于世文、陈卫夫妇一直把自己对八九民运理念的坚持付诸行动:他们除了举办「中原论道」、「六四公祭」这样具有强烈震撼力的活动,还撰写文章宣扬民主与法治,组织八九一代聚会,赞助有五十多位画家参与的《浩气长流──抗战巨幅史诗画卷》的创作和展出。夫妇俩经商赚了些钱,但并非大富之人,为着八九民运理念的坚持,他们拿出了辛苦赚得的积蓄。

显然,于世文、陈卫的估计与中国的现实有遥远的距离,今年春节大年初三,他们再度到赵紫阳的家乡河南滑县举办胡耀邦、赵紫阳公祭活动,在「六四」二十五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被逮捕。不过也许正是对中国未来抱持的乐观,使得他们二十多年热情充沛。我对夫妻俩展现的八九一代对中国政治改革的信念与肩负历史责任的自觉,肃然起敬,又不能不对他们因乐观而对中共的残暴缺乏足够的警觉感到担心。

八九一代是最活跃最有担当群体

于世文、陈卫夫妇还告诉我们:八九一代在当今中国是最活跃、最有担当的政治群体:八九年的青年,如今都步入中年,政治上已然成熟,他们是当前中国推动平反「六四」、实现政治转型的重要力量。于世文表示:与他们一起筹办「中原论道」和「六四公祭」活动的,几乎都是八九一代。他说:在「六四」的血腥中走过来的八九一代,有一种使命感,因为这一代人,承担了太多的痛苦和苦难,怀揣着更多的梦想,担当着更多的道义,这是八九一代的宿命。

最近我看到一篇网上文章,问「八九一代今何在?」作者说「八九一代正在不可阻挡的消失在历史中」。而我叙述对于世文、陈卫夫妇的印象,得出的结论恰恰相反:二十多年来,作为专制体制的反对力量,任何时候都处在中国重大政治议题的焦点之中的,仍然是八九一代。从浦志强、许志永到于世文、陈卫,我可以一口气数出一百多位当代中国政治的名士,以及不可胜数的名不见经传坚持八九民运理念的勇士,统统都是八九一代。八九一代不会因任何政治力量的阻挡而消失,而是越来越强势的站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

近来,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前去郑州声援十君子,「六四」二十五年后,八九一代继续被中国和世界所关注。一年前,于世文、陈卫给我留下的印象,越来越清晰。我相信,于世文、陈卫即使被判刑,若干年后走出监狱,人们看到的,仍然是二十多年始终如一的于世文、陈卫。

二○一四年八月四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