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谈普京的上海之行与俄、中联合军演

姜书益

 

一、前言

五月二十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应邀前往上海出席「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CICA)第四届峰会,此行普京除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外,二人并共同主持「海上联合-二○一四」俄中海军联合演习的启动仪式,会后双方并签署「联合声明」和包括能源在内的一系列协定。由于此次俄中高层会晤和军演时刻适逢乌克兰危机,俄罗斯与美国、欧盟关关系破裂,以及中国东、南海主权争议,与日本、菲律宾、越南冲突情势升高之际,因此俄中关系最近发展,自然格外受到外界所关注。

二、上海之行的意义

普京总统此次前往中国大陆进行为期二天的正式访问,旨在寻求中国的支持和援助。因为俄罗斯经济已明显受到乌克兰危机和西方制裁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据说自危机爆发以来,已有1600亿美元从俄罗斯流出。无独有偶的是,自东、南海主权争议浮上台面后,中国与日本、菲律宾、越南亦冲突不断,特别是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东京表示,美日安保条约涵盖钓鱼台,在马尼拉又与菲律宾签署为期十年的基地协定,以及在南海冲突上强烈支持越南,甚至表示不惜一战的强硬言论。所以此次普京访中,以及俄、中在长江口以东,亦即钓鱼台西北海域进行联合军演,自然有其特殊意义存在。面对西方对俄罗斯的孤立,迫使普京对北京释出更多善意,藉以强化俄、中「战略伙伴关系」,除签署一系列合约外,莫斯科更派出六艘战舰远赴中国东海进行军演,更传递出在美、日同盟之际,俄罗斯站在中国一边的讯号。

行前普京接受访问时指出,目前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已到达一个崭新阶段,过去俄中一直寻求在亚洲建立一个新型并可持续的安全架构,而「亚信」峰会将有助于此项任务的推动。「亚信」系哈萨克总统纳札巴耶夫一九九二年在联合国倡议成立的,今年中国高调举办,才让外界注意到该组织的存在。分析认为,中国之刻意拉抬其声势,主要就是希望它能与此间其他两个区域组织「亚太经合会」(APEC)和东协(ASEAN)分庭抗礼,进而稀释美国和西方的影响力。由于「亚信」组织二十四个会员国多为中亚和南亚国家,至于立场亲美的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均被排除在外,目前多为观察员。毫无疑问,俄中企图经由「亚信」的陆权国家联盟,以与美、日为主的海权国家相抗衡。

近年俄罗斯在亚太地区一直采取等距离外交,不愿卷入此间的是非冲突中,所以莫斯科过去对北京的多方拉拢始终若即若离,态度冷淡。如钓鱼台主权、南海争议,中印边界纷扰等问题,俄罗斯非但未帮中国,反而经常协助中国的对手。二○一○年九月梅德维杰夫访问北京,曾与中国发表共同声明,抨击日本的领土野心,同年十二月,他更登上「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国后岛,引起日本的强烈反弹。但普京总统上台以来,在领土问题上却主张与日本以谈判来解决,他并提出「面积平分法」进行妥协。然而此次乌克兰危机,日本追随G7国家对俄罗斯制裁之举,已使日俄谈判破局。普京不仅与北京同声谴责日本在二战的罪刑,并与中国在钓鱼台西北海域进行联合军演,向美、日呛声,充分显示俄罗斯的亚太政策已出现巨大转变。

三、俄、中联合军演

(一)针对美、日

五月二十至廿三日,俄中海军在长江口以东的东海海域进行「海上联合-二○一四」联合演习,这也是两国海军首度在备受争议的中国东海进行联合军演,因而引起各方的高度关切。特别是俄、中两国领导人亲临主持其开幕式,充分说明双方对此次演习的重视。日本对俄、中联合军演甚为忧虑,并表示将「予以严重关切」,美方则派出两架「全球鹰」长程无人侦察机进行全程监控。报导指出,以「瓦良格」号导弹巡洋为首的俄太平洋舰队六艘战舰,十八日已由海参崴经对马海峡驶抵上海,在穿过对马海峡时,俄舰队并曾进行通过封锁、扫雷、反潜演习,其针对美、日性极为明显。

(二)识别查证

参加此次联合军演的俄、中兵力,包括十四艘水面舰艇、二艘潜舰、九架固定翼战机、六架直升机、二个特战分队以及若干辅助性舰艇。中方出动者包括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宁波」号(956EM)、中华神盾「郑州」号(052C)等新型战舰,以及Su-30、歼-10战机。俄方则派出包括航母杀手「瓦良格」号导弹巡洋舰。演习内容包括联合攻防、反潜、护航、搜救、反恐,以及联合识别查证、联合防空等课目。特别是对东海海域的空中飞行目标进行联合查证和识别更「极具敏感性」,因为此举意味俄罗斯已承认并支持中国划出东海防空识别区。此外,两艘大型登陆舰的参与演习,强化联合登陆训练,更是针对钓鱼台而发,难怪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要求各方进行「严密监控」。

(三)地点选择

关于此次联合军演的确切地点,曾出现两个不同版本,据说最初双方决定在钓鱼台附近海域,但后来有改为南海海域之传闻,因而使此间紧张情势不断升高,但最后却决定在长江口以东的东海海域,亦即在钓鱼台西北海域进行联合军演。双方将演习地点「向北挪了一下」,显然是北京释出善意,希望区域情势稳定,不希望使矛盾激化。其实这种情况并不陌生,二○○五年二月廿五日,俄「独立报军事特刊」第七期曾报导,俄中「和平使命-二○○五」联合军演的地点,便曾因政治因素而一再变更。最初北京主张在浙江附近海域举行,但俄方担心中国可能藉此向台湾施压,乃改为辽东半岛的旅顺,但又因日本关切,这是由于一九○五年的日俄战争和一九四五年苏联重返旅顺的敏感性,最后始决定在山东半岛青岛附近的黄海海域举行。
  
四、俄罗斯的角色

(一)亚洲安全观

习近平主席廿一日在「亚信」第四届峰会致词时,暗批美国企图在亚洲建立军事联盟,他主张亚洲事务在应由亚洲人自己处理。习氏并首度倡议「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四个理念的亚洲安全观。他建议推动由「亚信」二十四个成员国成立一个能覆盖全亚洲的安全对话平台,并建立区域安全合作新架构。此外,为强化「亚洲价值」,习氏主张「亚洲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办;亚洲问题,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他更强调亚洲国家「有能力主导解决亚洲事务」,而且经由区域合作可以实现亚洲安全,走出「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充分显示,中国虽再三表示绝不称霸,但却有成为亚洲价值观的主导者和代言人之矛盾心理。西方观察家认为,中国这种排挤美国、建立其「亚洲门罗主义」的作法,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周边邻国而言极具威胁性。

「亚信」峰会是一个有关地缘政治、经济、安全问题,进行对话磋商的多边论坛。习近平这次在上海峰会,寻求特别是中亚、西亚国家支持促成「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国倡议的「西进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其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连接东亚、中亚和欧洲的新经济秩序,中国利用「西进战略」构建一「跨洲自由贸易区」,以与美国为首的TPP计画互别苗头。普京虽然表示俄罗斯将支持「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以交通基础设施打通欧亚经贸、能源通路,实现二○一五年前使双边贸易达到1000亿美元之目标。包括对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俄罗斯跨洲铁路建设,两国经贸往来和毗邻地区的开发开放,以及共用欧亚大通道和欧亚大市场。不过面对北京的不断扩张,早已引起莫斯的关注。二○一三年九月廿七日,俄学者赫拉姆奇辛(Alexander Khramchikhin)接受俄「独立报」访问时指出,中国利用上合组织早已成功地向中亚扩张,不仅使能源出口转向中国,而且与各该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因此俄中战略伙伴已无意义可言。他认为目前俄罗斯在中亚所面临的重要对手就是中国。

(二)能源合作

普京总统此次上海之行的另一重要任务就是与中国签署天然气协议。俄罗斯天然气集团(Gazprom)与中石油集团于廿一日正式签署合约,每年经由管线向中国提供380亿立方公尺之天然气,此后逐年增加最终达到600亿立方公尺,为期30年,总价为4560亿美元,俄中天然气东线管道将于今年底开始修建,并将于二○一八年起开始营运。普京表示,将给予向中国出口的天然气减免税赋,中方亦表示拟取消俄天然气的进口税,因此未来中国的购气价格将与欧洲向俄罗斯的价格不相上下,即每千立方公尺350美元左右。过去俄中天然气谈判十余年始终无法谈拢,主要就是双方在价格上无法取得共识,近年由于页岩气革命的冲击,特别是此次乌克兰危机,更加速俄罗斯战略东移亚太的趋势,因而与中国合作便成为其必然选择。
  
五、结语

俄、中在本届「亚信」峰会上推动建立区域安全新机制,其目的在于联合中亚、西亚的陆权国家,与美、日领导的海权国家相抗衡,进而稀释美国在本地区两个既存区域组织「亚太经合会」和「东南亚国家协会」中的影响力。不过习近平同时又提出所谓的「亚洲安全观」,主张亚洲事情应由亚洲人自行处理,这种「亚洲门罗主义」主要是排挤美国政府「重返亚洲」的种种作为。但对俄罗斯等周边国家而言,同样是一种威胁,况且近年来北京挟其庞大的经济优势,利用上合组织平台,不断向中亚地区扩张,早已引起莫斯科的疑虑,所以习氏倡议的「西进战略」和所谓「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否真能得到俄罗斯的支持,很值得怀疑。

近年俄中联合军演的规模似有日益缩小、演习的时间也有越来越短的趋势。俄学者赫拉姆辛奇认为,这是由于双方缺乏新的合作目标和实质内容所致。并谓军演之所以还能持续下去,主要是由于政治目的大于军事意义。毫无疑问,此次乌克兰危机和东、南海主权冲突,美国战略上的一再错误,使俄中找到合作的目标,并使双方再度走向非集团化准军事联盟关系。此次军演特别选在长江口以东的东海海域,就带有浓厚的政治意味。此外,演习内容特别包括联合识别查证项目,也就是两国对东海海域的空中飞行目标,进行联合查证和识别,这也意味俄罗斯承认并支持中国划定的东海防空识别区。所以美国以B-52轰炸机来否定中国的防空识别区的划定,但俄罗斯却以导弹巡洋舰来承认并支持中国的作法,非常耐人寻味。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