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叶健民:泛民究竟在争论什么?

 

坦白说,我相信大部分市民对泛民就占中商讨日投票结果所引发的争议,已感到有点烦厌。非公民提名派对结果的批评,只反映出他们对社运形势的严重脱节缺乏掌握,在投票之前仍以为以自己的声望和诚意,可以成为3个最终入选方案之一。但其实只要他们看清形势,便应该明白到他们的主张,根本在理想主义者为主导的占中群众中全无号召力,不应对入围有任何期望,策略上他们甚至可以一早表明不参与商讨日这个游戏,避开惨败收场的局面。至於坚持公民提名的朋友,不管戴耀廷、陈健民等如何解说,又确实曾有意无意地将商讨日的结果说成是民意指标,至少3个入选方案也是民主派支持者的主流方案,这点也令人难以信服。有人说商讨日是向所有人公开,人人可以表态,你不来参与便不可以说结果偏颇。但要知道参与商讨日的前提是肯定占中的策略和逻辑,但支持民主也不一定认同占中,不打算参与占中的人士自然没有理由去参加有关的讨论。至於所谓不同意公民提名方案可在6月22日「投白票」表示意见的讲法也颇为牵强。坦白说,认为没有选择的人会有多少动力去投票,大家心知肚明。所以,即使我们不去争论个别政团最后一刻动员支持者只投票不商讨,是否有违全民商议原则的「种票」行为,占中商讨日的投票结果,已被不少市民看成只是某一种政治主张的支持者内部动员,而多於是占中倡议人原来所期望的能反映广大市民民心背向的举措。


有部分人十分关心泛民会否因此分裂,真普联会否从此结束。「团结就是力量」,这好像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但在眼前的政治现实下,民主派政党各有怀抱,人人盘算?如何保持自身的政治支持,实在想不到可以怎样维持所谓的团结局面。对於激进派,如果继续保持以占中运动为主体的局面,他们可以在这面大旗下左右大局,以小制大,自然是上上之策。但这种情况下的所谓团结,是在他们定调和主导下的团结,而并不是基於所有成员互谅互让下达至的共识。对其他人来说,这种团结是否有价值,这种「和谐」有什么意义,值得怀疑。而至於温和派,其实表现更为窝囊,因为他们由始至终都不敢说出自己对激进派的抗拒、对寸步不让的策略的保留。一方面他们不想负上分裂阵营的罪名,但另一方面也不想失去认同温和主张的市民的支持,结果立场上显得模棱两可,但又要在姿态上装强,所以只能在无关痛痒的枝节上(如上海之行的趣剧)装腔作势。


我对於个别党派是去是留、「团结」能否维持、他们的荣辱得失,我并没有太大兴趣去探究。我所关心的,是他们究竟有没有勇气向市民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目前的争论分歧所在,让市民可以有真正的选择。目前的争论,表面是政制方案之争,焦点看似放在公民提名问题上是否可以让步的歧见上。但政改的争论,意义远远超过我们能否有真普选、民主如何实现的问题。我们决定支持哪一个方案,其实也同时选择怎样去处理特区和中央的关系,这个才是香港长远管治更为关键的问题。摆在眼前的并不是方案之争,而是我们希望今后以何种方式去与中央政府互动的抉择。


两条路线的不同代价

激进派所主张的,是不认同中央对特区事务享有主导权,拒绝完全接受《基本法》的框架,否定「一国为先」的前设,背后也有深层的对共产党的排斥敌视,认为中港共处之道在於河水不犯井水,愈少往来便愈好。相对来说,温和路线接受了现存的宪制局限,对於中央政府虽然仍有各种批判,但多少对她还有一丝近乎天真的寄望,认为尚有讲道理的空间余地。面对两地融合,这种观点,也并非完全以分割、对峙的心态出发。对激进派而言,后者的态度完全出卖灵魂,唯利是图的行为,真正的民主派,根本就不应与这个满手鲜血、贱视民权的政权为伍。而更重要的,是两条路线也隐含着不同的代价。温和的路线,可能意味着我们在核心价值问题上的退让,不知不觉间接受与内地的一套行事方法,有令我们引以为傲的各种制度资产(如法制人权、廉洁奉公)慢慢被侵蚀的危机。但这种观点也认为,特区困局不只局限於民主不足,反之,中港合作也可以有利於解决香港现时面对的各种政策问题(如人口老化、经济转型、产业发展等)。在他们眼中,眼前的政治经济停滞的局面,是一个各方皆输的败局。中港互动可以带来问题,但也可以是解决个别问题的出路。相反,激进派却是认为特区种种问题的出路在於拒绝「大陆化」,而这种策略唯一的成功之道,在於向她施加压力,甚至不惜令特区政府政令不行,一事无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民情「谷爆」,加深民怨才能产生更大压力,令中共低头。过程中,民众生活可能会短暂地出现不便和困难,但这也是可以接受。


大家有权清楚知道在选择什么

因此,我们要选择的,实际是两套截然不同的生存哲学、两种与中国共舞的旋律节拍,当中意味着不同的代价和风险。哪种方法更为有效,哪一套成功机会较高,未到最后,无人知道。对「温和」与「激进」的称谓,也不必假设孰优孰劣,谁高谁低。选择哪一条路人人有不同的原因,也毋须太多道德批判,或纯粹以个人利益阴谋理论去分析。我们也必须承认在香港社会中,特别在不同世代中确实对如何看待中共政权、民族认同存在很大分别。八九十后看到的可能是一个财大气粗、逼人太甚的中国,但50岁以外的人,却同时看见国内从文革以来这数十年的快速发展,以及亲身经历的家乡情怀。对於中国这个庞然大物,我们就恍似瞎子摸象,每人碰到了巨兽的不同部分,然后各自得出自己的结论。这种分别背后的深层原因,不能网上来几句「大中华胶」、「卖港贼」便一笔勾销置之不理,也不应把所有对大陆的互动简单以利益角度去诠释,随便作出道德批判了事。但关键是,这个抉择不应只是政治精英的荣辱得失计算,又或者谁才是民主王道的口舌之争,更不可以是由自认政治醒觉、真理在手的人说了算,它是关乎到香港每一个人的未来。因为无论选哪一条路,我们都必须共同承担后果。那么,大家绝对有权利清楚知道我们在选择什么,然后决定我们的未来。


所以不管你是哪一路的民主派,请你坦白地讲清立场,拿出勇气来清楚交代你所坚持的方向将会把我们带到一条什么的道路上,不要再在什么团结的空话下含混言词言不由衷。也请你们真正尊重市民的意见,体现你们开口埋口说的民主原则,不要把我们的参与看成只是你们的政治策略的一步棋。若是日后还有各种各样的公投,请让我们有真正的选择,不要再以先进分子自居去替我们诠释筛选、诸多解说。对於我们的福祉,自己想怎样活下去,没有人比我们更关心更清楚,不用你们以各种宏伟论述去为我们定性什么才是尊严地生活,如何才可以有意义地生存。说到底,这是一次影响我们所有人的未来的抉择,每个人都应享有在这个问题上的发言权,不管你我心目中的民主制度、善治模式以至家国观念是什么一回事。


新力量网络网址 :http://www.facebook.com/synergynet.hk

作者是新力量网络研究总监、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