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五五开”的邓小平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24

查建国

 

今年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按中共中央规定逢五逢十为记念其党领袖诞辰纪念日,邓与毛为最高规格进行。环报为配合其党中央高调纪念邓而连发两社评。环报8月21日社评讲“…中国社会对邓小平的爱戴经历了考验,已经定型。任何具体争议都已不可能对它形成颠覆。”这种睁眼瞎话的自信倒是环报一贯作风了。

10年前我在北京第二监狱中趴在床沿上写了一篇“也谈百年小平”短文。文章交给狱警,底稿托难友秘密带出监。现一字不改附本文之后,只是时过十年,再看此文似可微调,现将这个微调简述如下:

原文将邓功与过定为“六四开”六功四过。现认为对邓功过评为“五五开”更准些吧。当然,这几几开评人法不科学不精准,功不抵过﹑不抵罪。读者只当一参考一笑耳矣。

为什么要有微调呢?因两个“不可”。一不可高估邓改革开放之功,二不可低估邓提出并力行“四项基本原则”之过。邓言行主要就这“两手都要硬”。这是邓江胡习四任中央执政之主线,是邓时代、后极权时代之主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制度﹑道路之主线。

为什么不可高估邓的“改革开放”呢?一因其变革之因之本意皆为退守一党制核心利益;二因此本意导至政体不可改反要坚持;三因只改经不改政,改经必不彻底,必异化。现经济中的行政垄断,权贵结合,穷富悬殊,环境破坏,创新软弱等弊端皆由此来。邓不懂现代市场经济理论,不是搞顶层设计的什么“总设计师”,是走了趟日本就拿来其先进技术的实用主义者。

为什么不可低估邓之过呢?邓翻了一个“天安门事件”(四五运动)错案,却又制造了另一个“天安门事件”(镇压8964民运),更残暴、更罪过呀!其提出并力行的“四项基本原则”是当今中国对抗世界潮流,镇压国内人权﹑异见人士之利器。邓搞“实事求是”,毛当年为抗大题校训就是“实事求是”,这是一个筐,什么都可往里装。说邓是“人民的儿子”,哪有儿子向老子开枪?还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在这点上毛,邓,习家父子都一样。邓反了对毛的“两个凡是”,却又制造了对自己的“两个凡是”,其影响至今。邓将“毛说了算”变成“我说了算”, 并教江也要说了算才行,习现在也在学这套, 还是枪指挥党。

环报8月21日社评最后一段讲“中国梦必须实现,这是中共领导国家最终的决定性得分,也将是毛公﹑邓公等历史评价都将追加的那个句号。”中国梦应是民主转型成功之梦,梦成之日让我们来追加这个句号。

 

附文:

也谈“百年小平”

( 2004年9月4日)查建国

 

时逢中共前领袖邓小平先生百年诞辰,中国大陆席卷纪念浪潮,铺天盖地声势空前。对这位刚逝世几年的历史人物进行全面、深入、准确的评价有点为时过早,距离太近了。但成千上万的文章、电视报道都是忌讳大人过,只歌功颂德一个声音却又太不正常,岂不是拿我们这些有正常思维,还知道人无完人这个常识的中国人开涮。当然也可以说这种现象是正常的。因为它又一次凸现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的政治现状。

因上所述,我只好以一个坐牢人的微薄力量进行全面评价邓小平的探索。全面评价邓小平,探求历史真相,以对历史负责;全面评价邓小平,突破言论禁区,以对现实负责;全面评价邓小平,以史为镜,以对未来负责;全面评价邓小平,还邓小平真面貌,也是对邓小平这位历史老人负责。

中国人习惯用一句话“几几开”来评价一位历史人物。这种方法明显过于简单,易失于准确。但我仍想用这种直观通俗的习惯评一下邓小平:六四开,即六分成就,四分失误。用我一贯说法,毛泽东是一九开,一分成就,九分失误。相比之下,毛泽东只能说讲是巨人,不是伟人。巨人者,超常人之能力,之作为。“巨人”是一个非褒非贬的中性词。”伟人”则是褒性评价了。推动了历史前进才能称“伟人” ,邓小平虽“六四开”,但可以称“伟人”矣!

邓小平的辉煌在其后半生的十几年内。其主要成就可讲五点:

一是: 突破“两个凡是”,支持“真理标准讨论”。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这无疑是一次思想的解放。任何历史的跃进都是以思想解放为先导的。二是:推动市场经济和经济特区为特征的经济体制改革,这以邓小平92年南巡讲话为代表。三是:打开国门,对外开放。邓小平十几岁便赴法,他与国际隔阂不大。四是:不搞运动了,搞发展。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才能更深体会这么简单的事情却又是多么激动人心。五是:收回香港主权。这固然是租期已到,大势所趋,不能归功一人。但邓的坚定无疑使这一趋势没有再反复,终归圆满。

三起三落的特殊境遇和后毛泽东时代的历史机遇造就了邓小平这位历史伟人的历史成就。邓是坚冰打破者,是新时代的开拓者。他的勇气和智慧深深激励着中国人民。但说邓小平“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道路”(胡锦涛今年八月二十二日在纪念邓小平百年诞辰大会上的讲话)却也是言过其实。邓是务实派,不是理论家。他仍是尊崇马克思、毛泽东那一套空想社会主义,但因理论与现实差距太大,只好用“初级阶段”论来自圆其说。是的,因邓小平的经历和历史发展的局限不能苛求邓有多么精深的系统的理论,但把他那些浮浅和常识性的思想(尽管因历史的原因浮浅和常识性的东西有时也是一种有解冻意义的开拓)硬拔高为“邓小平理论”却也可笑。从邓小平理论的贫乏到江泽民“江郎才尽” 的“三个代表”更是显示了共产党理论的没落。从“猫论”到“不争议”到“摸着石头过河”才是邓小平一个务实者的真面目。

邓小平七十岁前或戎马生涯,或做共产党上层官僚,或反右派,或反苏批修,都是在竭力为共产党垄断权力的“党天下”尽力,不足为道。这段历史毛是主角,邓只是参与者之一。邓小平独自负责的败笔恐怕要从中越自卫反击战算起。伊拉克战争死亡美国士兵几百人,美国社会严厉追问。而邓小平拍板进行的战争伤亡那么多士兵是为了什么?共产党打共产党,最后还是好兄弟。为了自己立威拿人的生命不当回事!也难怪在当前对邓如潮的纪念宣传中没人敢拿这段历史来歌颂。

邓小平第二个自以为是创举实为败笔的是企图对台湾“一国两制”。“一国两制”拒不承认一个中国两个政府并存的政治现状,以“唯一合法”自居,以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地位自居。进而无法实现两岸对等谈判,进而打压台湾生存空间,从客观上促使“台独”争取台湾人心,进而激化两岸紧张局势。一厢情愿的对台“一国两制”政策没有可行性,使两岸关系走入战争的死胡同。后来将对台湾的“一国两制”政策移植到香港地区,这是共产党的无奈。不是说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吗?可你在香港实行社会主义搞一国一制试试看,马上就是一个死港臭港。没有办法,只好让步,一国两制吧。(当然香港是否可实行一国两制还要看)

邓小平第三个也是最大的历史局限就是他继续维护中国的“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从封闭西单民主墙查封地下民办刊物;到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胡耀邦下台;到镇压“六四民运”赵紫阳下台;到反复强调的“四项基本原则”,年年抓关“不同政见者”。邓小平有一条底线贯穿始终,这就是“党天下”不可动摇。邓小平说:“什么是人权?首先一条,是多少人的人权?是少数人的人权,还是多数人的人权,全国人民的人权?西方世界的所谓‘人权’和我们讲的人权,本质上是两回事,观点不同。”(邓小平1985年6月讲话)邓小平说:“对香港来说,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这些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爱香港的香港人,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吗?”听听,邓小平的政治思维还是那么陈旧,他与人类现代的普世的自由民主政治思维相距多远!毛泽东对邓小平,对整个共产党上层既得利益集团的政治打击曾使邓小平一度发出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但他又终于在玩弄党内的平衡中走上了旧体制的道路。直到调动野战军镇压“六四民运”,中断了由底层推动刚刚开始的政治体制改革进程,终使中国落后于苏东的剧变,使中国步入后极权时代。北京学生、市民在“六四”中洒下的鲜血也终于在历史上留下了邓小平永不可抹掉的污点!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邓小平以个人巨大权威推动了中国经济上的改革开放,同时又是以典型的人治来治军治党治国,中断了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开放。这样,邓小平超越了顽固的毛泽东,软弱的周恩来,但他却不能达到死前要对历史负责,进而开放报禁党禁的蒋经国和结束苏联“党天下”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历史高度。他自称是“人民的儿子”,但历史终究要还他是共产党既得利益集团代表的真实定位!

邓小平去世已经7年了。他的失误对中国的影响愈发显现。官商结合,腐败横行,穷富差别加速扩大,生态环境不断恶化,钳制舆论压制人权,政治改革遥遥无期,经济改革阻力重重,“一党专制”已成束缚中国发展之症结。在共产党强力维持的“稳定”表层下蕴育着更加汹涌的危机。中国向何处去?!全面地认识评价邓小平有利于我们去思考这历史的拷问。片面简单地评价邓小平只能愚昧人民,延缓历史的进程。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老百姓是否应扪心自问:在这新的、最伟大的中国历史转折关头,我应该做些什么?!

查建国2004年写于北京二监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