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普京对中国的诱惑一箭三雕

丁咚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通话时称,“如果我想做的话”,俄军能在两周内占领乌克兰首都基辅。

普京的话,绝非危言耸听。以俄罗斯的实力,在两周内摧毁乌克兰脆弱的防御体系,从而一举攻占其战略地带,应不是难事。何况,现今的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已被严重损坏,如果再加上已被俄吞并的克里米亚力量和乌东部叛军,作为内应,更会加速乌克兰政府军的全面崩溃。

事实上,尽管俄罗斯目前仍竭力否认,然其军队以某种方式——如志愿军,进入乌克兰境内与乌叛军协同作战,并向后者提供大量援助,只剩下一张待捅破的白纸。仅在十多天前,乌克兰政府军还拥有绝对优势,并以压倒之势,直逼叛军盘踞的东乌克兰城市卢甘斯克,大举进攻顿涅茨克,几乎收复了东乌克兰。然而,在乌克兰东部叛军宣布获得俄罗斯的大量军事援助——包括人员支持后,形势迅速向着不利于乌克兰中央政府的格局发展——叛军实力猛增,而乌克兰政府军几无还手之力。

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前后俄罗斯的作为来看,普京无疑是个地缘博弈高手。他表现出了一个战略家的洞察力和决断力,在每个关键时刻都是发牌者,让博弈有关各方,乃至域外大国,均跟着其指挥棒转。而普京则稳居运筹帷幄的中军帐内,左右牌局的发展。

在亚努科维奇政府受到示威者逼迫下台之后,人们普遍认为西方取得了完胜,而俄罗斯则成了一个失意的失败者,但就在此时他打出了克里米亚牌,一举夺回局势掌控权。在他的精明指挥下,不仅乌克兰当局无法改变既成事实,而且西方也在干预政策前徘徊,失去了最佳良机。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是西方在此之后在这场地缘政治博弈中居于被动地位的起始,普京则逆转乾坤,乃至一鼓作气,再发一张牌,挑动乌克兰东部地区闹独立,使得其政局持续动荡。

更高明的是,普京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借西方向来主张“人权高于主权”、“人民主权论”和“民族自决权”,攻击西方在乌克兰“支持国家政变”、“武力夺权”、“暴力镇压不同意自己意见的人民”,违背了自身的价值观。普京以此表明,他不仅以力量改变地缘战略博弈的结果,而且还拥有道义上的优越感。

在普京咄咄逼人的攻势下,西方整体上显得力不从心,每走一步都比普京慢了半个节拍,导致战略上陷入被动,将最初在乌克兰朝野政争中赚得的本钱输了个精光,并在其后始终被普京牵着鼻子走。

西方的劣势很明显:美国的霸权主义雄风不再,缺乏斗志,优柔寡断;西方内部不够团结,在危机前期表现尤为显著,缺乏统一的政策;在对俄罗斯施以何种程度的压力、对乌克兰进行何种程度的援助以及西方何种程度地介入俄乌斗争等重要方面,西方都很失策,助长了普京的野心膨胀。

多年前,普京就雄心勃勃地发誓,“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个目标已一定程度实现了,尽管并不全面。除了发展经济和整饬内政等领域,普京比前任要做得好以外,俄罗斯的强大在普京任期主要体现在通过调整外交政策,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参与国际政治游戏权来实现的。普京很善于运用国际政治博弈工具,最大程度地实现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在处置乌克兰政治危机的过程中,普京展现了其才华。

在占尽优势后,普京开始实施两手策略,一面强力介入乌克兰政局,乃至不惜动员军队入乌作战,一面呼吁谈判解决问题,建立了俄罗斯、乌克兰、欧安组织和乌东部地区叛军势力四方会谈机制。——通过和平手段,不费一枪一弹实现其在乌克兰的政治目标,很显然是很划算的事。

如果说普京是国际政治中的权谋家的话,西方就过于绅士风度和慢条斯理了,后者习惯拘泥于各种国际规则和价值观,比如它援助乌克兰,却拒绝向其提供杀伤性武器,以避免伤害乌克兰东部地区无辜平民。奥巴马也在危机初期就公开扬言,不会寻求诉诸武力,将自身的底牌彻底暴露在普京面前。直到乌克兰危机恶化到当前失控的程度,西方还在温文尔雅地讨论如何施加进一步制裁的问题——期望俄罗斯在制裁面前让步。

但它只能说明西方政策缺乏战略性和可行性。依普京的个性、俄罗斯政局和目前态势来看,普京不大可能从现有立场后退,而只会继续搞乱乌克兰,以赢得更多博弈的筹码。——在此可以说,普京表示他无意直接公开派遣俄罗斯军队荡平乌克兰,至少在现下是真实的。然而另一方面,乌克兰政局保持混乱,更有利于俄罗斯实现其短期地缘政治目标。从长远来看,完全掌控乌克兰,重构俄与西方的战略缓冲地带,甚至向东欧纵深推进,最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理论上说,普京的欲望可能很深远,复兴俄罗斯的世界强国荣耀,是普京的强烈信念和追求。他最近有意无意地提到,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一个从未曾有过国家的地方创建了一个“国家”,暗示哈萨克的独立,缺乏历史和地理依据。不排除在其内心深处,将哈萨克视作未来可以吞并的对象,就像克里米亚在辗转多年后依然回到俄罗斯的怀抱一样。情况也许确实如此:如果不能恢复到苏联的水平,俄罗斯怎能说已经实现复兴了呢?

英国首相卡梅伦的一句话提醒了人们,世界可能有重蹈二战绥靖主义覆辙的危险,如果它继续对俄罗斯的进攻趋势视而不见的话。默克尔则称普京是个“完全无法预测”的人。他们两人都从一个侧面看清了现时代人类面临的最重要的危险——为了实现自己复兴俄罗斯的承诺,进而维持其长期统治俄罗斯的格局,他将在与西方危险的对抗中逐步蚕食从苏联脱离出去的国家。

媒体报道卡梅伦将在北约峰会上提出一个计划,由英国牵头成立一支规模达万人的远征军,以增强北约应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力量。这是迄今为止北约对俄罗斯实施的最强硬的举措。如果它变成现实,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格局将会正式形成,维持内部动荡性质的乌克兰危机或将引爆俄罗斯与西方的更激烈的冲突,包括战争。——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实现某些在和平时期无法实现的目标,比如重建规模堪拟苏联的俄罗斯帝国。

普京再次连续发牌,在他的两周占领基辅论之外,普京最近在一场活动中,强调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核国家之一,警告西方别“惹”俄罗斯,对俄罗斯在乌克兰以及别的地方争夺地缘目标。普京还首次呼吁乌克兰当局与乌东部叛军举行政治对话,讨论包括东部地区“国家地位(statehood)”在内的所有问题——有评论指出“statehood”一词还有“州的地位”含义,然而鉴于顿尼茨克现在已拥有州的地位,普京提出讨论其“州的地位”,显然说不通。

普京实际上是以此向西方发出威胁:如果西方扩大对俄制裁的范围,俄罗斯只会更加强硬,干脆支持乌东部地区建立自己的国家,甚至同意其加入俄罗斯联邦。如果西方在此之后对俄发起战争挑战,那么以俄罗斯的核国家后盾,完全可以保持不败的格局。

在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前夕,普京已经在未雨绸缪了。很多人都未注意到的是,普京近日紧接着习近平访问了蒙古,作为俄罗斯的“后院”,保持其战略稳定,对其全副身心地与西方进行博弈乃至武装冲突,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而对俄罗斯亚洲部分的远东地区,普京加强了对其战略规划,提出“提高远东地区”的交通便利化水平、扩大国内外投资和建立跨越式社会经济开发区,重点发展面向亚太市场的出口导向型产业。俄罗斯的欧洲部分是俄与西方斗争的前沿,为保证前方安全,集中精力对付西方,将远东地区作为俄罗斯的战略后盾,,毋庸置疑是必然的选择。

尤其令中国人关注的是,在俄与西方冲突加剧的背景下,俄罗斯在战略上对中国的需求增强了。长期在能源合作问题上迟滞不前的俄罗斯,迅速与中国新一届政府达成了稳定提供资源的战略协议;俄罗斯在金砖五国机制、亚信峰会机制等多个多边组织中迎合中国,帮助中国实现外交目标等等,都是从前难以见到的景象。

为了显示对中俄关系的重视,普京和到访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一起出席了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俄境内段“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开工仪式,并向中方发出了一个新诱饵:鼓励中国以股东身份加盟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发北方油田的计划。普京告诉张高丽,“我们对外国合作伙伴的放行通常很审慎,但对我们的中国朋友,我们当然不设任何限制。”普京的话说得如此美妙,简直让人产生错觉,好像多年来俄罗斯为中俄油气顺利合作设置障碍和坚决拒绝中方投资,从来就不存在似的。

普京此举可谓一箭三雕:利用中国的投资,解决因受西方制裁影响受到削减的经费问题,以维持和扩大能源生产,保证其收入来源——俄罗斯国家收入高度依赖能源;在面向西方的油气资源出口渠道被堵塞后,寻求稳定向中国提供油气的机制,以挽回在西方受到的损失;而第三个方面,也是普京的潜在目的,则是通过与中国在能源领域的战略合作,将中国利益与俄罗斯利益更深地进行融合、捆绑,以确保在与西方对抗升级的情况下,不至于令自身陷入完全孤立,甚至有意拉拢中国与其结成某种程度的同盟关系,在与西方发生战争的情况下,站在自己一方。

俄罗斯的诱惑很有吸引力,忽悠也很动人,是陷阱还是机会?中国能够在此时刻保持“战略定力”,更有效地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