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大陆青年飞渡海峡重燃理想之七日行

 

1、大陆民国文化复兴背景下的「回乡之行」

「溪云到处自相聚」,大陆「民国文化复兴运动」发起人之一的雪笠女士带队,陈真、廖先锋等大陆三民主义及认同民国文化的青年8月12日先后飞抵中华民国首都台北,开始了「回乡之行」。「首届海峡同心夏令营──大陆青年台湾中华文化之旅」正式启动。这也是台湾许多年来首次有成团的「民国派」大陆青年来台观摩交流。

当晚举行欢迎酒宴,主办单位理事长、国民党中评委张世飞教授携夫人、新同盟会秘书长吕代中、联合报主笔陈晓林教授等出席,席间诸公举酒畅谈,很快由陌生转为熟悉。这些团员对于中华民国历史和台湾民主现状有相当研究,台湾诸公也想了解大陆社会文化思潮,了解「民国热」和「民国文化复兴运动」。尽管本团这些大陆民国派人士理解的中华民国理想、三民主义与台湾人士的理解有一定差异,然更有相通相同之处,更有沟通后产生的理解和共鸣。酒宴很久才结束,主宾尽欢。

8月13日早上5点多,全团包车前往大溪两蒋陵寝谒陵,第一站是先总统蒋中正陵寝,7点多大家排队廖先锋高举中华民国国旗在门口等候,8点开门,大家经过宁静小道、清秀山湖来到陵寝外,军方陵寝管理处特为我们临时关闭了游客参观,并安排林少校担任唱礼官主持祭奠,大家稍事准备,缓缓排列于肃穆的庭园,面向正厅蒋公灵柩,由雪笠主祭,宣读祭文,另两位团员在一旁摄影拍照,大家向蒋公三鞠躬,敬献花圈,礼兵迎接花圈送入正厅奉献于蒋公灵柩前。……整个仪式庄严肃穆,隆重深沉。

祭礼结束后,大家边走边议论:蒋公年青时参加辛亥革命开国,后来领导国民革命、北伐,坚持三民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和共产主义,领导抗日战争、戡乱抗俄、坚守台湾,功过评价不一,但是无论成功失败,蒋公坚守理想和原则,令人敬仰。中华民国在严重内乱外患下(日本入侵、强大苏俄扶持介入、美国绥靖等)退守台湾至今,这离不开蒋公的历史功绩。雪笠认为:蒋中正在内战的情况下仍推行宪政,蒋公悬棺未葬,是不放弃建立民主宪政的新中国。大家也普遍认同。

祭完先总统蒋中正,然后大家前往谒故总统蒋经国陵寝,继续由雪笠宣读祭文,全体三鞠躬敬献花圈,国军军官担任唱礼官主持祭奠,礼兵接过花圈送入灵柩前。经国总统对台湾经济起飞、政治清廉和恢复宪政有功。离开慈湖,大家在车上继续热议。

本次活动作为夏令营形式也应该游览台湾名胜,故前往日月潭一游。台湾大学的全球跨时代青年联盟 Cross-Wow Union副社长和另一位同学在台中加入,他们将参与以后所有活动如座谈会、谒忠烈祠,本届活动由此增益为有两岸年青人共同参与的中华文化之旅。在旅途中,大陆团员与廖、李两位同学合唱国歌等互动热络,欢声笑语不断。日月潭的山水秀美,大家泛舟于湖光山色中,听导游介绍古老部族的故事,犹如翻看台湾古老历史,别有一番情调。

8月14日早上休息和自由活动,下午1点在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第一会议室举办「中华文化和南京宪法、台湾民主化」座谈会。中华民国退役将官总会正副总会长高安国中将、郭年昆中将等出席会议,作了精彩发言,谈了中华民国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国军的牺牲和贡献,以及退守台湾的艰辛奋斗和坚持,也语及当下保守与求和平的心态等。会后,高将军向团员颁发了纪念状。

晚宴设在立法院餐厅,餐厅特别安排我们在立法院院长王金平经常光临的包厢设宴,我们颇感荣幸。虽然是立法院院长经常光临的最好包厢,但是这包厢及整个立法院餐厅的档次如果与大陆中共官员商人经常光临的饭店比,恐怕属于大陆县级水平。中华民国的立法院立委的办公室也是小小而普通。中华民国是民主的,没有「公款吃喝玩乐」,对于公款使用有严格监督和限制,地位权力显赫者更是监督焦点所在。看看台北城市建设,远不及大陆大城市华丽气派,岂止台北就是美欧许多大、中城市也不如大陆的一些大、中城市华丽气派。然而,大陆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却不如台湾老百姓,远不及美欧;只有贫富差距远远超过台湾、欧美「一枝独秀」;究此怪状之原委:政府是否由民众选举产生?是否受公民社会监督?公家钱是否受纳税人监督?这才是答案的钥匙。专制必腐败,腐败则奢华,廉能则朴实。中共腐败奢侈,影响到民风也不正。政府奢华,百姓不富却求排场;政府巧取豪夺,百姓挣钱艰苦却有不择手段。比如台湾朋友宴会,以吃饱为止,桌面不留,多余的带走;大陆则多多益善,才见「情意」。两岸生活方式的比较,对于大家颇有触动。

8月15日是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日本69年前于此日宣告投降,先总统蒋公当日向全世界发表广播讲话宣告胜利,举国欢腾。故全团当日一早排列整齐举中华民国国旗往谒忠烈祠,其间得知儒家和三民主义的弘道人——蒋愫先生遽归道山,蒋先生原在大陆某大学教书,后负笈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攻读博士,一生守护中华文化道统、宣扬民国宪政法统、宣扬三民主义以儒学精神开启现代化和民主化之大义,还积极复兴汉服。故被誉为「三民儒家」(三民主义儒家)之「山长」。

可惜,天不怜才。全团在忠烈祠默哀。蒋先生在天之灵得知我们往谒忠烈祠,应感安慰。

全团重新排列后缓步前往忠烈祠大殿,面向忠烈牌位宣读祭文、三鞠躬、敬献花圈,大家心情肃穆,天上忠烈之灵在,然民主中国未建、文化中国不存,先烈的理想在台湾也只是部分实现。后人重任在肩,团员倍感责任和使命。

中午我们在「村子口眷村餐厅」就餐,听爱国军歌,看老照片,感受台湾早年守护国家艰苦奋斗的记忆。

从庄严隆重的忠烈祠到草根的眷村餐厅,我们以最近距离感受民国先贤以家国天下为先的牺牲奉献的精神和乱世中追求民国理想的坚定情怀。

下午,协会理事长张世飞先生不顾年迈领我们来到国民党中央党部,我们此行实追寻逝去的记忆,观党史忆国史,只是物在人去,难觅精神传承者和担当者。主人颇有兴致地介绍国民党面临的选战,其余则不甚了了,座谈不久就散了。我们正好可以有时间参观国史馆、军史馆。在军史馆里遇一令人泪下的事,义工向我们介绍:有几次大陆来客在军史馆的计算机档案里搜索到自己父亲的照片和事迹,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照片,哭得一塌糊涂,围观者也难免随之落泪。哀国家多难、将军殉职、家破人亡,中原大劫后有幸存遗族白发苍苍千里迢迢来台,意外寻父成功,得睹真颜相片,这是怎样的悲剧哟!北望中原南瞰台岛,历史长河淹没了多少青史载不动的悲欢离合、英雄事迹,国悲家悲何时尽?叹今日放眼观去,却尽是名利徒熙熙攘攘。……

下午4时多,我们因联系有误,迟到台湾工党主席谢正一教授处,好在谢前辈大度轻责几句联络人,便与团员举行座谈,介绍民社党、青年党为台湾民主化作出的贡献,对于民进党过度吹嘘其贡献颇有不满 ...
[18/09/2014 11:52:18 PM] 孔识仁:
谢教授还介绍了民主社会主义思想和台湾工运,目前两岸交流中这领域较为少见。大家颇有收获。

8月16日上午自由活动。下午1:30依然在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第一会议室举办「中华民国和中国传统未来」座谈会。台大十多位学生也参加座谈会。鹅湖社长和台师大国际与侨教学院院长潘朝阳教授作了专题演讲。潘教授从中国文化道统谈起,谈到中华文化赋予中华民国的精神和理想,台湾的政治变迁及民主化。团员皆认同儒家文化和三民主义,故潘教授讲话得到大家共鸣,廖先锋、牛志提出了关于儒家文化对于重构中国未来的意义、关于当代新儒家的几个问题。双方对话互动、交换意见……。李先生作一补充发言,认为要回到中华民国开国的理想,继承先贤中华文化本位吸化西方文化和民主政治的精神,民国政治理想是追求优质民主的,要吸取民国初年和台湾民主劣质面的教训,要对治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弊病,继民国理想而开来。会议后期,台大博士、两岸统合学会的吴行健提出「中共打土豪是为了工农……,以及中共对于南京宪法的贡献」等观点,廖先锋、吴飞等皆以史实为据剖析、论证这些观点的错误。这是本次座谈会的辩论「火花」。十多位台湾学生也表述了希望大陆也能回到中华文化理想、宪政理想,两岸人民必会拥有共同的前途和未来。张世飞教授最后则鼓吹三民主义理想、批评了台湾政治。

经过多日谒陵、座谈、参访,大家认为与台湾各界交流是有益的,有助了解台湾现状。民国文化博大精深,从知识分子精神、教育、人文风采、生活方式到宪政理念等皆如「珍珠」沉于历史长河里,民国文化有传统性与现代性结合、中华本位融合普世价值、本土性融合西方性的特质,这在台湾还可以追寻到。

此次访问团领队雪笠女士总结道:近三十多年来大陆的民主探索经历了两起众所周知的标志性事件;到今天,当青年们在前辈们的呐喊、感召及启蒙下,希望能以制度建构、社会蓝图寻找第二阶段可操作的路径和经验时,我们发现,100年前的民国宪政经验仍然令我们高山仰止,成为我们学习,效法圭臬。我们穷两代人所要作的努力,与其说尽开拓之力,不如说行回乡之举。我想我们今天已经不用去强调中华民国宪政体系、台湾民主转型经验对大陆未来的作用和意义。看大陆今日之网络,中华民国在青年之间已经形成了某种普遍性的认同符号。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我们的国会走向哪里,在我们看来已经不言而喻。

送别晚宴,大家依依惜别。暂别台湾,暂别中华文化传承之宝岛,民国文化复兴运动之火已经燎原,回归正统中华文化、回归宪政传统乃我们时代之天命。……


2、跨越现实「赤蓝绿」,重燃理想

自上世纪80、90年代大陆半开放学术界和民间民国史研究以来,「民国热」渐渐深入民间且自主持续发展近二十年,更于近年在大陆青年中兴起了「民国文化复兴运动」。今大陆有识之士普遍认为:清末立宪,革命和开创民国以及南京宪法等皆为中华文化演进之产物,民国宪政进程和民主法统不容抹杀,台湾民主化过程首要诉求是:回归宪政。其实承民国民主传统之「福荫」,未来大陆民主转型必然有「本土化」主轴,而民国民主传统应为「本土化」与塑造现代中国民族主义之「精神本源」。

他们进而认为:从辛亥革命至今,「中华民国理想」寄托了现代中华文化之梦和优质民主的宪政梦,然内乱外患,时乖运舛,虽暂时受阻,但终归是众望所归之正途.在民主缺失或劣质民主的迷雾里乃人心翘首之「长明灯」。当下两岸的蓝绿和赤色的现实政治生态皆有价值缺失和路径迷误,其结果是大陆陷于权贵资本主义之歧途,台湾陷于劣质民主之迷路。故蓝绿和赤色的政治生态皆是迷途的历史过客而不能可大可久。

因此,此次大陆青年参加「首届海峡同心:大陆青年台湾中华文化之旅」,希望把大陆「民国文化复兴运动」的声音传到台湾,希望引起台湾各界先进的关注,并且初次与台湾学界接触,尽管离理想和目标尚远。但这次大陆青年跨越海峡,两岸人士携手相约台北,点燃「理想、价值观和传统」之光,希翼台湾重返中华民国文化理想、政治理想,构建优质民主。而大陆则是「重症缠身」、「心灵迷失」,而「医治」和拯救的「最佳良方」是:追随祖辈辛亥革命始的理想和追求而开来。

回顾中国民主传统,其起于清末立宪与革命和创立民国,然后有宪政传统和现代中华文化,1949年后大陆地区现代中华文化和民主宪政传统被打断。然被打断后艰苦重生的大陆民主潮流历经三十多年发展,然水平和质量比较不理想,绩效更不理想。任何政治运动终非可大可久且品质不高,不足以为文明之本,不足以为国家之根。文化价值基础才是文明之本、国家之根,因文化价值之缺失,故大陆经济崛起,然却陷于权贵资本主义和腐败且无自由民主;台湾民主化以来则弱化文化价值根基,陷于劣质民主。政治只能在文化价值的引领之下,才会优化且有本有根。两岸皆或背离或偏离此焉。

大陆民主潮流毫不例外,决不能无文化之本、无本土之根、无传统之源。大陆所谓「改革开放」后,由于文化传统被毁,先进知识分子虽然极力引进西方文化,然缺乏本土性而「水土不服」,故现代中华文化一直重构不起。这是沉重的教训。近二十年「民国热」兴起,实重新接续民国中华文化传统、现代化传统、宪政传统等,有所超越政治运动之局限,有望重续历史传统而开来。「民国热」实为大陆的「本土化运动」、「复兴传统运动」或曰「复兴现代本土文化运动」。因为民国文化乃现代中华文化之初成,乃大陆中华文化被打断后的未来重构之源。

这次「大陆青年台湾中华文化之旅」,其意义是:点燃「理想、价值观和传统」的「星星之火」之旅,而求其精神可以「燎原」于神州。前途虽然遥远,然千里之行已经始于足下!

观海客
103年9月10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