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查建国:公投总比镇压好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28

 

苏格兰的独立公投不光震动着每一个英国人的心,也吸引了全球目光﹑舆论热评。环球时报为此连发三篇社评。社评对此公投全面否定,将其妖魔化﹑灾难化,害怕至极。公投前9月9日社评题目是“苏格兰独立公投将英国推向悬崖边”社评讲“如果公投使苏格兰独立成真,卡梅伦就将是英国的‘历史罪人’。”中国“肯定玩不起英国人的这种游戏”那中国如何玩法呢?环报讲不清。投票完但结果还不明时,环报9月19日社评题目是“苏格兰公投是西方体系的梗塞信号”社评把公投比喻为“心脏病”“脑血栓”。投票结果出来,独立被否决。环报9月20日社评题目是“‘劫后余生’的英国不是凯旋者”。 社评讲“这次公投显然已经削弱了英国。英国以民主方式解决攸关国家生死大事的荣耀,掩盖不了它将变得更加松散……”不用民主方式那用什么方式?松散些的分权﹑多级自治就不如专权下的大一统吗?环报不敢直言。

纵观当今世界矛盾繁杂,博奕激烈。但粗析不外几大类:一是意识形态领域。不同的主义﹑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宗教信仰。二是政治领域。不同的政治体制﹑不同的人权记录、不同的地缘国家安全、不同的领土主权认同。三是经济领域。资源之争、规则之争、商品市场之争。四是民族领域。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如巴以之争,一国内不同民族之争如乌克兰内战、苏格兰公投。

有矛盾有博奕人类社会常态,不足为奇。但应警觉的是乱世两大极端主义:一是世俗的专制主义(现以马列一党制为甚);二是宗教极端主义(现以伊斯兰教原旨主义为甚) 。而不同民族因文化差异,因政经利益而形成的矛盾,甚至极端至民族独立﹑分离﹑分裂的矛盾博奕都是不能同前面所述两大极端主义与人类良知的对抗相提并论的。前者(民族矛盾) 是符人性,可容忍,可妥协,可和平温和解决的。民族独统矛盾非敌对矛盾,其中少数恐怖分子才是敌对矛盾;而后者(两大极端主义) 是违人性,反人类,崇暴力,蔑视生命,突破人类道德底线,是要非暴力﹑暴力两手并用解决的。

对待民族矛盾不同社会有不同解决方式。

在民主社会,理解﹑尊重不同民族的政经文化利益诉求。理解、尊重少数民族对主体民族,弱者对强者敬而远之,想分离单过的民意心理、独立诉求。民族独立、国家分裂不是世界末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或合均有利弊。但分离在法治民主社会一般要过两关:第一关是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真正普选产生的) 通过,国家元首签署的“公投法”。“公投法”将根据国情民意制定出公投的范围﹑内容﹑程序等规则;第二关是依“公投法”进行公投,如苏格兰。不同民意合法、公平、透明、温和博奕,票多为胜,败者认输。(若没独立,但得到更多自治、分权,也不算全输)何时再公投?依“公投法”进行。全过程中违法者,国家司法机构依法判决处置。

在专制社会,视民族独立势力为洪水猛兽﹑为敌对势力﹑为罪犯。从古至今,治夷方略主要两手四个字:“移民、统治”。移民改变人种比例,同化原驻民文化。统治既“土改流”,主体民族派人任统治者。领土至上,国家大一统至上,与人之生命、幸福、自由选择权至上对立。专制对民族独立势力禁其一切活动空间,将其消灭于萌芽之中,对民族独立是零容忍,是暴力镇压,是不断垒高阻水大坝,是压制矛盾,遮盖矛盾,积累矛盾。延缓矛盾的解决必引发日后矛盾更大的爆发。

不同民族和睦相处于一国是多数常态,诉求独立是少数。其公投解决也非一劳永逸之全策,是协商、对话无果后最后一招,是双刃剑。但较之内战,专制镇压仍为上策,为我们所认同。

北京查建国2014年9月22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 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