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现在时反恐再也不应继续下去了

高洪明

 

今年8月9日至9月2日,我与同仁好友何德普先生旅游了新疆天山南北,饱览三山两盆风光即: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途经新疆所有的市、自治州和地区即: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吐鲁番地区、哈密地区、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与和田地区;走马观花地体验了新疆风土人情;道听途说地了解了新疆民生舆情;在此基础上我对新疆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对中国反恐有了一些新的看法,故而写了本文;如有不妥,请官方、专家、读者不吝指教。

新疆到底存在不存在三股势力?

新疆三股势力是指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但新疆到底有没有这三股势力?我的直觉、感觉和认识是新疆当下没有三股势力,但切切实实地存在着三种团伙及其成员,即新疆存在着暴力恐怖团伙及其成员,存在着民族分裂团伙及其成员与宗教极端团伙及其成员。

我的看法是新疆不存在三股势力

1、新疆不存在暴力恐怖势力

因为中国对枪支的严格管制,对边疆边防地区的严格管理,对境外资金的严格检查,对境外小型武器走私的严格堵截,对社会人口进行严格网格化管理;所以新疆当下不存在暴力恐怖势力,但存在着个别暴力恐怖团伙及其成员;他们只是少之又少的暴恐分子,他们良莠不分,滥杀无辜,绝大多数人民是持反对态度的。

2、新疆不存在民族分裂势力

因为中国政局、民生和舆情的状况与新疆政局、民生和舆情的状况,所以新疆当下不存在民族分裂势力,但存在个别民族分裂团伙及其成员;他们是极少数的“民族历史文化极端分子”,对大多数人民没有什么影响力。

3、新疆不存在宗教极端势力

因为中国几十年的无神论教育,当下时尚生活对人们的诱惑,追求现实物质利益至少是大多数人的选择,所以新疆当下不存在宗教极端势力,但存在地下的宗教极端团伙及其成员;他们只是极少数所谓“虔诚但不世俗”的分子,对大多数信众是没有什么号召力的。

稳准狠地打击暴恐团伙及其成员

1、暴恐团伙及其成员是社会公敌

什么叫暴恐团伙,就是以民族分裂为政治目的,以宗教极端为信仰追求,以暴力恐怖为手段,勾搭连环成一伙的危害社会并危害不特定公民人身及生命安全的犯罪分子。

因此暴恐团伙及其成员是社会公敌,是人民害群之马,所以必须坚决打击;对暴恐团伙及其成员要露头就打,跟踪追击,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2、打击暴恐团伙及其成员需要专业化队伍

一要依靠反恐特种部队、反恐特种警察打击露头的暴恐团伙及其成员;二要依靠反恐情报部门和反恐信息志愿者相结合的情报网收集反恐情报;三要高额奖励(100元—500万元不封顶)反恐情报志愿者,因为反恐情报及时准确是打击暴恐团伙及其成员的关键;四要高额奖励(5万元—500万元不封顶)反恐见义勇为者,因为反恐见义勇为者是要冒着流血牺牲危险,而与暴恐团伙成员以命相搏的人民英雄。

3、要稳、准、狠地打击暴恐团伙及其成员

一“准”字当头,是要发现并判明暴恐团伙及其成员;二“狠”字跟进,是要包围并歼灭暴恐团伙及其成员;三“稳”字兜底,是要全歼被包围的暴恐团伙及其成员,不使一人漏网,并注意保护被暴恐团伙及其成员绑架或裹挟的公民们的人身安全,尽量减少伤亡。

暴恐案件是个案是刑事案件

1、暴恐案件是个案

暴恐案件是个案,即使暴恐串儿案也是个案;这样认识和对待暴恐案件,才能不转移不改变国家安全与社会治安的根基,有利于社会稳定,秩序正常,舆情平静。

2、暴恐案件是刑事案件

暴恐案件是刑事案件,从来不是政治事件;即使暴恐案件都有政治目的,它也是个刑事案件;因为这样看待暴恐案件,才能把暴恐案件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从而凝聚人心,团结人民,给人民以安宁,给社会以安全。

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也是刑事案件不是暴恐案件

1、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也是刑事案件

因为暴力事件不是由人多人少决定的,也不是由暴力事件的起因决定的,即使它的起因是正当合法的;因为暴力事件是由它的暴力内容和暴力形式决定的,所以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也是刑事案件。

2、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不是暴恐案件

因为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不具有政治目的,即使它的目标是正当合法的;所以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不是暴恐案件,所以不能使用对付暴恐案件的手段和态度来对付群体或团伙暴力事件;因为暴恐团伙及其成员是社会的公敌,而群体或团伙暴力分子只是触犯法律的公民;适用法律要分清这两种人,否则会把暴力分子当成暴恐分子。

3、新疆莎车“7.28”暴恐案件,很可能就是一起群体暴力事件;只是地方当局处置不当,把群体事件激发成群体暴力事件,并指称为暴恐案件而已。

反恐不能草木皆兵处处设防劳民伤财

1、反恐不能草木皆兵

因为暴恐团伙及其成员是极少数人,他们露头一个打一个,不能天天时时刻刻都在准备打击暴恐团伙及其成员;那样社会治安管理就成了草木皆兵,那叫杯弓蛇影,自己吓唬自己,这无异于为暴恐团伙及其成员做义务宣传员。

2、反恐不能处处设防

因为暴恐团伙及其成员是在暗处,他们是防不胜防的;处处设防只会增加社会恐怖气氛,无助反恐大局;因为暴恐团伙及其成员作案只需极短时间,军警再多,反应再快,也只能是收拾残局,跟踪追击罢了。

3、反恐不能劳民伤财

因为目前反恐已经到了劳民伤财的地步了,现在首都、直辖市、省会、首府及不少重点城市军警车辆处处可见,军警人员处处设岗,保安、治安巡逻人员遍地,这要消耗人民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反恐人员再多也无法保障不特定公民的人身及生命不受到暴恐团伙及其成员的伤害;为了百万分之一的暴恐发案率,而投入国家或地方的一少半甚至一半的治安保卫力量,这样做值得吗?

中国积极主动参加国际反恐是治本

美国“9.11”事件发生后,首先联络国际力量,随即出兵打击阿富汗庇护基地组织的塔利班政权;因为暴恐势力发源于中亚和中东地区;同样中国(新疆)的暴恐团伙及其成员也是他们煽动教唆指使的,所以中国积极主动参加国际反恐是治本。

1、中国应积极主动参加国际反恐行动,谨慎地有选择地干涉别国内政是必要的;否则别国暴恐势力就会干涉中国内政;比方说,目前中国就应积极主动参加国际社会联合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

2、中国要与产生暴恐势力国家的政府进行外交、军事、反恐和治安等领域的合作,共同围剿或遏制该国暴恐势力;这对有效预防和防止该国暴恐势力向中国境内渗透、传播、扩大是大有裨益的。

3、中国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应当先发制人,越境(或空袭或空降或导弹袭击)打击他国暴恐势力;这是保卫中国安全,不是侵犯他国主权。

中国反恐要练好内功

1、中国要花大力气搞好新疆特别是南疆的民生与扶贫工作;搞好双语教育,做好维汉人民相互了解、相互沟通、相互信任工作。

2、中国要保障新疆民族区域自治、宗教自由;特别要尊重他们的民族尊严、民族人格、民族语言、民族心理、民族文化、民族风俗、民族习惯;总之要特别尊重他们的民族生活方式;因为解决民族问题的核心与基础是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问题。

3、中国要对所谓的“宗教极端分子”、“民族分裂分子”的言论持容忍态度,对他们要宽大为怀;只要他们没有宗教极端行为、没有民族分裂行为,就要持容忍态度。

4、对有违反法纪的宗教极端行为的,对有违反法纪的民族分裂行为的,要严格依法处置;绝不扩大打击面,绝不搞人人过关,绝不搞株连九族。

5、境外“疆独”组织对新疆对南疆的人气影响非常有限,他们代表不了新疆和南疆维吾尔人民;当然,对他们的某些反对言论,也不可等闲视之。

6、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应当无罪释放;因为他并没有暴力倾向,没有分裂国家的行为,没有民族分裂的行为,他只是一个维吾尔持不同政见者而已。

结论:

新疆现在时反恐,再也不应继续下去了!

中国现在时反恐,再也不应继续下去了!

高洪明(北京)

手机:13522267658

2014年9月18日完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