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李怡:年轻人的梦想总有一天会成真

 

除了嘲讽罢课学生为红卫兵、被外国势力利用、受别有用心的成年人唆摆等诬陷之词,稍有见识的人大都会表示欣赏罢课学生的热情,说年轻人有理想、有时采取激烈的行动「好正常,也是好事」,连政府发言人也不得不说,尊重同学对民主理想的追求和执着。不过这些识时务者会说学生冲动,没有深思熟虑,未经世故,而结论都以不会有什么效果、人大常委决定不会改变来劝喻学生不要白费工夫,以免影响学业,甚至留下案底,影响未来出路。一位曾经在七十年代参加学运的人,在肯定学生热情时叫他们要「分析成本效益」,想清楚会付出什么代价。他没有反思一下:四十年前他参加抗争活动时,他难道没有考虑过会影响出路就业?

2008年一个秋日午后,在华尔街著名顾问公司担任高职的25岁年轻人Adam Braun走进一间大银行。当时他拥有他曾认为可以得到快乐的东西──工作、房子、人生。他的衣柜挂满醒目西服,他的名片印着显赫的名号,他走到哪里都受到尊敬。他看似少年得志,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不再喜爱自己创造的人生,他逐渐失去了幸福感。深夜里,有个声音让他无法成眠,这声音告诉他,如果他以目标而非私利衡量人生,他会有更大的成就感。他不要再蹉跎,现在就是开始追逐梦想的时刻。他走进银行,用25美元开了一个叫「铅笔的承诺」的账户,决心以非营利机构在全球的贫困地区建学校。他的决心来自一次旅途,他问一个印度的小乞丐:「全世界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孩子满怀渴望地回答:「一枝铅笔。」当他从背包中拿出一枝铅笔,交到乞儿手上时,孩子的整个脸都亮起来。因为他从未上过学,但他看过其他孩子用铅笔写字。对我们来说,铅笔只是书写工具,但对这个乞儿来说,那是一把钥匙,一个象征,一扇通往创造力、好奇心和可能性的门。这段经历,使Braun心存梦想,就是要为贫困孩子建立免费学校。

他进华尔街任高职,希望用二十年时间辛苦赚钱,然后拿这笔钱去兴建学校,要搞定财务才冒险。但有朋友对他说:「你完全错了,现在才是冒险的时候。等二十年你有了家庭和房贷,你有太多责任,你才无法冒险。」

于是Braun放手一搏。他并非经营公司的成功人士,既没有足够的资历证明将来会成功,也没有丰厚金钱作后盾。他只是平凡人,想证明人不分年龄、身份地位和所处环境,都有能力改变世界。

之后,他全心投入全球教育的志业。他热诚推广「铅笔的承诺」的观念,去募款,到世界各贫困地区建校,不到5年的时间,他成功地在全世界盖了220所学校,实施了超过1,500万小时的课程。 2012年,29岁的他同时获选为《Forbes》杂志「30位30岁以下创业新秀」以及《Wired》杂志「50位改变世界的人」。 Adam Braun把他推动理想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一枝铅笔的承诺》。在书的「终曲」中,他说:「当多数人将年轻视为弱点时,它其实是很强的优势。年轻最强大的力量是你没有生活经验,得以知道什么事不能做。」成年人会记得达成某种事情很不容易,甚至不可能。年轻人没有这个负担。马丁.路德.金带领罢乘种族隔离的巴士的运动,不过26岁;盖茨20岁创立微软公司;朱克伯格19岁建立facebook。巴基斯坦16岁的马拉拉为争取妇女受教育,在上学途中遭到塔利班枪手企图暗杀,头部中枪,一度危殆,康复后仍每天站出来要求改变。 Adam Braun说:「年轻人呀,请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你的梦想不能实现,不管梦是大是小,你绝对可以让它成真。」

基于对极权政治的了解,必须承认,当前学生争取的真普选,比上述任何梦想的实现都难。我们面临的,不是经济很差,不是民不聊生,而是文明的崩解,是以一党提名的专权政治践踏香港的文明体制。前天习近平已清楚表明,以「中央政府的领导」和「特区政府和行政长官带领」来取代「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正如卡缪1957年在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词中说:「每个世代内心怀抱着改造世界的理想、、、、、、而我们这世代的任务或许更大,在于阻止这个世界的崩解。」

这是好大好困难的任务,但香港学生已决心挑起这个任务。罢课不寄望于会使一个专制政权收回成命,但大规模的罢课却能唤起民众,促使公民抗命全面开花。时间在年轻一代手里,只要持之以恒,推之以广,只要相信「强权永远不能代替真理」,即使悲观如笔者,也深信年轻人的梦想总有一天会成真。而在参与这个伟大运动的过程中,年轻人的努力与经验,也会改变人的一生,往更美好与有意义的人生前进。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