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梁文道:五分钟的香港史

 

我们不能想象,当年立宪派在向清廷要求政治改革,想把权力从皇帝手上下放至一套更加民主也更加有限的框架内时,慈禧太后会这样子质问他们:「为什么过去两千多年来都没有人要向皇帝争权立宪,今天你们却跑过来跟我这个老人立宪呢?」

我之所以想到这个荒谬的情景,是因为最近在网上,又看到有不少人提到了一个每逢香港发生争执争论的时候,就一定会被拿出来说的老问题:「为什么在过去一百五十年里面,香港人不跟英国政府争民主,如今回归了,却反而才吵着要民主呢?」

一种政治意识的醒觉,一种政治观念的普及,总有它的背景与时机。抽空掉所有这些背景和时代的因素,单纯地质疑今日港人的民主诉求为什么没有在过去出现,大概就像我开头设想的那个情况一样,实质意义不大。因为要是按照这个逻辑,恐怕全世界的国王都要觉得自己很冤,怪自己生的不是时候,怎么爷爷当年就没遇过这种事?再退一步说,就算那些国王和独夫可以恨自己命苦,但怨叹归怨叹,这种话终归不是一个拒绝民众诉求的理由。

许多人反复提起这个奇怪的问题,除了不熟悉香港的历史,主要的原因可能就在于心态。

他们猜疑港人是否有种甘为英奴的情结,所以过去不向殖民主申诉什么民主权利;等到回归,这才回头向祖国要这要那。换句话说,这是只敢「欺负」自己人的心态。

那么,香港人是否真的那么谄媚英国呢?这就得分两头来说了。

首先,面对殖民者,你最应该要的恐怕不是什么个人的权利,而是直接反殖。

事实上,香港历史上便曾有过两次声势浩大的反殖运动。 发生在1925年的省港大罢工或许太过久远,姑且不论(尽管这场为时16个月的罢工至今仍是世界纪录),但「香港暴动」就很值得注意了。当时参与者及支持者称它为「反英抗暴」,于1967年5月6日发动,同年10月结束,是一场由香港的左派响应内地「文革」,展开对抗港英政府的工人运动。这场运动试图让中国提前收回香港,或者至少瘫痪港英政府的管治能力,一时间颇成气候。

其间,香港商业电台节目主持人林彬在节目中强烈批评左派的行径,数日后,他与堂弟遭人投掷汽油弹烧死,被认为是「香港暴动」场面惨烈与言论自由受影响的标志性事件。

「香港暴动」可算是香港发展的分水岭,间接促使当时的殖民政府改善施政。

可大家知道这场骚动是怎么平息的吗?一方面那固然是港英强力镇压;另一方面却是(中共)中央下令叫停。为什么有人起来反殖,想要早点回归祖国,祖国反而想要冷却这股爱国热情呢?原来是为了贯彻中央那「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八字方针。

港人「归家」的渴盼也许并不像我们想象的这样强烈,毕竟构成香港多数的人口,有的是1949年后就南下的,更多的是之后陆续逃港的难民。此所以「九七问题」一摆上政治日程,香港便出现了「信心危机」,以至于出现又一轮移民潮。

表面上看,香港民众的诉求,只是部分人为了应对回归的计划。可是,它同时又是对港英当局的冲击。要知道,那正好是在韩国及台湾民主化的大环境下,身为「东亚四小龙」的香港,其中产阶级也正好在这个时候有了更清醒更强烈的民主意识。这是过去的港英所没见识过的新情况。时常抱怨「港人过去不向英国争民主」的论者,恐怕都不晓得,如今香港的骨干人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曾经利用各种方式提出自己的主张,那时他们要的不单是回归之后的民主普选,还包括英国治下的政治参与空间,使得当时的港府十分头疼。

最有意义的是,现在被人称作「民主回归派」的,一方面要求民主,另一方面则站在民族感情的立场,欢迎回归,期待摆脱殖民统治。他们的态度,大可以一言总结:「香港回归,不必再受殖民者统治,我们中国人终于可以做自己的主人翁了;这时候,民主岂非天经地义,势所必至?」于是民主权利的实现与民族回归就是个一而二、二而一的理念了。

现在回头再看「香港人为什么当年不向英国争民主,现在才反过来欺负祖国」这句老生常谈,言者可能根本没意识到它对「民主回归」这个理念以及对自己的伤害,因为它不知不觉地把中国和英国放在了同等的位置。自己人当家的祖国难道能和殖民者相提并论?终于不必受外人统治,要做自己的主人翁,难道也是欺负自己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