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占中!占中!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

三妹(刘晓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问题始于1997年“回归”中共极权统治,人民首次大反抗爆发于2003年中共抛出剥夺港人言论自由的“二十三条”立法。

早在2003年,中共当局就抛出剥夺港人言论自由的“二十三条”立法,激起港民五十万人大游行,那次港人团结一致同仇敌忾,迫使中共当局不得不搁置“二十三”条立法。但是,中共却转而采用各种恶劣手段压制香港的自由。它首先操控香港出入境的自由,并得寸进尺地不断采用收买、威胁和打压手段压制香港媒体。事实证明,邓小平“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 之言只是一句愚弄港人的谎言,它与中共愚弄大陆国人历来的谎言一样,不过异曲同工而已。

自江泽民执政抛出“二十三条”以来,香港自由遭巨大毁坏。胡锦涛执政后香港自由进一步遭破坏,习近平上台后则更是变本加厉,香港这个自由度曾经连续三年被评为世界第一的自由港,已经被中共蜕变为媒体处处受专制钳制的牢笼。

如此高度自由的香港,为什么在英国治下没有像其它英国殖民地国家一样成为民主国家或地区?因为中共极权政府一直阻挠香港实行民主。英国国家档案曝光,1958年,中国总理周恩来给当年保守党首相带话说,希望香港的殖民制度保持不变。1960年,时任华侨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廖承志在接见香港工会代表团时说:“如果你们实行民主,我们马上出兵占领香港!”

习近平上台后,香港自由被进一步钳制和破坏。对此,我自己就有切身体会。香港的书籍和杂志的出售主要面对大陆客,他们占顾客的近60%。可是习近平上台后在机场严设检查关口,使香港的杂志和书籍很难带进大陆,致使香港杂志和书籍的出售率大幅度下降了40%。我在北京的亲属以前还能托朋友从香港带进书籍和杂志,现在已经没有朋友敢应承这种朋友之托了。我的香港朋友电话告诉我,香港机场的清洁工每天清扫机场时可以收到大筐的书。因为许多大陆客买了书带不进大陆,就草草读完随手扔在机场。今年自五月开始,由于“六四”二十五周年临近,中共国安对海外私人电脑疯狂袭击,我香港朋友的电脑遭病毒袭击,一时与我失去联系,我的电脑也被击毁,只好换新。

自1997年“回归”以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又称特区首长,简称特首)都由中共极权政府特别指派御批,1997年7月1日,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授权监誓下董建华成为特首,后由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监誓下连任。2005年6月24日,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授权监誓下曾荫权成为第二位特首,并于2007年7月1日,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授权监誓下连任。2012年7月1日,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授权监誓下梁振英成为第三位特首。这三任“特兽”都不是什么好鸟,都是极权政府精选的畸形动物,他们俯首帖耳,不敢越雷池一步,当孙子也就罢了,还助纣为虐。这样的“特兽”,香港人民能不怒火中烧吗?

中共政府这次又以“人大”释法,操控梁振英“特兽”政府,推翻港人本就已不满意的《香港普选草案》,赤裸裸地变卦,拒不兑现分步骤推进普选的承诺。这就是香港学生罢课,而后市民占领中环的起因。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从1997到今天,香港人民经受了多少屈辱和压制!?他们不得不一次次地抗议和怒吼。今天,他们又不得不背水一战地再次怒吼。他们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的素质,无论什么文化和种族,不自由,毋宁死!这是人类共同的声音!

下面,请关心香港和中国民主自由的读者,简单回顾一下这一个月来香港人民争取自由的行动。

8月31日,中共人民代表大会否決香港普选的提议,引致全港愤怒,当晚有数千港人聚集在香港政府总部和立法会旁边的添马公园抗议。

自由被如此压制,诺大香港已经容不下课桌,学生们首先站了出来。

9月11日,港专学生联会发出罢课宣言,宣言說:“当中共单方面撕破一国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就意味着香港將進入全面抵抗的年代。不合作运动就是为了拒绝助纣为虐、坐拥香港被谋杀……,我們绝对不能失守这一仗,我們每一个人都誓要抗命到底!”学生联会并提出四点要求:一、确立由公民提名选举2017年的特首;二、废除立法会所有的功能组別议席;三、人大向港人郑重道歉,並撤回有关政改的不义决议;四、要求梁振英等官員引咎辞职。

9月22日,香港25个院校发起为期一周的罢课。在这罢课的第一天,有1.3万名学生身穿白衣,系着代表追求民主的黄丝带,挤满中文大学的百万大道,這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學生罢課行动。

9月28日凌晨,香港和平占中行动提前正式啟动。7万香港市民湧向香港主要闹市区——中环,要求中共撤回人大决定,还有数万市民湧向政府总部声援学生和示威人士。

中环连同邻近的金钟和港湾,是香港经济和政治的中心地区。因此,人民占领此地向政府示威有极大的政治象征意义。占中当天,香港当局便出动七千警力,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从下午6点钟开始,在不足一小时內,不下十次在夏愨道添美道交界处施放催泪弹,驱散群众。

《华尔街日报》美国东部时间2014年10月2日报道:“2014年9月28日凌晨起,香港当局出动 35000名警力中的约7000名打击抗议行动,向示威者发射胡椒喷雾和催泪弹,遭致数以 万计的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并占领了城市的另外两个区。经过三天的平静之后,学生宣布将占领政府的一些办公大楼,警察誓言必将阻止学生行动。示威者与警察都在准备着可能于周四夜间发生的冲突。 ”

《华尔街日报》还说:“与此同时,北京的反示威语调也升级。人民日报于周四在头版发表不署名社论,警告香港的民主抗议可能演变成动乱破坏香港经济和长期的繁荣,这与特区政府的说法一致。”

几天來,大雨瓢泼,但更多的香港市民和学生仍從四面八方湧向政府总部和闹市区,高呼学生无罪、梁振英下台,打倒共产党、人大道歉,最多一天有20 万人湧上街头。此时的占中运动已经发展为占领全香港运动。示威者聚集在香港最繁华鬧市的四大据点,金钟,中环商务区,铜锣湾和旺角、尖沙咀等地。9月29日,港府的态度開始软化,政务司司長林郑月娥宣佈押后第二輪政改咨询,防暴警察当晚撤离。其实,放软身段的港府只是前台木偶,后台牵线的中共在实质问题上并不让步。學生和市民坚持要求梁振英下台、爭取真普选的決心不变。9月29日当日,英国外交部就“占中”示威发表声明,支持香港迈向普选,呼吁各方继续进行有建设性的对话。美国国务院也发表声明,表示支持香港牢固的传统及基本自由,包括和平集会及表达的自由。

英雄的香港人民在风雨中撑起雨伞坚持自由诉求,而以后出现的所谓“不测风云”其实全在意料之中。十月三日,就在“占中”行动的第六天,中共开始发动了它们早就经营齐备的香港地下党党员、特务组织、中共控制下的黑社会帮派成员,还有上百个操着普通话口音的队伍,组成庞大的“反占中”队伍,对九龙区的旺角和铜锣湾一带的“占中”示威者发起暴力袭击和围攻。在旺角,有示威学生和市民被暴徒打得头破血流。这引发更多市民赶来保护学生和“占中”群众。

我的朋友从香港发来的最新消息是:“10月2日晚包围政府总部,两边人最多。10月3日晚,因为下午旺角有激烈冲突,广东道撤离,全集中在金钟,最紧张,但未发生重大事件。整夜断续阵雨。”

此时的中共,一方面大力封锁消息,全面封堵大陆人民的视线,一方面利用它的海内外媒体大肆污蔑“占中”行动。从《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到《环球日报》的一篇篇分析和污蔑,到深圳中学生给香港学生的公开信,手法和言论全是老调重弹,它最爱弹的老调是 “海外敌对势力支持和导演”,它就是不解释香港人民最关心的关键问题“为什么你中共当初答应‘港人治港’,现在却赖账?”

中共强硬地拒绝了香港“占中”示威者要求“收回人大否决香港普选的决议”的诉求,它这种历来的死硬态度全在意料之中。它不想妥协和让步,它想用拖的方法,把“占中”运动拖垮。但是,我们要看到,最拖不起的是中共自己。中共现在危机四伏,经济下滑,新疆西藏人民反抗不断,大陆百姓中连曾经受益的阶层也对政府腐败、物价飞涨、空气污染、有毒食品怨声载道。中共正在火上烤,香港人民此时要求普选无异于火上浇油,迫它被烤死又进一大步。

民众运动,策略最重要,我们相信香港“占中”行动的组织者的决策智慧。年轻不可怕,在面对重大考验时,年轻人可以在短时期内飞速成熟。中共会利用它操控的人使用暴力,他们会烧车烧房,然后嫁祸于示威群众,还会利用“占中”影响交通和民众生活来挑拨市民的不满,那咱们就把“占中”改成“占府”,香港政府总部大楼里面没有交通和民众生活,那里本来就是为百姓服务和“遮风挡雨”的地方,中共豢养的暴徒可敢在那里打入行凶,烧车烧房?“占中”的学生和民众要像埃及“广场革命”的年轻人那样,利用好手机,把每天的消息传播出去,这是中共的最怕,全世界都在注视香港,渴望听到香港的消息。同时,组织者不轻易言撤,但心中要有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中共它大兵压阵时,我们撤个干净。还要让它知道,我们还会很快回来。香港老百姓人人有家可躲,数万大军开到香港,连上厕所都是问题,百姓轻松撤回家,给中共大军来个大歪脖,这就是进退有据,一张一弛。

从香港人民这十七年来的不断抗争中,我们看到了香港人民为自由而拼搏的高素质。同时我们也看到,没有人民参政人民普选的民主制度,自由不能得到保障。民主和自由,缺一不可。如果香港今天得不到普选权利,她仅剩的一点自由很快就会全部丧失。我们还看到,香港将成为中国民主的发源地和导火索,香港人民无疑是争取中国民主的先锋和英雄的人民。我在此向香港人民致敬:香港人民,好样的!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二0一四年十月四日晚初稿

二0一四年十月五日修正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