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占中十日谈 不可漠视沉默的大多数

 

香港占中运动进入第十日,记者继续走访各个示威地点,感受到气氛较前几天明显有所缓和。虽然在旺角持不同政见的人士之间仍会发生零星的口角,但在学生与政府显示出积极筹备对话的姿态之后,示威区内不少人脸上都露出空前轻松的表情。甚至有示威者当场施展魔术绝技,有人更借助场地大跳热辣街舞,一时间让驻守的警察都变成拍手叫好的观众,这也为剑拔弩张的社会运动增添了不少欢乐的元素。其实,在占中扰攘香港十天之后,大家都已经身心俱疲。而当喧嚣逐渐散去,此时此刻,或许是人们停下来进行深刻反思的最佳时机。

占中作为香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场面十分热闹。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在关注占中时都只是被事件的外表和热闹所吸引,而没有去更深入地探究问题的本质,忽视了最应关注的焦点。今后的香港可能还会有类似的风波、动荡,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才更需要反思,究竟相关各方可以从这次的占中运动中学会一些什么?本次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虽然场面蔚为壮观,但多数的港人并未参与其中,那么他们作为沉默的大多数到底怎么想?中央、港府与占中参与者是否都应该充分考虑到这群人的想法?


香港占中抗议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现时占中与反占中的拥趸摆开架势,展开激烈搏斗,唯恐自己在声势上输给对方,场面蔚为壮观。但总体而言,仍旧是看的人多,参与的人少。如果大致归纳一下,反占中的人士大多是因为占中行动让他们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害,而积极参与占中的主要包括以下两类人:一类是对自己的生活现状不满意的人,此次占中运动成为他们宣泄不满的平台;另一类人与此不同,他们的参与行为更具自觉性和主动性。这类人一般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一定的思想能力,批判意识较强,学联和占中三子都属于这一类型。但以上的这些人都不能代表香港的主流意识,也并不能完全反映社会的主流舆论。而这也决定了由他们所表达的基本立场、思想观点、价值取向以及表达方式,在总体上都难以涵盖香港真正的主流民意。

与此同时,香港大多数的市民是在一旁静静地观看,他们的态度将足以影响占中运动乃至整个香港政改的成败,因此从政者必须要去问这群“沉默的大多数”需要的是什么,关心的是什么。虽然这些人表面上没有发出声音,但绝不代表他们没有自己的判断。其实,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有思想的旁观者,自始至终都在仔细观察运动中有关各方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对政府,还是对占中行动中的示威者,大多数的香港市民普遍都希望清楚了解他们一举一动的依据为何,具体诉求又是什么。可以说,沉默的大多数通常代表了社会中的一种主流思潮,虽然他们也会受到个人背景、教育程度、生活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但通常在政治光谱中都处于中间的位置,期盼稳定,不喜来自左右两派的激进思维,既很厌恶恃强凌弱,又反感被人随便敷衍。在他们看来,一切事物都建基于一个“理”字,无论是政府还是示威者要想得到他们的认同,都必须要摆事实,讲道理,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说服他们。

现在回看整场占中运动,社会上的民意其实已经发生了几次逆转,“沉默的大多数”也在以各种形式“发声”。这一点对于运动中的相关各方来说都需要密切留意,却往往也是他们最容易忽视之处。


首先,这次占中的局面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以梁振英为首的特区政府难辞其咎。占中之初,面对学生提出会面的正当要求,他置若罔闻,甚至还在港人和平集会表达诉求之际施放催泪弹,引起局势反弹,集会人数一下子由几万上升到十几万。事实上,剧增的抗议人群在很大原因是对梁振英政府的粗糙应对极度不满,他的作为让香港极为畸形的政治生态雪上加霜,也自然“帮助”占中运动拓宽了群众基础,原本不愿上街的群众也在次日走上街头,“沉默的多数”中开始有人选择不再沉默。港府和警方虽然在之后不断在作解释,试图补镬,但也只能“亡羊补牢”,收效有限。港府方面确实应该利用这次运动的契机去认真检讨怎样做才能建立一个事先可以舒缓社会心态,预防事态升级的治理模式,努力提高自己的公信力,而非只靠警方部署如何应对。事态一旦发展到要警方出手,管治的成本和风险就已经形成,难以挽回了。如果作为政府首脑的特首再迷信警方镇压的效果,那就更具危险性。

占中的局面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以梁振英为首的特区政府难辞其咎

尤其是在今天的香港,行政与立法之间的关系不佳,二者未能形成良性合作关系,这令香港的政治运作凸显畸形。在立法会内部,经常是喧嚣盖过理性,缺乏妥协的政治智慧,难以聚焦,更难以解决问题。而虽然从表面上看,香港实行“高官问责制”,官员似乎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上政治责任,可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问责成为一个难以兑现的承诺。如此种种,都使得香港的政治生态更加畸形。本次占中的实践,正是检视港府执政能力的试金石。港府不单应该去倾听占中与反占中两方的意见,更要聆听沉默大多数心底的诉求,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更好地寻找香港未来的变革之路。

其次,香港近些年来的“泛政治化”现象一直饱受批评,几乎什么事情都要与政治扯上关系。但其实这种高度政治化只突出体现在两派政见不同人群的高声叫嚷的表象上,停留于对抗层面,却并没有让从政者的政治智商得到实质性的提高。总体而言,他们中的很多人对于政治的认知仍然很肤浅。无论是建制派还是泛民主派阵营,几乎是清一色的政客型思维,不是一心考虑自己的政治利益挑动群众,就是盲目地把社会运动看作是最大的政治资本,完全不懂得妥协,也没有真正尊重过民意。“沉默的大多数”往往被认为可以随意“被代表”。很多本来不是政治的事情,往往经过政客的“包装”,马上以十分唬人的政治面貌示人。更值得警惕的是,泛政治化的香港对于政治的理解大多处于对抗的阶段,缺乏妥协的意识,更未从中提高自身的政治素养,这无疑激起了沉默大多数的不满。如果说在过去,港人因为缺乏政治实践而缺乏政治素养还可以理解,那么今天的香港泛政治化现象已经变得尤其严重。而本次占中可谓是香港历史上罕见的政治实践,但建制派和民主派的政治素养仍然有待提高,他们切不可让盲目、狂热以及偏见盖过理性、妥协和大局。同样地,他们也要学会倾听香港沉默大多数内心的话语,因为比起热闹的前者,沉默的后者更能代表港人的利益。


第三,占中三子和学联方面,作为运动的组织和发起者,对运动的掌控能力尚有待加强,这也是让在理念上支持运动的中间派犹豫不决的主因。自9月28日正式启动占中以来,占中多次出现偏离,而作为运动的最初发起者的占中三子和学联未能掌控运动的走向,使得本次占中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比如,“占中”忽然变成“占旺”,对政府的压力分出许多对向居民,致使在旺角弥敦道和亚皆老街交界的集会地点,一度爆发了多起暴力冲突事件,让主张“爱与和平”的占中设想打了折扣。群众运动历来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所谓人多品杂,一旦人数众多,就极容易卷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不管初衷多好的运动都很有可能陷入集体无意识,甚至被激进势力所绑架,最终可能误入歧途,适得其反。过去的群众运动,即使遭遇再大的集体无意识,至少还有一个中心,还有主导者。今天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了,在互联网技术和手机通讯的支持下,人人皆是自媒体,人人皆可为运动鼓舞与呐喊。我们看到在本次香港占中的过程中,所有的参与者都是一个自媒体,都能自己代表自己,没有一个可以代表大多数参与者的声音,无形之中将会造成一个危险的后果——占中很有可能失控。可以这样说,占中之所以出现偏离原本设计的轨道,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占中三子和学联的掌控能力有限,他们最终很有机会被运动中的“声高者”牵着走。而这些现象都被“沉默的大多数”看在眼内,因此,占中的民情这几天有所回落是极为自然的事。事实上,在“占中”之前多维及一些舆论就提示过“占中”很可能摆脱主持者的掌控和初衷,这是非常需要在事先解决的。但“占中”反而是仓促上阵,消极后果很快显现。其后,占中组织者及各方人物纷纷规劝,更重要的是“沉默的大多数”对占中有一定的理解和对社会理性、和缓的坚守,最终没有让运动完全失控。这次运动中,香港传统的激进势力反而没有太多市场,也反映出“沉默多数”的强大氛围。

第四,从中央政府的角度上说,则应该对香港的民意版图有个清晰的认识,真正了解和准确认识“沉默的大多数”,相信他们的理性力量,这些人才是中央最需要依靠的社会中坚。“沉默的大多数”对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充满信赖和感激,真心盼望 “祖国好”,“香港好”;“香港好”,“祖国更好”。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并没有十分强烈的“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的概念,他们只是愿意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社会形态、社会文化和社会历史中。当年,为了解决香港回归问题,邓小平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能够理解香港“沉默的大多数”,提出“一国两制”的政治构想,容许一国之内存在两种不同的制度,打破长期以来中国所存在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僵化观念。在他看来,50年之后大陆完全可以与香港并驾齐驱,与其无休止地争论意识形态问题,不如允许香港继续保持现有的制度,50年后双方都会对彼此的制度感到习惯,最终很有可能会殊途同归。如今,面对港人的诉求,掌握主导权的中央应该尊重港人的合理诉求,而沉默大多数的声音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唯有这样,“港人治港”的庄严承诺才不至于成为空话。

最后,无论是中共、特区政府,抑或和平占中的领导者都要明白一点,那就是此次占中运动给他们带来的契机是什么。显然,其中最大的一个益处就是让他们对香港目前的社会心情得到了相当程度上的掌握,但这种“掌握”同时又是非常不足够的。尤其是对于未来的特首而言,一旦普选开始在香港实行,沉默的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他需要特别谨慎对待的。作为一个理性的政治家,他不能只被情绪高涨,举着“大声公”冲在最前面的那些群众所影响,只有把握住沉默大多数人心底的话语才能令他对香港的社会民情有更加全面和准确的认知,在治理水平上也才能更上一层楼。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