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曹长青:香港人占中成功还是失败?

 

对于香港人民争普选(民主)的占中事件,有人担心中共可能像“六四”那样动用军队坦克镇压。这确实也造成部分港人和海外支持者的恐惧和担忧。但实际上今天香港的情况跟八九民运时的北京有很大不同,从下面这几个常理判断,中共不敢采取军事镇压。但如果北京一意孤行,也根本无法达到屠杀后那种效果,反而适得其反,刺激人民揭竿而起,从香港到内地,民主风暴卷起,摧垮中共统治。

第一,新闻环境不同。

八九民运的高潮,是当时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发出“新闻可以适当放开一些”的指示,导致“新闻松动100小时”(从5月16日到20日李鹏宣布戒严)。赵紫阳的“指示”等于绿灯,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官方媒体(从中央到地方)都公开报道天安门学运等,前所未有地让整个中国正面地知道了天安门事件,导致更多人参与。

而六四镇压后,中国所以没有爆发全国性抗议(抗暴),很大原因在于媒体被封锁,人们不知道屠杀真相。无法产生全国性的情感和政治共鸣(力量)。

而今天香港的情况不同,有民营媒体和相当的新闻自由,北京无法完全封口(中共军队难以直接占领香港报社电视台等)。这等于香港一直有比北京当时的“新闻松动100小时”更为广泛持久的“新闻松动”(松动到自由程度)。在这种新闻环境中,中共的任何军事镇压,都没法像北京时那样掩盖住。而只要有新闻公开,就会刺激人民强烈反弹,造成更大的抗议浪潮。这也就是北京迟迟不敢公开动武的重要原因。所以传说中共有六字方针:不妥协,不流血,就是不敢让港人大规模流血,因这个后果是北京的不可承受之重。

第二,网络科技不同。

与25年前的天安门事件相比,更大的不同,是今天有了电脑网络。手机/脸书/推特等现代通信,涵盖世界,前所未有地限制了政府控制新闻的企图与能力。每个拿手机的人都可是记者,现场拍照,立即上传(网络)。这更导致统治者投鼠忌器,不敢为所欲为。例如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学生占领立法院后,立即架起电脑现场直播,导致当局不敢调军队镇压,因为那个被直播的血腥画面,将是国民党的不可承受之重。

也许有人会问,六四屠杀不是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了吗?为什么中共不敢在香港复制?关键就在于,当时对六四屠杀虽有国际报道,但中国民众无法看到,再加上官方媒体一面倒对八九民运的歪曲报道和洗脑宣传,以及随后的逮捕造成的恐怖气氛等,都使当时的中国无法形成(激发出)大规模的民众反抗。

而今天香港的情况不同,内有自由媒体,外有国际报道(尤其画面)通过网络等可进入,所以港人不会像当年北京那样被信息锁住,如中共派兵,港人看到屠杀场面,情绪会被强烈刺激,整个香港都可能暴动。如果当时中国内地有香港这种程度的新闻自由,对六四屠杀公开报道,那整个局面会完全不同,解放军用坦克杀孩子的场面,会刺痛无数人的良知神经,中国人也可能大规模反弹(抗议)。

第三,军队反应不同。

在当年六四那样的没有网络和新闻自由的情况下,还有中共38军军长等将领抗命,拒绝杀害学生。今天在信息如此发达的环境下,中共将领们还敢入港杀孩子?他们的子女亲属等都可能不答应。因为这有个血债(被报道和公布)要被追究的问题。

第四,领导人不同。

当年下令屠杀的邓小平是中共第一代领导人,具有毛那样的绝对权力和狠毒。今天的习近平们(包括胡锦涛等)权力没有那么稳固,更缺乏第一代掌权者的权威。他们敢像邓小平那样蛮干,也是不可想象的。而且今天中国与西方的经济连结也比当年密切很多,如中共开枪,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就会跌得稀里哗啦,中国经济会被重创,股市可能崩盘,中国的老百姓就凭这点也可能造反。所以从政治到经济,更有中南海掌权者的权力位置,都有不可承受之重的压力制约。

第五,屠杀后局面不同。

六四后,中国人纷纷写检查,台湾作家柏杨曾讽刺说“中国人都是好演员。”因为几天前还慷慨激昂支持学运,面对镇压(高压)则马上改口。这中间当然有生存问题,因中国当时几乎没有民营,八九民运参加者都是学生或国营(政府)人员,出于保住饭碗的考虑等,也被迫写检查,而无法形成大规模的反抗。

而香港的员工多是民营机构的,北京当局没法逼迫他们写检查(反省告饶)。解放军全面接管香港的局面是难以想象的,十步一哨地军事管制?而且港人跟中国内地人还不同,他们没经过反右、文革和六四等政治运动和迫害,没有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恐惧心理,或者说有初生之犊不怕虎的锐气和胆量。所以才会不惧北京的可能镇压(他们还没尝过什么叫直接迫害)。这跟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很相像,台湾的老一代,因经历林义雄被灭门、陈文成教授从美国返台后被杀害,更不要说绿岛政治监狱的恐怖,总是心有余悸。而年轻世代,没有经历这些,他们就没有那种历史积淀的恐惧与老成,而朝气蓬勃,勇往直前。香港青年的背景则是比台湾更加宽松自由的,所以他们的反抗,将会一直有勇敢的特质。

有人说,即使中共不调军队镇压,港人占中环的目标(直选)也没实现,连特首梁振英下台也没达到,等于运动失败了。其实这是对香港局势的误读。

港人争民主(直选)是长期的,不是一次运动就可解决的。中共提出六字方针(不妥协,不流血),前三字就是担心一旦允许香港直选,他们就难以控制局面,还可能民主之风吹到内地,这是中南海更恐惧的。但中共又不能直接派兵镇压,所以港人的占中行动,不管进展如何,都是取得胜利。因为经过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让世界听到了香港的声音——人民不满中共统治,不满被剥夺选举权,起来抗争了!而且通过广泛报道,等于让中共丢丑(一国两制的面具被摘下),让港人要自由尊严的声音传遍全球!

在这场抗争中,人民没失去什么,主要领导人没被逮捕关押,广大学生市民仍在,经过这场民主洗礼,他们将更加成熟。以后任何契机,仍可揭竿而起,再次云集。这个火种还在,人心还在,经过大规模(最多时15万人)民主力量集结,等于一次大练兵,使那种对民主的渴望,对自由的热情,对香港的责任与信心,达到空前的高度。这不仅从心理上促进香港走向民主,并连带促发中国的变化(港人的勇气鼓舞更多人)。所以,这次港人的占中环行动,其实是占领中国人的人心的活动,它的意义和成果,是潜在而不可估量的!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