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高胜寒: 无法无天的无耻世界

 

2014年10月11日,在香港人民占中的怒吼声中,传来中国国家广电出版总局下达的条子:余英时、野夫、茅于轼、张千帆、梁文道、许知远、陈子明、徐晓等人的著作,不予出版;余英时、九把刀两位作者的书全部下架;关于宗教藏传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题材“从严”出版;口述历史类的图书“慎重”出版;藏地活佛的图书“从严控制”出版。

长久以来,中国国家广电出版总局这个比全国人代常委会还要黑的黑衙门,一直是非法遏制中国人民言论自由,执行中国共产党侵犯民权的罪魁祸首,其藐视中国人民宪法权利的劣迹斑斑,馨竹难书。

不知道是哪个皇帝下的圣旨?还是哪个狗仗人势的党棍,胆敢如此无视中国人民的宪法权利,在光天花日下条子来毁宪!当一个政权变成了侵犯公民权利的流氓集团时,当一个政权视人民如猪狗时,当一个政权视国家为私产时,人民就有奋起将之推翻的责任,这不仅是美国《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原始精神,也是所有现代文明国家共同的普世价值。

这就难怪香港人民不相信中国共产党那些什么“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等谎言,坚定要中国共产党的傀儡特首下台,坚定拒绝中国共产党抛出来的假选举游戏了。

网上爆料说:中国国家广电出版总局的党棍,把出版过余英时著作的各出版社领导,都叫到北京训话。余教授不仅是当代的大儒,更是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的典范:胸怀天下事,权势如粪土,早已置个人利益荣辱于度外。

余教授自己的立场是,“读书人要批判社会,读书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对社会及整个人类负责,遇到不公平的事,理应站出来说话。”

2014年10月4日,新唐人电视台播出余教授的访谈说,“香港应该抗争,明知失败也要抗争。中共媒体和外交部、中联办接力批评香港占中,实际上都是中共当局对香港抗议民众的一个警告和威胁,因为香港它已经控制不住了。它一向是威胁手段,它对中国所有城市、所有老百姓都是用这种统一方式,并不特别,不过在国内它可以完全控制,它有军队、有武警,到处都是,你没办法在街上游行,在香港它还没办法做到这一点,所以它就用言词来恐吓了。”

这是知识分子对自己良知负责,用说真话的实际行为,来维护中国人民的基本尊严。这是拒绝与暴政联手演假戏的言谈,加之新唐人电视台的法轮功背景,双料的触到了中国共产党的软肋疼处,老羞成怒,用立即下架他的著作来报复泄恨,此乃中国共产党惯用的杀鸡儆猴下流伎俩。

中国共产党鸡肠小度,杯弓蛇影,闻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而丧胆,连这位自称“对政治仅是遥远的兴趣”超党派学者的几句批评都容不下,还奢谈自己是什么“文明大国”!这更证明了香港人民走向街头,使用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争取民主与自由的道德性与合理性。

香港虽小,但历史条件造就了它国际大都市的地位,法律健全,没有民主,但有自由,在全球文明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指标性的样板作用,其影响力是惊人的。香港人民不可能长期接受傀儡统治,伪善的假戏也不可能永远在香港得逞。

香港人民的“雨伞革命”,将是推倒中国共产党独裁专制暴政的第一块多米尼骨牌,全中国都在关注看,全世界都在盯住看,留意着中国境内的连锁反应,全国各地会以不同的非暴力公民抗命形式来抗争,来维权,这正是中国共产党最担心和最害怕的事情,也是中国共产党最承受不住的事情。大江东流挡不住,无论谁喜欢或谁支持,在茉莉花革命的威力下,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将会像雨后春笋,四处涌现。

在网络世界的快速消息传递威力下,中国共产党没有办法使用关门打狗的阴招,为了防止骨牌效应的发生,将会出尽全力,使出包括动武流血在内的所有手段,来稳住香港人民非暴力公民抗命这块保命骨牌。

在中国国家广电出版总局下达条子来破坏中国人民出版自由宪法权利的同时,笔者正在撰写《宪法权利与国家安全间的选择》长文,内容是详述发生在1971年的《纽约时报诉美国案》。

那是一件美国自开国以来,法院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对出版物颁发“临时禁止令”的特殊案例,较量的结果是美国政府在最高法院里全盘败诉,输得干干净净,在宪法权利与国家安全之间,美国法院选择了宪法权利,为美国人民树立了言论自由的崭新里程碑。

震撼全球的《纽约时报 诉 美国案》彰显了司法独立的重要性。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了司法独立,必然导致公义沦丧,公信崩溃,司法无力,社会混乱,国家永远处在动荡之中。

香港人民的“雨伞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长久欺骗香港人民的必然结果,可以得出如此结论:中国共产党的暴政是这次香港人民“雨伞革命”的祸源,而傀儡特首梁振英,只是台前的跳梁政治小丑而已,他能做的了什么主?

在《纽约时报诉美国案》里,美国知识分子与民权律师在联邦、上诉与最高法院里据理力争,寸步不让,最后得到辉煌的护宪战果。相比之下,现在中国共产党黑衙门的条子,就比35年前美国最高法院还要厉害,而且不必出示理由,不必在法院辩论,不必经过司法裁决,一声令下,全国打手们立即哈腰办理。人民不由作出如是的推论:这是个什么样子的无法无天、荒唐无耻世界?

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次黑衙门的下架罪行,都无法得出使人同情或认可的结论,只能凸显中国共产党的肤浅、脑残与藐视学术的愚蠢。

无法无天的下架罪行,换来的不是余教授名字在中国大地上消失,而是增加了世人对余教授的尊重与肯定。如果这些政治小动作也能毁掉余教授的崇高清誉的话,那么,十字架上的人物,算是白死了。

对一位84岁国学大师尊严的冒犯,对一位世界公认历史学家的亵渎,对一位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长者的凌辱,就是对全世界知识分子的嘲笑,就是对全中国学术界的藐视,就是对民族良心的挑衅,更是加速了中国共产党自绝于民的速度。

2014年10月12日 于美国华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