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吴祚来: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了?

 

「朝为放牛郎暮入天子堂」,隋唐之后的皇权时代通过科举制,让最底层的精英直入宫廷,辅佐帝王,这样的故事在网络时代又一次再现,早上还在网络上徜徉,写爱国爱党反美骂公知的文章,上午就去了人民大会堂,见到了敬爱的习大大:习近平总书记在讲到互联网文学时,停下来问:「听说今天来了两位网络作家,是哪两位啊?」

周小平、花千芳迅速站起来并向总书记举手示意。

「你们好!」总书记说。

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略显紧张地回答:「您好,总书记!」

座谈会结束时,习近平还走到他们面前,亲切地说:「希望你们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周小平、花千芳来到了文艺界大腕们中间,与铁凝、莫言、李雪健等等文艺名流共赴圣宴,并与总书记有了二点零版的互动交流,这是历史性的时刻,这是网络时代的一次盛典,总书记是在向两位网络作家问好致意吗,不是,他是在呼唤千万个周小平站出来,为党国发声,靠拢到大大的党中央身边。不要做市场的奴隶,来,来到大大身边,大大这里才有糖吃、有盛宴。

习当政两年以来,网信办与宣传系删除封杀了无数知识分子的博客与微博(本人也恭列被封杀之列),为了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一位「养带鱼」、一位养鸡的网友,浮上网络,成为千人迷万人捧的网络新秀,让他们崛起于网络,走到习大大身边,成为正能量写作的代表,成为一代工农写作之天骄。韩寒们是靠公知们热捧、市场里成长起来的八零后,周小平、花千芳呢,生长于社会底层,成长于网络,没有拿党国一分钱,他们才是党国真正需要的网络写手。
他们满嘴跑火车、谎言连篇,他们没有逻辑,甚至粗口碧莲,这都没有关系,他们的文字是有方向的,是有正能量的,正是他们网络文字的正确方向,才使他们来到了总书记身旁。总书记是代表党中央,向两位文艺新秀致意问候。而这一刻,将记入中国文化史、中国网络发展史,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抬出两位新秀,也是让你们在座的这些老朽艺人们看看,你们为党国做了什么,你们有部级局级待遇,你们有专业修养,国家为了养你们这些文艺人,每年投入数以十亿计的资金,让你们锦衣玉食,但你们写赞美党国的文章,替党分忧的表演,加起来还没有这两位小年轻人多呢,总书记没有向任何一个作家,甚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致意是不是?也没有向市场最大的奴隶范曾致意是不是?总书记要向代表网络代表未来的两位新人致意,他们的语言具有穿透力,刺破了美国梦,让中国梦飞了起来,党的文化为之一震,获得了积极的正能量。

周小平、花千芳是习近平请来的客人吗?习近平看过周小平与花千芳的网络文字与相关网友对他们的评论吗?不知道。有评论人说,这两位网络上臭名昭著的家伙,是宣传系做局,喂给习大大的两只苍蝇。也许是这样的一些文字,打动了中宣部领导甚至习总书记的心: 「我是光荣的中国自干五——没有任何形式的补贴,甚至还要自己搭钱,也自愿维护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当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时候,如果祖国需要我,哥虽年近不惑,当义无反顾,虽马革裹尸,也无怨无悔。」(《花千芳:一位农民大V的心路与梦想》)

「国家依然默默前进,党和政府依然服务人民,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与『导师』、『公知』、『JY』们打嘴仗,他们还要带领中国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把中国建设成中等发达国家。只要有良心,还在上网,还在看媒体,每个人都能看到党和政府正在发力。

人是要有信仰的。我也有信仰,我的信仰就是我们的祖国,就是一个率领13亿中国人坚定向前的执政党。」(《击溃这条抹黑中国的战线》)

如今这社会一百个人里,难以找出三个人支持政府,大多数人都沦为了公知的信徒。──末日审判时,只有罗得一家三口得到救赎,不是因为他们和城中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一样,而恰恰因为他们是俗流当中少见的例外。

所以我周小平无数次的跟人讲:不是我有多爱国,而是由于人性和民族的天然存在,所以我只能选择和我的国家站在一起。(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将党国看成自己的信仰,免费为党国歌唱,不做市场的奴隶,却愿意为「人民」而奉献。周小平与花千芳,就是这样无私而有信仰的人,党国领导人,到哪里去找,能找到这样好的网络人?

可惜,第二天,主流媒体出现了不和谐音符,有人剥开了周小平的底裤。新华社的新华发布如是说: 但批评者认为,除去争议较大的价值倾向,周小平文章不仅逻辑混乱,在最基本的事实和常识方面也有多低级的错误。

例如在博文《谣害天下,无人忏悔》中,周小平对另一位网络知名人士@薛蛮子提出公开批评,说「薛蛮子为净水器推销,诋毁中国水质有毒,造成舟山带鱼养鱼场滞销,当地无数养殖农户面临破产」。而广大网友在查证后发现,根本不存在「带鱼养殖」这种事情,周小平也因此获得了「周带鱼」的绰号。

由此看来,向习近平推荐其参会的宣传部门,显然工作没有做到位。为什么工作没有做到位?最大的可能是这次会议是习近平临时起意,因为如果这次会议是提前安排的,那么,铁凝就不会中断国外访问,紧急回京参会了。

习近平为什么在这样的时间开文艺工作者会议?划时代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香港事态没有平息,雾霾正成为困扰人们现实生活的梦魇,经济困境日益严峻,文艺方向问题是迫切的问题吗?文艺适应市场或成为市场的奴隶是问题吗?文艺的低俗与正能量是问题吗?

在文艺座谈会现场,我们看到,文艺界的大腕人物铁凝、阎肃、李雪健等,都像小学生那样,向总书记汇报自己的创作心得与为人民服务的艺术情感。

艺术家们艺术界的领导们,都极认真地倾听这位来自延安的插队支青读书经历,以及对艺术的感受与艺术作品、艺术家的评价。在这个国家,谁当上了总书记,谁就可以召集官方顶级的艺术家作家开会,并对这些文化工作者给予方向指导,以免他们迷失方向,但毛泽东与习近平没有想过,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的繁荣发达,不是当时皇帝亲自指导的结果,习总书记看过无数世界名著,是不是各国领导人谆谆教导的结果?

这帮中国文化人,现在既要当市场的奴隶,又要当权力的仆人,既要听市场的召唤,又要听领导开会报告,权力的主人要求文艺家们不要当市场的奴隶,市场上却发出另一个声音,不要当权力的奴隶,要通过市场获得尊严与自由。

真正能做到经济效益与政治效益双丰收的,只有国家领导人的文集、语录、诗词集,如果作家艺术家们的作品被宣传部门推荐,并给予重奖,还给予身份地位(正部级的作协主席文联主席之类),也可以实现经济效益与政治效益双丰收。

显然,习近平已找到毛泽东那样的领袖感觉,他需要一位郭沫若,但体制内似乎没有现成的郭沫若,从体制外找一个新鲜的,周小平与花千芳扑面而来,他们像清新的风,让习近平满心欢喜,到哪里去寻找这么好的人,他们出生底层,他们几乎一无所有,但他们自愿替党说话,为政府分忧,中宣部中央电视台骂美国,人们都习以为常,也不会相信,但二位普遍的网络青年,却以一己之身堵无数公知与批评政府者的枪眼,这是何等的难得与勇敢?像郭沫若那样歌颂领袖,已太过碍眼肉麻,党国与政府需要的已是这样肉身堵枪眼的网络英雄。

有网友分析说,习总开这样的大会,没有邀请两个人来,一个是名动春晚的搞笑大王赵本山,一个是誉满天下的大导演张艺谋,但在我看来,习大大这次开会,请来的名流大腕都是绿叶,只有两朵鲜花被衬托出来,一朵周小平,一枝花千芳。只有他们扎根网友,奋不顾身、甘洒热血与头颅地为党国说话。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