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戴耀廷冀对话后建多方平台 泛民忧雨伞运动「衰收尾」

 

政府与学联明天对话,「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表示,首阶段对话难有成果,但希望最少能达成一个共识,就是在对话后,建立多方平台,加入泛民、市民、政府和建制派的人士,共同解决社会矛盾。将会担任对话主持的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强调,会公正及不偏不倚地主持对话,确保双方有均等的发言机会,亦不会阻止学生发表反对《基本法》的言论;但他不预测对话会否有成果。

「占中」行动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以及学联常委张秀贤,昨晚在金钟夏悫道与留守人士讨论学联与政府对话的方向,数百人出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希望对话最少能建立多方平台,又指占领行动总有结束的一日。他重申,在适当时机会去自首,承担罪责;又呼吁其他参与者一起去自首,创健力士纪录。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则指责特区政府希望以暴力解决政治问题。他对星期二与政府的对话不感乐观,认为政府不能提供充实的解决办法。不过,他指,会在对话中会质问政府为何不能推行真普选。张秀贤认为,连日占领运动,已达到与政府开展对话的成果。他称,如果在对话时,政府只重申人大的决定,只会令市民继续留守。

另外,主持对话的郑国汉期望,政府和学联以互相尊重的态度表达意见,找出解决困局的出路,「至于他们的发言本身,是否承认《基本法》,是否反对《基本法》其中某些章节,将是他们的自由。我不可能阻止他们发言,除非其发言攻击他人等等或违背事前大家共同已同意的规矩。」学联常委梁丽帼指对话将会直播,郑最终是否不偏不倚,相信公众自有判断。

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期望,政府与占领人士通过对话、沟通解决僵局。他指,从观察可见,集会人士大致分为三类人,第一类是有热情、有理想追求民主的年轻人;第二类是对政府政策不满或到场支援学生的市民;第三类则是极少数想香港混乱的人,因此他认为,政府不能以单一方法应对所有集会人士。

梁锦松又指,年轻人追求理想是好事,但要思考他们追求的东西能否达成,否则「理想变空想」。他直言,部分外国势力最想发生流血事件,因为这对香港和中央政府而言是最大打击,而群众运动难以控制,最终「温和的领袖比激进的领袖代替,激进领袖比更激进的领袖代替」,未必可和平散去。

占领运动持续了二十二日,随着刚过去的周五、周六晚旺角占领区爆发的暴力冲突,激进示威者冲击警方防线,以至多名示威人士在警棍驱赶下「头破血流」,这场俗称雨伞运动的占领行动,已严重偏离占中三子当初设想的和平非暴力原则,而带有「骚乱」的色彩。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昨天指旺角冲突中,部分人的意图只是想破坏社会秩序,认为占领的人士,必须与他们划清界线。曾俊华这番言论,可谓「苦口婆心」的言论,即使泛民主派中,部分温和派亦认同,甚至直言整个运动极有可能「衰收尾」,但就没有人「有勇气」在这刻公开提出撤退或与旺角「切割」。

据泛民中人指出,今次一连两日的旺角冲击行动,是由黄毓民、黄洋达主导的热血公民、陈云为首的右翼本土派、以及部分激进网民发起。以周六晚而言,冲击人士有备而来,但他们拉完铁马后,在警方展开行动时即迅速散去;反而遭警棍驱赶「挂彩」的,则是在后排、没有经验的个别示威者。至今「头破血流」的,就包括两名来自岭南大学及演艺学院的大专生。

有官府中人直言,其实警棍驱赶示威者的伤害性,远较催泪弹为高。经过九二八事一役,社会对催泪弹反响极大,警方亦「欠缺勇气」或为「斗气」而不再采用武力较低的催泪弹,反而用武力较高的警棍。荒谬的是,本来反对催泪弹的人士,亦「欠缺勇气」修正自己的批评,呼吁警方放弃警棍而采用催泪弹。在混乱之下,发生悲剧的可能性正逐步增高。

其实运动发展至今,不仅一般巿民愈来愈反感,即使本来支持运动的巿民亦开始有厌战情绪。昨天自由党周梁淑怡在《城巿论坛》对学联的炮轰,正反映中间派巿民的情绪。学联及占中三子仍不撤退,只会令更多中间派巿民走向自己的对立面,甚至丧失本来的支持者。

学联及政府明天即会就政改问题展开对话,但今次对话,政府未有打算作任何让步,建制派甚至希望透过明天直播对话,由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全港巿民面前,从「道理上」击败学联代表。因此,今次对话不可能成为学联撤退的「下台阶」,究竟如何「退场」,正是占中三子及学联目前最感头痛的问题。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