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香港高院颁占街禁令 部分示威者无意撤离

 

占领行动持续第24日,昨天(20日)有运输团体及商厦业主入禀高等法院,要求强制占领者撤离。法庭昨分别颁下临时禁制令,禁止占领旺角多个路段及金钟部分路段。

但稍后学联发声明称尊重裁决,但不会主动撤出占领区。

有小巴商和的士团体昨入禀,要求法庭颁令占旺人士撤离旺角亚皆老街,让车辆恢复行驶。高等法院昨傍晚颁下禁制令,禁止占领旺角多段路,包括亚皆老街至登打士街一段弥敦道、以及通菜街至砵兰街一段亚皆老街。法官潘兆初指占据道路规模之大、时间之久,对公众造成滋扰,冀示威者尊重法庭命令。临时禁制令有效至本周五早上十时。

此外,金钟中信大厦业主向高院申请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阻碍龙汇道及添美道三个出入口,法庭亦颁临时禁制令,禁占领添美道及龙汇道交界。

学联晚上发声明,同意行动影响部分市民生活,法庭颁令合理,但运动就是透过公民抗命,显示制度不公不义;行动结束后,成员会尊重法治,承担罪责,同时希望所有占领者审慎考虑风险。另外,不少占领者也称会继续留守。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表示,相信占领者明白公民抗命会有被捕风险,撤离与否由他们自己决定。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指,违反禁制令会触犯藐视法庭罪,属普通法,有机会被判罚款甚至入狱,但法官判刑时会考虑公民抗命的因素。

代表的士业界申请禁制令的律师邝家贤在电本台节目表示,希望市民尊重判决,并明白,香港是法治地方,法庭是根据证据和法律原则颁令,而香港人一直有良好守法传统。她表示,如果有人违反禁制令,将是蔑视法庭,可被判监或罚款。她又表示,禁制令将于报章刊登,因此无人可以拒收,亦不可以阻止原告或代理人拆除障碍物。

另外,有十名的士司机与四个商户,分别入禀小额钱债审裁处,向占中三子、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及黎智英等,索偿共逾23万元,案件12月10日提讯。

特首梁振英日前指占中有外国势力介入,行会成员陈智思称,相信有很多国家情报组织在港做资料搜集,但认为大部分港人有判断能力,未必受外部势力影响。身兼港区人大代表的民建联议员叶国谦认为,外国势力介入之说非空穴来风,对占领行动的物资源源不绝感困惑。

占中发起人陈健民指,梁不应无法应付民间力量就采取抹黑方式,强调学生承认国家主权,并非要走向港独。社民连梁国雄则批评,梁的指控对上街抗争的港人是一种侮辱。另26名泛民议员联署,谴责梁振英有关言论,要求他拿出证据。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指看不到占领对本港股市、汇市有太大影响,或是政府事前已作准备。他指据非正式调查,一些地区餐饮、零售、运输等受影响,会研究提供协助;另他不认为沪港通何时开通和占领有关。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则指,若行动持续或带来长远影响,影响外资来港,相信要长时间才能修补已造成的伤害。贸发局研究总监关家明表示,占领行动对本港贸易影响不大,但外商亦认为未有太大不稳定因素。

昨有391名区议员联署公开信指,占领持续已严重影响社会运作和经济活动,促请占领人士撤离。饮食业职工总会昨亦发声明,指日前惊闻有点心师在旺角被占领者打伤,对此予以强烈谴责。另香港中华总商会等五大商会昨发联合声明,指占领行动对港经济造成巨大伤害,呼吁尽快撤离。

自九月底开始,占中消息遍布各大媒体,占领行动会持续多久仍是个谜,惟部分游离派已感厌倦。有网民指本身原属中间派,随着集会日久,有感生活受影响,开始有怨言。学者指政府与示威者拉锯持续及影响浮现,公众怠倦时,容忍力亦消减。

已持续逾三星期的占领行动,除了金钟、铜锣湾及旺角附近交通受影响,区内商户陆续反映生意受拖累。部分原本属游离派的网民,近日在讨论区发帖指,本身对集会不抱任何立场,亦尊重学生以其方法争取民主。惟集会持续多时,影响交通及民生情况逐步浮现,加上媒体连日报道,开始对占中生厌。

八十后John(化名)家住红磡,出外主要坐巴士。他指因集会关系,每次前往湾仔及中环工作,车程不但增加逾半小时,候车时间亦增加两倍。「以前过海约二十分钟,现在最少三十分钟。等车亦由以前五分钟,增加十五分钟以上,周围都很塞车。」

他又指集会人士最初诉求是要求真普选,后来又要求特首下台,目标并不清晰。「集会者都不齐心,诉求亦离晒题」,他坦言由原来中立变成现时有点反感。

九十后陈小姐家住旺角,她曾声援罢课行动,惟罢课演变成占中,有感活动变质,决定不再支持活动。「集会人士闹分裂,有些说学联不代表他,有些说学联代表自己,令旁人很混乱」她又指过去三周感到部分占旺者对民居造成滋扰,「例如凌晨三、四点发出噪音,阻碍部分商户做生意」,亦令她由支持派走向中立。

港大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陈丽云指,公众对集会带来的不便感到厌倦,而集会组织与政府之间的拉锯,对部分市民来说亦形成了情绪压力。「随着集会日子增加,容忍能耐就不断消减,部分人甚至想逃避,不看相关新闻。」
她认为集会组织者应好好设想,何时是适合的撤退时机。「一来避免集会人士体力过分消耗,二来方便有空间喘息,为长远争取的目标继续。」

说到底,占中最后会何去何从呢?科大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表示,占领行动愈是拖延,市民的不满累积及扩散愈高,现时组织单位正处于两难。「由于政府寸步不让,若组织单位先行撒退,势将打击支持者的士气,令未来民主运动难以延续,同时令组织者未来领导权备受挑战。」

另外,他估计政府最后可能以安全方法清场,而现在以拖延政策处理集会,目的是令民意反弹,迫使集会组织的占领范围逐步减少,甚至完全撤走。但有关三个组织会否将行动升温,则需看他们如何部署。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