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为被称为舔菊派的人说点公道话

徐琳

 

有些人为习近平执政以来的一些做法叫好,认为习近平是要真正搞政改的,会走宪政民主之路,对他寄予很大希望。结果这些人遭到坚定的民主斗争派们的猛烈攻击,并被称为“舔菊派”,骂得狗血淋头。

我不是舔菊派,也没人说我是,但我要为那些被称之为舔菊派的人说点公道话。尽管我对这个词很反感,但在这篇文章里又不得不用它。

其实,那些被称之为舔菊派的人,他们之所以抱那样的观点、态度,除了希望实现宪政民主的代价小一些以外,更主要的是,在他们看来,从习近平那里看到的希望比从民主斗争派那里看到的希望更大。民主斗争派们这么一骂,他们更加觉得你这边的希望渺茫了。

事实上,民主阵营近一、二年来确实很乱。关于斗争路线的争吵,关于暴力与非暴力等斗争方式的争吵,关于新公民运动名称的争吵,关于派系的争吵,关于还要不要搞启蒙的争吵,关于募捐款运用的质疑,等等等等,经常是吵得一塌糊涂。吵吵倒还没什么,可吵着吵着就开骂了,什么难听的话都骂,甚至有人追着别人的屁股骂,从这个群里骂到那个群里,人家不理他了还照样骂。“舔菊”这个词的诞生也是这段时期的一个杰作。也不知道谁发明的,想必没有亲身体会是造不出这样的词的。那些常常喜欢把这词挂在嘴边上的,也不知是有共鸣呢还是喜欢意淫。要意淫也意淫点好的嘛。

有些人,短短的一段话都错别字连篇、语句都不通顺的,也充斥着骂声,就因为个别字句有点个性,便博得一众喝彩,于是更加得意。我倒不是说文字水平不行就不能发言,既然文字水平不行,你就好好学,要学就学好的,干嘛偏要学坏的呢?

有的人说,我就这样的个性,我不是什么领袖、精英,我也没想过当领袖、精英,我有言论自由,我就这么着,人家喝不喝彩那是人家的事。是的,你说的没错,我没怪你,噢,别跟我急。我只是感叹,现在这种现象已经几乎成了民主阵营的主流,这怎么让人看到希望呢?

也不是说绝对不能骂人。鲁迅也喜欢骂人,可人家骂得就是有水平,他的骂不损害他的知识分子形象。你骂别人,你得表现得比人家人格素质高才行,否则就是泼妇骂街、流氓耍痞。历史上还没见过流氓骂人获得喝彩的,如今世道变成这样,是好事吗?共产党里最流氓的毛泽东,当初对于那些持不同立场、态度的人也没有用这么粗痞的话来骂嘛。

有些人做了一些事,得到了不少人的抬举,自以为有了资本,也贪过瘾凑热闹去骂人,殊不知,这样反而掉了自己的价。

不管怎样,那些被称之为舔菊派的,至少他们没有象五毛那样昧着良心歪曲事实、颠倒是非、违背逻辑,毕竟他们是支持宪政民主的,他们用寄希望于习近平的方式来宣传宪政民主,风险更小,在民主圈以外的地方更容易传播,把宪政民主的思想理念、常识传播出去了,这不是坏事,甚至效果更好。他们支持习近平搞政改只不过是借锅炒菜而已,借什么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炒的是什么菜。只要是支持、宣传宪政民主,那就是好菜。习近平说不能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咱们可没吃共产党的饭,就算借它的锅炒一下菜,等菜炒好了,照样要砸它的锅,因为那个锅养着他们那帮畜生欺负咱们。没有了那个锅,咱们就会有更多更好的锅。可惜,现在民主阵营的不少人不但没有真正去砸共产党的锅,反而把精力用在砸同仁和旁人的锅上。

搞社会运动,靠的是政治主张和组织、行动能力,绝不是靠骂人的本事。你搞你的,他搞他的,谁能搞起来谁就有本事,不管谁搞起来,只要能废除专制、建立宪政民主,那就是大家的福祉。自己不去搞或搞不起来。却去骂别人,那有用吗?

那些被称之为舔菊派的,本来还可以争取他们为民主斗争派捐点钱或者帮点其他忙什么的,被这么一骂,就没戏了。

这里所说的被称为舔菊派的人,不包括周小平、司马南之流。对于这些家伙,也不必用舔菊这样的词骂他们,就骂他们走狗就行了,鲁迅也是这样骂的。

不要以为有不少人寄希望于习近平,革命就彻底没有希望了。该革命的时候自然会革命。历史上绝大多数革命并不是鼓动起来的,鼓动起来的革命不一定是好事,例如太平天国运动、共产主义运动、文化大革命。当然我也不是说不应该去鼓动,你能鼓动起来那是你的本事,但你不能因为别人不鼓动就骂别人。当然了,现在骂人舔菊比骂共党更安全,说不定还受到保护呢。你要真是痛恨专制,真的忍不住想骂,就把这精力用在骂共产党去呗,难道因为共产党说骂它不倒就不骂它了吗?这事你咋就这么听它的话了呢?搞内斗有什么意思呢?我被以煽动颠覆罪名刑事拘留期间,有一次两个监犯吵架,眼看要动手了,我上去吼道:“吵什么吵!有本事跟共产党斗去!在这里逞什么能?大家都是给共产党害的,相互之间斗有什么意思?赢了又能怎样?”于是那两家伙就不出声了。民主圈里的人总不至于比那两个监犯还不知好歹吧?

民主阵营现在的凝聚力很不够,很不成气候,连搞个签名都搞不起来。也难怪人家对民主阵营不抱希望。当然,这里面也许是有人故意捣乱,也许是有些人有个人的小算盘,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整个民主阵营目前这样的状况不是好现象。

不过,民主阵营不景气,不等于中国的宪政民主之路没有希望。至少在推翻当前这个专制体制这件事情上,真正起关键作用的肯定不会是当前浮出水面的民主阵营这帮人,包括本人在内。这帮人有多少?大家都很清楚。到时候那些有影响力的还真难说会不会一起被活埋了(也不知道俺现在够资格入选那活埋名单没)。我坚信真正的力量还是在那些并没有浮出水面的绝大多数人。

对中国的宪政民主事业我始终充满信心,这个信心的来源,更多的是在于对共产党的邪恶的认识,它的邪恶必定会损害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最终导致人们都起来反对它,使它垮台,不管它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强大,也不管它采取怎样邪恶、卑鄙的手段。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