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台湾光复不能忘

 


前言:日本政府否认侵略中国历史的言行所给予的伤害,台湾民众至今仍缺乏理性和正确认识。在日本政府眼中,台湾人也是「支那人」(读读锺肇政的《台湾人三部曲》就明白了) , 都是它佂服的对象。台湾人至多不过「次等公民」而已,在日人眼中永远是「非我族类」。日本「无条件投降」,台湾才得以光复,结束了五十年殖民地的屈辱歷史。从《马关条约》到中、美、英三国领导人发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到最终签订《日本投降书》,这些重要国际法律文书见 证了前后五十年间,日本走完其对外侵略从疯狂到投降的全过程。大陆日前公布抗战纪念遗址中,有一处在浙江为台湾义勇队纪念馆暨台湾义勇队成立旧址。值此台湾光复六十九周年之际,特为文写出澎湖列岛回归和九一八事变历史秘辛中的一页,以对在抗日运动中英勇牺牲的台湾英烈先民,和在大时代中收拾历史的凛凛风寒,翼护河山的涓涓春暖的诸前辈们,留一历史轨迹真实档案。因为没有人可以将他自己和其民族的历史切割,一个人不该也不能让历史睡去,忘记歷史即意味对歷史的背叛,这种人走到地球那个角落都没有尊严。

「张灯结彩喜洋洋,胜利歌儿大家唱,唱遍城市和村庄,台湾光复不能忘。不能忘,常思量。有钱难买真情意,有钱难买真爹娘,今朝重见天和地,八年血战不能忘。-----民族精神不能忘。-----中华民国地久天长,不能忘。」这首展现出浓厚爱国民族风及爱乡情怀的『台湾光复不能忘』,是台湾光复重回中国怀抱后,由台湾音乐人陈泗治(曲),陈波(词) 于民国三十五(1946)年创作。民国三十六年至五十年时(1950--60年代) 在台、澎、金、马地区读过中、小学的人,对这首被编入国民小学音乐教本及国语课本的优美歌调,应是耳熟能详,能随口哼上几句。优美的歌调至今仍长存在 1970年代前出生的国人心中。迄今每年十月二十五日庆祝台湾光复节时,仍有传唱。令人不能忘那个物质条件艰困、满怀希望的岁月。

十月二十五日,台湾光复节,似乎都被大家遗忘了。 二二八受难者家属阮美姝回忆其父亲阮朝日当时兴奋的情景:「我父亲八月十五日竟然用跳回来,人还没进门就听到他的声音,大声说「我们回归中国了,我们要做中国人了,不再做日本人!」可见台湾光复是多少人心向往之,又多么令人振奋!当时街上锣鼓喧天, 鞭炮声不断,户户张灯结彩,民众传诵着陆游「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的诗句,虽然地方上有若干民众报复日本人的小骚动,但整个局势都处于平静而稳定。

每庆祝台湾光复时,和现今中国大陆痛斥日本窃取钓鱼台主权言论时,有几人知道,喜洋洋的背后,和中美英三国取得共识,签署宣言,蕴藏着几许先人为光复失土所付出的心血和坚持。当年随蒋介石参加开罗会议人员之中的王宠惠博士(时任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广东东莞人,先后留学日、美习法,在耶鲁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 坚持不妥协,为中国收回失地;杨宣诚将军,对澎湖列岛重新回归到中华民国,均有极重要的贡献。

杨宣诚中将是湖南长沙人,清末留学日本,习海军,加入中国同盟会。民初任职海军和大学教授,民国12(1913)年来美于南加大习商。民国二十一(1932)年任驻日海军武官,抗战时期,任军事委员会第二厅厅长,主管敌情。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星期日)与王宠惠(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等二十七人,随蒋介石夫妇前往埃及开罗,出席中美英三国高峰会与首长对谈。其中商震将军(军委会办公厅厅长) 、朱世明将军(驻美武官)在日本投降后,先后出任中华民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国民政府曾派宪兵和陆军小部队分驻日本和琉球。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已公开的1955PF7TH03档案中,证明钓鱼台曾被中华民国军方使用(张希敏所部一连驻防)。1955年3月2日,发生很棘手的军方炮击“第三清德丸” 外交事件。中华民国外交部政务次长时昭瀛,以台湾及其附属钓鱼台岛列屿均在中美协防条约内,说服美国琉球指挥部,很快把全案化之无形,不但没有赔偿,还得到承认该船擅自闯入中华民国领海。

杨宣诚将军说:开罗宣言在蒋介石主席与罗斯福总统第一次对谈后,即已开始起草,罗斯福尊重蒋坚持日本投降后,收回中国被日了本所侵夺之失土的提议。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定稿,送至德黑兰征得史达林同意后,美、中、英三国领袖正式签署,依序为罗斯福、蒋介石、丘吉尔。在重庆、伦敦、华盛顿当地时间十二月一日同时发表。中华民国的开罗宣言原件(英文)现保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英国与美国政府均认同开罗宣言具正式条约的约束力。日本降书亦遵守开罗宣言的规定。将东北、台、澎列岛,交还中华民国。

杨宣诚将军某次与先父毅成公在台北信义路「沁园」小叙时,曾提及开罗会议中谈妥中美情报合作,也提到史达林透过美国提出,战后国共共治中国,惟均未列入宣言中。当时在座的还有何应钦将军、王铁汉将军(九一八事变时,北大营守将) 等人。他们均已离军职,得能亲述历史秘辛,为大时代留下重要见证,笔者虽已服务于媒体,衡情度理,将之写出,当时并非适当时期,仍尘封于记忆中。日前在美参加侨社「回顾就是前瞻系列座谈会---从九一八到钓鱼台」后,就翻找以前扎记,幸好虽经几度播迁,仍留箱中,在台湾光复节前,整理摘要写出,用以对前辈先生们当年在战场上奋战抗敌、外交上禅尽竭虑,为国家民族的无私付出,表达无上的敬意。

现代资讯发达,但网路所刊,仍有胶误,真实与假设难辨真伪。首 先九一八事变时,驻守北大营的东北军第七旅六二零团团长是年方二十六岁,北京大学预科的王铁汉将军,而非王铁,兵力为八千余人,而非万余人,那天王铁汉将军也谈到抗日胜利后东北接收和东北解放的种种原因,因非本文范围,且太过错综复杂,容假以时日,整理校正后,再行执笔为文。

「沁园」小叙那天距九一八事变已甚久,王铁汉将军记忆犹新地说:民国二十年九月十八日夜十时二十五分许,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按照精心策划的阴谋,由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嫁祸于中国军队,这就是所谓的“柳条湖事件”。爆炸声刚过,预伏在北大营附近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在炮兵掩护下,以坦克开路,向北大营发起攻击,而非现今网路所写日军没有炮兵、坦克,仅以五百步兵,击溃守军一万余人。进攻的日军开始接近王铁汉团,并炮击营房。这时,东北军参谋长以电话严令避免接战,尽速撤出驻地。王铁汉激愤地回答〝敌 人侵我国土,攻我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官兵不能持枪待毙。〞就下令反击,打响了九一八抗日的第一枪。凌晨四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由铁岭赶到加入战斗,王团与敌接战后撤出北大营。

王铁汉曾应邀在国际联盟李顿调查团作证。民国二十二年二月,王铁汉所部改番号为国军一零七师六二零团,参加了长城抗战、淞沪战役、长沙会战、南昌会战、浙赣会战。民国三十四(1945)年 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王铁汉率第二十八、和四十九军赴杭州受降,及接受日军第一百旅团在吴兴投降,并在无锡接受日军第二十七师团投降,后任沈阳防卫区司令长官、辽宁省政府主席等职。在杭州和吴兴时与先父建立私谊,在台时,常相往来。对美国派马歇尔上将来华调停国共内战,欲达开罗会议前和史达林的妥协,中国由国共共治,偏颇共军,制肘国军,导致共党坐大,感触颇深。

台湾光复不能忘歌词中的八年血战不能忘,乃是自民国二十六(1937)年 七七芦沟桥之役算起,也是一般所谓的八年抗战。这两次的中日战争,皆因为日本先侵略中国,中国人才起而应战,而且战场全在中国的土地上。日本修改中小学教科书,不承认是侵略,只说是在中国领土出入。而今又图窃占中国的钓鱼台,意图挑起与中国大陆的冲突,和阻碍台海两岸和平发展。日本的行径破坏了二次世界大 战后的国际秩序;公然违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约制力。

先父毅成公曾言:九一八后,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蒋介石,多次诚挚有力的强调:「我们不但要收复东北,还要光复台湾。」可见台湾的光复,早已列入其目标。光复台湾,最早见诸国际官方文字的,就是开罗宣言。从法律观点而言:国际条约(含由国家领导人签署的宣言)是众多文件中很容易界定的,因为不存在灰色地带。

犹记身材硕长的杨宣诚将军说起开罗宣言最早漏列澎湖列岛一事,使人不得不敬佩他的见微知着。至今使得那里“风平浪静”。为求还原史实,就以第一人称,记述当年他叙述事件的经过。他说:开罗会议于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六日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会期五天,讨论内容则以政治性较多。十一月二十四日,美国罗斯福总统,命其智囊霍泊金,起草宣言初稿,送请蒋公核阅。我见宣言中,提到满洲及台湾,当然应归还中华民国,并未提到澎湖。乃连夜去叩王宠恵的房门,告以此事。王谓澎湖系台湾的一部份,台湾既已归还中国,则澎湖当然在内。我说,不然。因当年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与澎湖,两者并列,乃系日本方面所提。我国代表李鸿章,也正如阁下所称,认为澎湖已在台湾之内,不必再予标明。但日方坚持,我方只得同意。因日方恐我国于签约之后,临时将澎湖划出台湾范围,并入福建管辖。日方之坚持要澎湖,也因恐俄国会出面要清割让或租借。李鸿章以亲俄著名,故日本特别重视。今如在宣言中,只写台湾,不写澎湖,与马关条约不合。 战后,日方也可能借口,不将澎湖归还。王听了我的话,才恍然大悟。次晨,报告了蒋公,得其核可,由王告之美国,将澎湖补予写明,才成为现在的文字,即:『使日本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出席讨论开罗宣言会议的杨宣诚将军表示:美方最初将「澎湖群岛」误写为「小笠原群岛」,仍提出纠正。蒋同时同意罗斯福所提香港应由英国交还中国,由中国宣布为自由港,并坚持苏联必须尊重中华民国在东北四省之主权。

一九四四年日本东京法院因台北州与琉球发生钓鱼台海域渔权问题争执,判定尖阁群岛(钓鱼台列屿)属于台湾台北州,而非琉球群岛的一部份。由此可知钓鱼台是中华民国领土,没有所谓主权争议问题!也就是说不存在领海渔权问题!

开罗宣言最初由美国的霍泊金、和中国的王宠恵共同起草,英国外次贾德干其后加入,贾德干提出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比照『日军以武力或侵略所征服之其他土地,一概须使其脱离日本掌握。』不必明言归属中华民国。若非立遭我方代表王宠恵强烈反对,坚持主张维持美国原案之文句。东北、台、澎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险些生波。王宠恵表示,世人皆知此次世界大战,由日本侵略中国东北(918) 事件而 起,我们作战目的,是在贯彻反侵略主义,如果只说日本应放弃而不言明应归何国,中国对此文字,碍难接受。参与讨论的美驻苏大使哈里曼赞成王宠恵的意见,维持原案,并建议将「日军以武力或侵略所征服之其他土地,一概须使其脱离日本掌握」文句,另立一项,其余照旧。王宠恵表示赞成。英国外相艾登见此情况未再发言。日本投降后,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主权得归回中华民国。

开罗会议将香港和琉球问题,并列为议程中之第八项,讨论时,蒋主席认为在历史上,琉球仍一王国, 是中国东海的屏障,军事重要性较大,同意由中美两国经联合国之委托程序,实行共管。罗斯福在德黑兰会议后,于华府召开太平洋战事会议,公开宣称,琉球应归中国,已得史达林完全同意。日本投降,蒋介石忙于战后重建,和国共内战,无暇顾及琉球问题,致使美国短视政客,违背开罗会议、德黑兰会议的共识,和罗斯福的策略布局,片面独断,将琉球交与日本,造成今日东海风云诡谲,东南亚局势动荡不安,影响世界经济之复苏。

杨宣诚将军说:开罗会议前的一九四二年五月,奉命与英印军总部情报处协商合作成立电讯技研室加尔各答工作队,此是蒋委员长同意英方的请求,派遣电讯人员到加尔各答与英国的英印军总部合作共同侦译日军情报。由于中国侦译人员杰出的表现,阻止了日军轰炸和阻止袭击印度的军事行动。可是在开罗会议时,和国共内战中,英国常负中华民国政府,甚至是第一个承认中共政权的西方国家。

开罗会议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十四次高峰会议之一,开罗会议实有两次,第一次自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廿二日至廿六日,中国蒋主席中正夫妇、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各率幕僚参加,会后发表宣言,昭告世界:所有日本窃夺之中国土地----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悉应归还中华民国,朝鲜在相当期内应予独立,日本在一九一四年后所据之太平洋岛屿权利,应悉予剥夺、------。第二次开罗会议自同年十二月二日至七日,参加国家为美国、英国、土耳其。在两次开罗会议之间,罗斯福、丘吉尔与史达林会于德黑兰,讨论苏联出兵对日作战事宜。二战时,同盟国对轴心国(德、意、日) 之战略政略及二战后世局之布署,多由列强高峰会议议定施行,故其重要性远在一般国际会议之上。

我们常看到的开罗会议照片,拍摄于十一月廿十五日(星期四) 上午罗斯福行馆,摄影时亦有小插曲,罗斯福再三请蒋主席坐中位,蒋主席坚辞,自坐于右侧,丘吉尔坐左侧,后邀蒋夫人同坐合照。(英国霍立斯将军感叹地表示,无人让丘吉尔中坐。(参见James Leasor:The Clock with Four Hands。)

蒋日记中有关开罗会议的记事甚多,现节录如下:除正式和非正式的与罗斯福、丘吉尔商讨对日作战事宜外,在十一月廿六日(星期五) 下午和希腊总理,商定建交。并由王宠恵向英国外相艾登等传达西藏是中国之一部份,为内政问题,希望英国改变错误观念和策略。由杨宣诚中将与美海军金上将谈妥代训中国海军官校学生事。至于中、美情报合作,是在十一月廿十五日(星期四) 下午由美国登万努准将与中国商震、林蔚两将军谈妥。

战后世界和平机构之组织的刍议。是十一月廿三日(星期一) 午时,丘吉尔率其女公子,在蒙巴顿勋爵、魏亚特中将陪同下,至行馆拜访蒋中正时提出,征求蒋中正同意,并建议在欧洲、远东等设分机构。其他如中苏问题,国共问题,都是开罗会议中蒋中正与罗斯福会谈之重要项目。

据美国国务院开罗、德黑兰会议专刊 (1943,Conferences at Cairo and Tehran. ) 载,日本皇室存废问题一事,罗斯福曾多次请蒋表示意见。蒋主席答:此次日本战争祸首,实只有几个军头,应先将他们打倒,至于国体问题,宜由日本人民自行解决,以免构成民族间永久之错误。罗斯福再问:应否提出会议讨论,蒋答不必,罗斯福同意;但在霍泊金所拟之宣言初稿,仍有废除天皇制度文句,经王宠恵校出,呈报蒋主席转美方修正始定。关于日本对华赔偿问题,蒋主席建议由日本以工业机器、军舰、商船、铁路、车头等实物抵偿(注),获美方同意。

战后美苏关系紧张,冲绳(琉球)成了美国单独控制下的军事基地之后,美国再也没有打算把它交给中国。后来,由于美国默许了苏联对日本北方四岛的占领,所以苏联也没有对美国单独占领冲绳(琉球)提出异议。又据美国中央情报局已公开的机密分析报告称:(美国认为如果共产主义者控制了中国大陆,那么将琉球返还给中国,或将会给苏联接近这些岛屿的机会,并因此危及美国的整个太平洋基地系统。美国对这些岛屿的军事占领,从共同防卫区域的安全角度看是必要的措拖。) 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钓鱼台早期一度虽为无人岛却并非无主岛。可见日本的行径破坏了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秩序;公然违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约制力。因为《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两项文件是日本战败投降后,世界政治版图的最明确文件。

对日抗战期间,曾有超逾二十万以上的台省同胞,为驱除日本帝国主义在台湾的一切势力,脱离日本统治,回归祖国,加入抗战,他们分别来自各个不同团体,如:「台台湾革命青年大同盟」、「中华青年复土血魂团」、「抗日复土大同盟」、「台湾革命党」、「台湾青年革命党」、「台湾革命民族总同盟」、「台湾独立革命党」、「台湾国民革命党等」。在台湾抗日团体中,较早一支具有组织形态的抗日队伍是民国二十八年二月成立的「台湾义勇队」。最初受「台湾独立革命党」的节制,其后由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指挥。他们的总目标是光复台湾,建设台湾。曾当选为高雄市第一、第二届两任市长的谢挣强即曾是台湾义勇队的骨干。除活跃于浙江金华等地区的台湾义勇军外,丘念台的「粤东工作团」,也颇具贡献。「台湾独立革命党」与「台湾革命民族总同盟」为结合台湾各抗日团体的力量,于民国二十九年三二九黄花冈纪念日成立「台湾革命团体联合会」。民国三十年二月更名为「台湾革命同盟会」,进行复省运动,因为他们认为光复台湾就是要恢复马关条约以前的台湾原有的建制,中国的一个省。他们呼吁应把台湾列为「老沦陷区」,既正视听,也阐明了战后台湾光复的意义。

台湾同胞的此一愿望,亦险遭日本军方破坏并为台湾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据何应钦将军说: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上午七时,我国民政府外交部正式接获日本投降电文。蒋中正于是日电日军驻华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大将,指示其六项投降原则。冈村宁次最初向我方表示,对命令中国境内、台湾、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之地区内全部日本陆海空三军与辅助部队之投降,实施不无困难。国府以日军投降是整体性,不可分割。仍责成冈村宁次统一办理。日军投降时,我军受降区共为十五区,台澎地区为第十五区,投降的日军部队10HA、8FD、9D、12D、50D、66D、71D、75BS、76BS、100BS、103BS、102BS、112BS及 澎湖守备部队,日军投降代表为安藤利吉。战后盟军从所缴获日本军方文件得知,日本主战派军官除曾设法阻碍天皇发表投降昭书外,并曾密谋驻台日军与在大陆逃往台湾的海空军,不惜玉碎台湾,殊死抗击盟军。幸国民政府坚持责成日本军方整体投降,方遏制住日军蠢动。台湾得以在熊熊战火危机中,回归祖国。国府受降代表陈仪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在台北市公会堂(现今之中山堂) 光复厅举行受降式。从此之后,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回中国版图。

抗 战胜利,被日本占领五十载的台湾终于光复。台湾同胞于民国三十五年九月自发组织了一支由十二位社会贤达和三名工作人员组成的台湾光复致敬团,由台湾文化协会负责人林献堂率领到大陆陕西黄陵,代表台湾同胞拜谒祖先。然而由于遭遇大雨,交通不便,仅在二百里外的陕西省耀县遥祭后回台湾,对致敬团所有成员来说无疑是一件至深的憾事!

走笔至此,深感台湾光复自不能忘,因正视过去是认识历史的原点。直至今天,那一部春秋史,千古孤臣泪......只剩古月照今尘的几许悲凉,哀伤和无奈,仍在常思量之余的情绪中激荡回旋。
(注:民国 36年至37年间日本赔偿的军舰计有丹阳、 信阳、汾阳、沈阳、惠阳、 衡阳、华阳、 泰安、 成安、瑞安、潮安、正安、临安、惠安、 同安、 吉安、新安、固安、黄安、威海、长治 、永靖等军舰。加上海军三分之二以上的美援主力舰艇,和代训的海军官兵,在上世纪中拱卫了台湾的安全。)
 

阮大正  10/11/2014 L.A. 7228
本文为台北旺报自中华民国一百零三年十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刊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