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喻智官

 

过去的十几天里,我的视线无法离开香港。为了争取真普选,香港几万学生和市民「和平占中」,警察用胡椒喷雾和催泪弹施暴,非但没有吓退示威者,反而激发了更多民众上街,「占中」变成了「占港」,金钟、铜锣湾、旺角、尖沙咀聚起更多抗议者。电视画面上五颜六色的雨伞海洋湿润了我的眼睛,我禁不住赞叹,勇敢无畏的学生!勇敢无畏的市民!香港人好样的!你们继承八九「六四」的精神,谱写着争取中国民主的新篇章。

那一刻,我一遍遍向遥远的香港呼喊:香港挺住!因为你是我心中别样的地方。

香港,你是没有监督劳动的地方

那是我五、六岁时候的事。我每天看见一位妇人扫大街,她扫到我家门口时,母亲总对她说,我家门口扫过了,你不用扫了,如果我在边上,母亲还让我叫她「好婆!」但好婆卑歉又惶恐的连连摆手说,「不作兴,不作兴!」我不懂事地问母亲,「好婆是扫马路的?」母亲说,「好婆是四类分子,是监督劳动!」我追问,「什么是四类分子?什么叫监督劳动?」母亲说,「说了你也不懂,我自己也没弄懂。」有一次,好婆跟我母亲正在搭讪,看见一个里委干部从远处走来,慌张得赶紧大刷刷地挥动竹扫把……

一天,好婆扫完地,来到我家,从兜里拿出一包糖果,对我母亲说给我吃,母亲客气地退让,好婆说,难得他一直叫我「好婆」,以后我没福消受了。

翌日,不见好婆来扫大街,又过了几日还是没出来,街坊们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过了一个多月传来消息「好婆逃去香港投靠亲戚了!」我问母亲,「香港在哪里?好婆为啥逃那里去?」母亲说,「香港是中国的又不是中国的地方,好婆去那里就不用扫大街了!阿弥陀佛!」

当时,我还不辨东南西北,却知道有一个地方叫「香港」,那里不用「好婆」扫大街。

香港,你是不搞抄家批斗的地方

文革来了,我的一位表伯被抄家批斗,有高血压的表伯一下子病倒了。表伯不是地富反坏右,怎么也成了专政对象?父亲怀着疑惑带我去看望表伯。

表伯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地对父亲说,「哪里料到会有今天?你知道我那点事。解放前,我不过有一艘小火轮运货,忙时雇个帮手,靠劳动自食其力,解放后的成分是『小业主』,算不上五类分子。搞文革了,我们里委劳动人民居多,只有几个逃亡富农和坏分子,专政队觉得运动搞得太冷清,就提升火力扩大斗争对象。因你大表哥是右派,我这个小业主加上右派家属就够批斗资格了!这是无法无天的世界!我到哪里去说理?……

「我真后悔啊!四九年春天,眼看解放军打进上海,在洋行的朋友随公司迁往香港,劝我和他一同去。当时我运输跑得顺当不想动,就对他说,『我又不搞政治,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总得让人吃饭,我做小生意糊口,有什么可怕的!你先去,过几年这里不行了我再去也不迟』。不成想,五五年公私合营,小火轮交了公,我再想去香港哪里还有门?出不去只好在这里遭罪!……」

跟一脸无奈的父亲回家的路上,我又知道香港是不搞抄家批斗的地方。

香港,你是大陆人舍命寻求的地方

六八年开始搞「上山下乡」,邻居有位高中生,父亲是大学老师,按父亲的指点去广东老家插队。两年后,他被押送回上海,罪名是「偷渡香港」,他从深圳河泅水时被逮捕,最后被判七年。他父亲有教唆儿子的嫌疑,被单位隔离审查。

我的一位小学同学比较「幸运」。三年自然灾害时,他母亲去香港探望他外公后一去不回,他从此靠母亲在香港打工生活。中学毕业时,他装病什么单位都不去,坚持申请去香港看望母亲,整整等了十年得不到批准,直到他母亲遇车祸身亡,当局才放他去奔丧。母亲的一条命换得他的自由和新生,他终于从罗湖口岸过了深圳河。

几年后,文革结束大陆开放,这位同学穿着一身「香港行头」回沪,他送同学好友一些大陆少见的小礼物,知道我关心时事,给我两本杂志,内容都是大陆不敢公开的「秘闻」。如果说得到小礼物的人见识了香港的富庶,我却看到了香港言论出版的自由。香港从此成了我们向往的地方,做自由的香港人成了我们的梦想。

香港,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托英国人无为而治的福,当大陆在毛时代没完没了搞政治运动时,香港的经济飞速发展,八十年代跻身名扬世界的四小龙。但傲慢的大陆文化人一度认为,香港缺乏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是「文化沙漠」,香港人是不问政治只知揾钱的「经济动物」。

然而,八九年天安门事件爆发时,香港人展示了他们的不同凡响,百万人上街声援,市民们踊跃捐款支持北京学生。「六四」大屠杀发生后,每年的纪念日,香港成千上万人手擎蜡烛追悼,整整二十五年,香港的「六四」烛光照亮了灰暗的中国人心,是中国民运不熄的火炬,引燃着中国争取民主的希望。

香港九七大限来临时,基于对中共本性的了解,我担心中共会耍尽手段让「一国两制」变质,忧虑弱小的香港不能抵御中共的侵袭。虽然不出所料,香港的自由被不断蚕食,一年不如一年,但香港人从没停止抗争。二○○三年七月一日,五十万港人上街反对制定《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近十万港人示威反对中小学设立爱国主义教育课程,迫使当局搁置上述议案。

今次为争取真普选,不仅「占中三人」为首的香港市民站出来,更多香港大中学生涌上街头,成为公民抗命的主力,向中共和世人宣示争取民主的决心。

香港挺住!这是一场退无可退的决战。

如果说深圳河是一道天然的中国柏林墙,河边严防大陆人偷渡的围网就是中国这座大监狱的篱笆。六十多年来,无数大陆人为投奔自由,像我邻人那样冒着生命危险渡河破篱!香港一旦失守,这道篱笆就会拆除,深圳河就成为大陆的内河,香港将难逃被圈进中国柏林墙的命运!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