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曹长青: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她疾速地走在香港一条微暗的街道上。她不知道这条街道的名字和地理位置,没有任何目的和目标,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走的飞快。早已过了半夜,只有几间小店铺还开着门,但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但她没有任何恐惧感,只有带着紧张的兴奋。她飞快的脚步似乎在追逐着她脑中飞翔的念头:我在香港了,我自由了!

不是在做梦吧?她眨了眨眼睛,朝北方眺望。只看到山和闪烁的灯光,还有山脚下静静的深圳河。呵,真的是在罗湖桥的另一端了!这是她在香港的第一个夜晚。

罗湖桥!有多少次,站在桥的中国一端送别外国旅行团的她,望着千百个人,美的丑的,胖的瘦的,年轻的年老的,健康的生病的,清醒的疯癫的,身着笔挺西装的,拖沓着皱褶睡衣的,进来出去,随意地、不经意地跨越着罗湖桥——那座通向外面世界的桥。外面的世界,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自由的世界!但是她,年轻、健康、清醒,却从没有自由跨过那座桥、踏过那二、三十步路。这一桥之隔,是东德和西德的距离。

现在她在这里,在罗湖桥那自由的一端!

一位哲人曾说,初尝自由的滋味,真比作国王的感觉还好!这话多么准确!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

这是我妻子一部英文作品里的一个片段,写的是我们两人一起第一次抵达香港那天晚上的真实经历和感受。

今天,我们已经在自由的美国生活了26年,但却从没有、从不敢忘记跨过罗湖桥的那一天。那是漫长的、从奴隶到自由人的一天!

香港,对我们这两个黑龙江人来说,曾经就像美国一样遥远,一样陌生、一样充满神奇的魅力。她代表着自由,代表着繁荣,代表着可以活下去的生命,代表着有希望的明天。

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到了深圳工作,香港近在咫尺,但对我们仍是一个无法企及的梦。好多次在蛇口的海岸边,听人们讲起多少人从那里游水到香港,多少人淹死在海里——冒死也要到香港去!因为香港曾是千千万万中国人梦想中的天堂。

Hong Kong,这个只有六百万人口的弹丸之地,但她的名字是那么响亮——全世界都知道她,整个自由世界都熟悉她。大家心里早已习惯了那个清晰而明确的概念:Hong Kong是“我们”的一部分。

记得17年前,当英国对香港的租约到期、不得不把她归还给独裁中国的时候,自由世界的人们,是怀着多么忐忑不安的心。媒体报导说,那一幕回归的交接仪式,“看哭了一半香港人”。在海外,人们起码从电视上看到,英国总督彭定康的三个女儿,哭成了泪人。

Hong Kong,这个全世界最自由、最繁荣的小岛,就像一个被富有的家庭领养、娇宠了多年的孩子,忽然被法官判给了曾遗弃她、并且一直凶残对待自己家孩子的恶家庭。大家都是多么地不舍,多么地无奈。这里除了因法律而不得不还孩子的悲伤,还有对这个孩子自己也有点“欢天喜地”地要回去的遗憾。但不管怎样,那个恶家长起码承诺,对这个特殊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要有特殊待遇。

但17年过去了。香港,这个曾一直感觉被“领养”“受歧视”却事实上一路在自由环境下成长过来的孩子,终于越来越感受到、越来越忍受不了血亲却恶毒的家长那不断紧扣的铁钳。《南华早报》曾在网上做民调问:“如果有可能,香港人是否愿意投票回归成为英国海外属土”,结果一度竟然有93%的受访者投了赞成票,反对只有7%(2013年3月12日数据)。

当然“回归”英国是没有可能了。于是这个“孩子”一次又一次小规模地抗争。但在多数情况下,外面的世界并不了解。这次她的喊声大了,终于全世界,尤其是自由世界,都听到了。大家都为香港的勇敢而振奋、而高兴。大家都期盼着她胜利——“回归”到她本来就所属的“我们的”自由的大家庭!

香港人,有着海峡两岸的人都无法企及的优势,不仅因曾是英属而带来的特殊地位和国际社会一份特别的关爱,导致北京独裁者也绝不敢过分妄为;更重要的是,香港的年轻一代,是没受过饥饿、没经过被洗脑、被恐吓的、最单纯、最无畏的一代。他们没有像中国内地人或台湾人那种被打着、骂着、战战兢兢成长的历史;没有那种一想到政权就发抖的、被专制伤残了的奴隶心态。香港的年轻人饿就喊饿,要自由就大声喊出来。他们单纯、没有心计,也不会随便就被“大人们”吓回去!

中东茉莉花革命的成功,就因为他们那里的成人是孩子!那些成年人不老成、没有计谋、不懂策略、不会算计。他们拥有的,是孩子的单纯,是年轻人的梦想、年轻人的激情、年轻人的勇敢。

在开罗广场,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发表电视讲话,表示任期到后不再连选,但拒绝立刻下台。对这个在不少中国人眼里已经是相当妥协的讲话,埃及的抗议者们绝不接受。他们拿出跟独裁者死磕到底的劲头说,“他固执,我们比他更固执!”整个埃及都没有什么“成熟”的大人出来呼吁,运动已经有成果,该撤退了,也没有人喊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广场上回荡的只是痛恨专制、跟独裁者不共戴天的愤怒情绪。

他们是成年的孩子,他们成功了!

而中国的民主运动要让真正的孩子的肩膀来扛,已经是成年人的耻辱。而且在八九民运中,有相当一些成年人不是清晰、明确、单纯地、义无反顾地支持学生,而是精明算计、左协右调、在学生和政府之间权衡什么最大公约数,结果迎来的是最悲惨的结果。

北京天安门运动注定失败的另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在运动之前,没有真正成熟的成年人把自由民主的理念传播到位,没有把“独裁制度必须结束”这个原则、这个理念、这个口号喊出来,喊到深入人心。

所以,天安门运动从来就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目标。当时提出的反腐败口号,是一个空洞到既无形、更无影的东西。事实已经清楚表明,独裁制度不倒,反腐只能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

大家都知道,埃及爆发了两次革命:第一次,目标清晰地要求穆巴拉克下台。第二次,目标清晰地要求穆尔西下台。两次都目标清晰明确,两次都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两次他们都成功了!

东欧革命、中东茉莉花革命,都是那些没有策略,没有计谋,更没有退场机制的孩子般的成年人完成的。他们没有像下象棋那样,研究算计三步五步之后再挪动一步。他们只是一路朝着自己清晰的目标——独裁者下台,看着胜利的曙光,抱着必胜的信念。这就足够了!

而我们看今天的香港雨伞革命,本来孩子们做得非常精彩——目标清晰明确:要真普选,要真正的港人治港。而且他们做得和平、理性、秩序、文明。但即使这样,还总是有些“老人”们出来给孩子们下指导棋,今天“见好要收”,明天“要有退场机制”。

事实上,当你开始迈向追求梦想的那一步,就绝不可停顿下来。你停下来,但独裁者套在你脖子上的绳索却绝不会松下来,反而会勒得更紧。2017的普选近在眼前。那将是香港的第一次普选,当然迫在眉睫需要从现在就开始着手候选人。候选人亮相、竞争的时间越长,民众比较、选择的机会才越多。在北京一定要钦点候选人的前提下,香港人现在不争取、不清晰明确地达到要求真普选(香港人自己推出候选人)的目标,还有时间等吗?让学生们现在退?退到25年前的天安门广场吗?

目前这场“雨伞革命”已经赢得了世界注目和全球华人的支持,在根本没有达到目标的情况下凭什么退场?现在退场不是让雨伞革命成了一个自己泄了气的皮球吗?天下哪有这种荒谬的不打自败的做法?而且如果这次“无疾而终”,怎么还能激起下次的热情?下次是何时?2017把香港再送给共产党一次吗?

什么人在一个新生儿刚诞生的时候,就张罗着给他准备棺材、修建墓地?什么人在一场革命刚开始的时候,就喊着要准备失败,要做好撤退准备?什么人在战士们冲锋陷阵的时候给他敲丧钟、奏哀乐?

在一个新生儿诞生的时候,人们应该让他看到的,是生命,是青春,是激情,是充满希望的、自由的明天,是一定能够实现的梦想!

那些“没见好就喊收”的老人们,要把他们自己失败的包袱扔在香港孩子们追求自由的征途上。他们失败惯了,他们心有余悸,他们想起那个政权就忍不住发怵,所以才唱衰雨伞革命、预告香港也会失败。那些人不仅已经成为历史,更成为香港走向胜利的阻碍、障碍。

让那些成天算计利害得失的“老人们”去打老祖宗的算盘吧。香港的孩子们是高举着苹果手机传播胜利信息的新一代。

香港的孩子们,你们是生机勃勃的今天,更是一定胜利的明天。今天,你们应该听的是振奋的乐曲,是激昂的号角;而绝不是丧钟,更不是哀乐!

你们爷爷的失败、叔叔伯伯的失败,绝不等于你们也失败。他们流血了,他们倒下了,最关键的是,他们从根儿上就没有认清那是一个多么残忍的政权,所以从出发点到目的,都没有“你必死,我必活”的信念。始终对狼抱着希望的人,绝无法躲过被狼吃掉的命运。

今天不是占中/占港者应该思考退场机制,而是北京的共产党政权!

“让共产党退场!”才应该是支持香港雨伞革命、和所有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国人需要大声喊出的口号。这是早就应该喊出的、要不断喊出的、直到喊倒、撼倒共产党的口号!

25年前就有人高声喊出这个口号,但被那些“足智多谋”的人们给呵斥掉了。中国人还要再等几个25年?“让共产党退场!”应该从今天喊出来,从现在喊出来,理直气壮地喊出来!

这里没有谁呼吁谁去上街、去革命、去流血。自由的渴望在每个人心中。追求自由,无论在哪朝哪代,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都是那些视自由如生命的人自觉自愿的行为。

没有人期待流血,也不会流血。哪怕在25年前,在有绝对权威的第一代领导人的时代,在中国经济尚未跟世界接轨的年代,在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把信息瞬间传遍天下的时代,屠杀,都是独裁者难以承受之重。邓小平们对自己的行为从来都不敢理直气壮。在屠杀的第二天,就开始动用全部国家机器,用墨写的谎言,去涂抹滴血的真实。直到现在,他们都在用全力捂盖着屠杀的历史。

今天,人人都有手机,人人都是现场实况转播的记者,习近平敢杀人吗?即使他有毛泽东/邓小平的狠,下面的将军们有那份忠、有那个胆吗?敢负杀人的责任吗?今天,习近平开个“北京文艺座谈会”,已经被数不清的网民痛斥、嘲讽、耍弄。他从来就没有、现在更没有毛/邓那份权威。在独裁者权威大幅下降的现状下,人民和(包括军人在内的)各级官员的觉醒程度却在大幅上升。哪里都不是铁板一块。习近平敢杀人的话,那就很可能是齐奥塞斯库的命运。大家要清晰地记住,习近平不是邓小平。哪怕邓小平今天复活,也绝不敢再杀!不要被人用25年前的血来吓住今天的你!

在25年前,在威严的邓小平一直紧握军政大权的情况下,都有38军军长徐勤先的抗命,拒绝调兵到北京。他说:“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他用行动、用坐牢的代价实践了英雄的豪言壮语。

写到这里我想到,以后每年的六四,我们应该记得向这位不肯调兵杀人民的将军致敬。那是一位跟独裁者直接抗命的英雄!那个抗命是了不起的壮举!回头想来,如果当年每一个军长都是徐勤先,就绝不会有一场大屠杀。

我们不仅要记住徐勤先这个英雄,给他送去我们发自心底的感激,让这位被当局惩罚和冷落的英雄感觉到来自民间的温暖,而且,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应该大声地、持续不断地向所有的军人喊话:“当独裁者和人民对立的时候,手上绝不要沾人民的血!”埃及的塞西将军,因为站在了人民一边,人民用选票奖励他一个总统大位。

我毫不怀疑,在下一次中国民主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不仅会有更多的军人抗命,而且会有军事将领站到人民的一边。在东欧共产专制崩溃的时候,哪里的军队杀学生、杀人民来着?!

中国的军人也是人,他们中25年前就有过徐勤先!今天和今后当然更会有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军事将领。哪个军人不想建功立业?当独裁者和人民对立的时候,站在了人民一边,保护了人民,就无疑是伟大的历史功勋!我从来都不信中国没英雄!

我们有过英雄的将领徐勤先,我们有过英雄的平民李旺阳,我们的英雄绝不会断了香火!香港,不是开始接过来了么?那些年轻的孩子们,哪一个不是令人欣赏、令人敬佩、令人充满期待的新一代英雄!

香港,由于她的特殊地位,中共更不敢调兵镇压。而香港的警察,刚用催泪弹、辣椒水往孩子们身上泼,看看就遭到了多么大的反弹。所以,香港人要挺住,要从占中到占港,不仅要坚持让世界听到你们越来越高分贝的声音,而且不达目标,绝不要罢休!

人民越勇敢,独裁统治者才越没胆!

中国内地的朋友们,给香港的雨伞革命一份支持吧。你们一定记得,1989年的时候,香港人民对天安门民主运动给予了最鼎力的精神和物质支持。在过去25年来,每年六四,香港一直都是全球最隆重纪念天安门死难者的地方。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不仅温暖着那些六四未亡人的心,也燃烧着自由世界对中国的希望。

两年多前,是勇敢的香港有线电视记者林建诚先生冒着危险采访报导了李旺阳的故事,让我们知道、并为拥有这样一个中国英雄而骄傲,更让我们为那个政权公然谋杀了这个英雄而怒不可遏!林先生同样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

哪怕仅仅是为了感谢香港人民曾经给过我们的帮助,感谢他们一次再次地替被虐杀的李旺阳怒吼,感谢他们年复一年地替专制城墙里面的人们记着六四,起码,在APEC北京开高峰会期间(11月5-11日),为了让世界更了解香港人民的争普选之战,在北京,在中国,撑起一次雨伞,传一张雨伞的照片,转发一篇支持香港雨伞革命的文章吧。更何况,香港的奋战,就是为中国的新一轮民主之战打前站;香港的成功,就是为中国的自由之路铺垫最坚实的地基。香港和内地,已经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挺香港,就是挺自己!

那些到香港经商、旅游的中国内地朋友们,去看望一眼占中/占港的学生们吧,陪他们举一次雨伞吧。有一天,你可以问心无愧,在香港人民为争取自由而奋斗的时刻,我来过,和他们并肩过几个小时,几分钟;在香港往自由跋涉的征途上,我来过,留下过一个脚印,拍下过一张值得骄傲的照片。

呵,台湾朋友们,我的许许多多的台湾朋友们。想起你们,悠然升起一股亲切、温暖之情。在你们正享受着选举的权利、正紧锣密鼓地准备为台湾更加自由、美好的明天投下神圣的一票的时刻,请别忘记,香港人民正在为争取你们今天拥有的这份权利而奋战,尤其是,那些像太阳花学运的孩子们在奋战。相信你们也在尽自己的所能,给香港的雨伞革命送去一份心意。毫无疑问,香港如果被扼杀,共产党下一步的铁钳就是掐向台湾。

海外的中国朋友们,如果你访问香港,如果你路过香港,去给占中/占港的孩子们鼓一次掌、加一把劲吧。相信你和我一样,无论多么热爱美国、英国、法国,热爱世界每一个自由的角落,但是,中国是我们出生的地方,中国是我们成长的地方,那里永远地留下了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爱情,我们的汗水,我们的泪水……,那里永远地埋葬着我们挚爱的、却没能最后道别的亲人。那里,“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更因为在那片被血和泪浸透的土地上,仍有我们难以忘怀的梦在缭绕。那不是一个爱国梦,而是一个爱自由的梦,这个梦里怎么可能没有一个自由中国梦!而香港的成功,就是实现那个梦的第一步。

所以,全球任何一个角落的、真正热爱自由的华人们,让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呐喊、用我们高举的雨伞,来助香港一臂之力!让共产党退场,让“雨伞革命”成为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的一个胜仗!让共产党退场,让香港,这个曾经是自由世界骄子的美丽之港,成为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2014年11月6日于美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