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自动退场还是坚持到清场?

费良勇

 

今天(2014年11月13日)我同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前线的友人通了电话,谈到了“占中”现场各方面情况。目前“占中”的局势危急,令人焦虑。香港高等法院发出禁制令,要求占领者不得阻碍道路通行,七千港警随时待命清场。

中共党魁习近平11月12日在北京举行的美中首脑记者会上主动谈到了香港占中事件。他说:“占中这个行为是一个违法事件。我们坚决支持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处置,维护香港的社会稳定,保护香港人民 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香港事务纯属是中国内政,外国不得以任何方式干涉。我们还要保护外国公民和商业企业依法维持香港的治安,不仅在香港,在全世界各地,都是应有之义。”习近平的讲话明确表示,中央政府支持港府清场。

据悉,目前坚守占中现场的学生大约一千多人,市民也有一千多人。一些人士认为,此次占中已经接近尾声,与其等待清场,还不如主动退场,但于心不甘,因为港府和中共非常强硬,没有半点让步,一些占中人士自认为没有收获。愿意退场者当然可以自由离开,但若在现场提出主动退场建议,会引起极大反弹,遭到强烈谴责。因为其他坚持抗争到底的人士会指责这种主张是退缩投降。这些人士坚持公民抗命,宁愿被抓捕坐牢,也不主动退场。

中共对占中的基本立场是“不妥协、不流血”。中共和港府已经准备了大量橡皮子弹。中共1989年制造北京大屠杀,遭到全球谴责以及许多国家的经济制裁。如今中国是外向型经济,如果再次遭到全球谴责和制裁,形象大损,经济萎缩,政局不稳。所以,中共和港府不敢再像1989年那样调动正规军,采用坦克机枪屠杀学生和市民,甚至连橡皮子弹也不敢轻易使用。加上香港有独立的司法体系,这在客观上降低了公民抗命的危险性。

占中三子拟于下星期五(11月21日)自首,承担公民抗命要面对的罪责,希望以此唤起占中人士自动退场。据悉,港府鹰派不想让占中三子自首,打算先行拘捕他们。三子不介意被警方先行拘捕。他们评估,若自首受阻,反而会唤起更多人响应自首。但泛民主派认为,就算三子自首,占领者也未必会跟从。学联及学民思潮已经表明,会选择坚持到最后一刻,直至被警方拘捕。占中者全面退场,困难重重。

民运理论家胡平先生在《占中运动何处去?》一文中,精辟地分析了直接的公民抗命和间接的公民抗命这两种不同的抗争方式。占中行动属于间接的公民抗命。抗议者抗争的手段是违反交通法规,但抗争的目的并不是反对交通法规,而是反对假普选,要求真普选。间接的公民抗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因为它会干扰市民的日常生活,应该适可而止。其正当性或曰合理性必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失。

香港的占中行动已经进入第47天。香港占中行动不同于1989年北京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占领天安门不影响北京普通市民的生活,但占中行动占据了交通要道,严重干扰了香港市民的生活,甚至影响到一些人的生计。友人告诉我,一位80多岁的香港老太太从住家去医院,通常只需要1个小时,由于占中行动,她必须绕道走,竟然需要花费7个多小时。万一老太太病危怎么办?即使老太太及其家人理解和支持占中,对于长期占中的合理性可能也会提出质疑。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满占中行动并发出怨言的民众逐渐增多。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占中行动发起人戴耀庭也指出:占领愈久愈不合理。

胡平早就指出,占中错过了“见好就收”的时机。本月初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胡平再次阐述了见好就收的要领,引起了激烈争论。绝大多数与会者认为,从理论上讲,胡平“见好就收”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只是在抗争现场往往难以操作。一个难点是对“好”的确定,“保本”还是争取更高“权益”,各人见仁见智,难以统一意见;另一个难点是群众运动常常缺乏一呼万应的领袖人物,不可能像军队那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在抗争现场,通常是激进的观点占上风。即使大部分人退场了,少部分人要坚持下去,也会存在清场局面,也难以实现见好就收。此次占中行动也是这样,如今留守者不足占中最高峰时总人数的百分之一。作为抗争运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应当时刻考量见好就收,否则,不成功便成仁,不失败不收场,代价太高。

在发达的民主法制国家,民众的抗争通常已经同政治制度没有关系,只是权益之争。这些国家的抗争组织者和民众都很成熟,非常讲究策略,进退有序。举行公众活动需要到有关政府部门登记,通常不会被拒绝,但时间和场地等有严格限制。何时来何时走,严格按照登记进行。警方会依法监督和保护。由于突发事件,有时也会发生没有预先登记的公众活动,但时间更不会长久。否则,会遭到取缔,如美国的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从台湾的太阳花学运来看,台湾民众的抗争活动已经日益走向成熟。香港虽然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民主制度,但已经有相当完备的法治,公民社会也比较成熟,采取有进有退,分阶段达到目标的有效抗争应属上策。

由于沉重的六四大屠杀包袱,中共心有余悸,担心对占中行动清场镇压会遭到全球大反弹,所以,打出了拖延牌。中共的拖延策略,对占中行动有三大不利,一是拖垮香港的经济;二是拖掉占中的民意;三是拖失香港的法治。香港的经济是自由经济、民营经济。中央并没有从香港抽取税收。1997年香港回归时,其GDP相当于全国的15.6%,但如今只有2.9%。所以中共不怕香港的经济受挫对全中国的影响。关于第二不利,前面已经做了分析,不再赘述。香港司法独立,有稳定的法官和律师制度,这是香港同中国内地相比的一大特色和巨大进步。占中的无限期拖延,无疑使香港的法治受损。

我问香港友人,占中能拖到港府和中共实质性妥协吗?他们认为显然不可能。这次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先生精辟地论述了从民变、兵变到政变的社会变革进程,反响强烈。从目前香港的局势看,还没有引起大规模民变,更没有兵变的预兆。因为占中时间太久,港府清场得到的民意支持反而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再坚持占中,不是上策。争取真普选以及建立稳定的自由民主制度,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需要无数次抗争,分阶段达到目标。争取真普选,在2017年以前,还有许多抗争机会。

街头抗争的持久战难打,可以采取周期模式,例如每周或每月来一次限时的规模较大的抗争活动。只占领重要地带,尽可能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造成不便,利于长期抗争,争取更多民众的支持。另外,在改变功能界别及其名额分配等方面,还有可以争取的空间。

多位香港民主派议员批评中国人大831决议违反基本法。因为该决议不符合国际人权公约的普选权,不能确保港人享有平等的投票权和参选权。占中虽然违法,但源于中共政府先违背和玩弄了基本法。人民无条件遵守法律并不等于法治。无论如何,从人权和道义上讲,在一定时间内占中有足够的理由。但在马上面临清场的情况下,是主动退场还是等待清场呢?虽然被拘捕的勇者愿意承担一定的代价,但对所有抗争者产生的心理压力可能更大,不利于以后东山再起。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占中并非一无所获。占中已经向全球展示了香港人民追求真普选、追求自由民主的信心和力量,揭露了中共及港府自食其言、玩弄基本法的险恶用心和伎俩,增强了中国海内外民主人士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信念,赢得了全球民主国家对香港民主化的高度关注和支持,为以后的抗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向伟大的香港人民致敬!向勇敢的占中人士致敬!

2014年11月13日 深夜 写于 纽伦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