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郭玉闪被「失联」凸显对民权的仇恨

笑蜀

 

今年10月9日凌晨两点,十多个北京「国保」(编者按:中国公安系统国内安全保卫部门人员)突然闯进郭玉闪家,将他强行带走。根据中国法律,刑拘37天之后,当局必须要么放人要么批捕。但37天早过去,当局没有给出任何说法,而且不仅不许律师会见当事人,干脆把律师也抓了起来。郭玉闪和他的律师现在都处于失联状态。

郭玉闪何许人也?

知道刘晓波、许志永、浦志强的人不少,知道郭玉闪的人大概不多。如果说还有一些人知道他,主要因为两年前他千里救援盲人陈光诚的传奇。这传奇太惊心动魄,实在没法不轰动。他因而有「闪电侠」之誉。但事后他马上退出公众视线,一如既往地礁石般沉默。

要介绍他的行状,可能需要一本书的篇幅,因为他故事太多。而他几乎所有故事,都围绕着中国的宪政转型,尤其围绕着中国的民权运动展开。他最早从事的出租车行业管制问题研究,属于民权范畴;他和许志永、滕彪创办公盟,属于民权范畴;他创办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致力于研究公民税权、教育平权,属于民权范畴;他主持结石宝宝援助团,和知名网友肉唐僧一起组织「送饭党」救援良心犯,也都属于民权范畴。

如果说美国的民权运动有马丁•路德•金,印度的民权运动有甘地,中国也不缺自己的民权英雄,只不过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他们包括名满天下的刘晓波、许志永、浦志强,也包括郭玉闪、郭飞雄、唐荆陵……,这是一份长长的名册。而这再正常不过,毕竟中国的政治体量太大,中国的转型也太难,出多少个马丁•路德•金,出多少个甘地,其实都不算多。

如何对待自己国家的民权英雄,反映当政者对民权的态度,决定其体制的文明水凖。中国这方面的记录,不仅一向糟糕而且越来越糟。民权英雄在中国都属于「异议人士」之列,都有一部血泪史,凸显了体制对民权的敌意。郭玉闪的遭遇尤其有代表性。他不仅勇气过人,而且智慧过人。不仅强调政治良知,更重视技术含量。所以,他的一切行动,都以宪法和法律为边界,力求现有空间内最大限度推动。只要对宪法和法律抱有起码敬畏,都不可能把他当罪犯,而无论政治上怎样视他为对手。把他当罪犯,只会是对宪法和法律最大的羞辱,证明某些当政者对民权的仇恨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

任何一国的政治生态要想正常,都必须达成民权、官权、司法权三权鼎立,三权相对均衡。郭玉闪所求者何尝有它,无非救民权太弱之弊,使民权足以制约官权。它当然属于革命性质,但它终究无非民权革命,不是重复打江山坐江山的周期律。中国的宪政转型必须经由这样的民权革命才可能想象,未可一味指望自上而下的强人政治,虽然并不排斥体制内一切有识之士的努力。必须经由民权革命的洗礼,才可能完成公民的自我赋权,才可能完成社会的自我赋能,才会为宪政秩序奠定稳定的基石,宪政才会不可逆,不致有过去百年的大反复、大倒退、大悲剧。这是民权运动的意义,也正是郭玉闪们的初衷。

被「失联」的岂止郭玉闪和他的律师。仅传知行研究所一隅,已有三人被「失联」,包括传知行研究所所长黄凯平,前研究员、现任立人大学执行长陈坤。被「失联」已经成了当局给异议人士量身定做的「新常态」,折射当局在「依法治国」的旗帜下,如何无法无天。他们根本不是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只一心要把民权关死在笼子里。但这不过是他们的白日中国梦。中国需要而且已经跨入了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时代。郭玉闪们生当其时,民权的触底反弹赋予了他们强大的能量,注定了他们的崛起。迫害非但不能遏制,反而只会起到加持作用,这大概是加害者做梦都想不到的。当今之世,多元共存,谁都不可能吃掉谁。无视这一客观现实,还要顺昌逆亡,如此的当政者怎么可能不out?政治上怎么配做郭玉闪们的对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