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关于中国反对派的六项共识

----封从德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的开场发言

 

感谢「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费良勇理事长、廖天琪女士、潘永忠先生的邀请。本次会议研讨「中国大变革的策略」,我坐了二十二个小时的飞机赶到这里,也希望向大会贡献我粗浅的思考。关于中国即将发生的大变革,或曰大转型,近年来我和诸多朋友多有探讨,认为有六个共识需事先在反对派中达成,时间越早越好,范围越大越好。

第一个共识:转型路径——应采「公民行动」,融合非暴力行动与暴力革命,即通过大规模民变,诱发兵变和政变。「非暴力」在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的党文化语境下,已被误导,很容易完全排除兵变,即策动原专制集团武装力量的倒戈,这一关键环节。甘地自己并不排斥战争,曾三次亲自带队组织印度人参战,并因此得过奖章。按当代西方学者的研究,兵变这一环节,在民主革命成功的所有因素中,占60%的重要性。当然,第一步大规模的民变还是基础,决定了革命后民主能否巩固。民变、兵变到政变,参与的平民、军人或政治家,都是公民;走向宪政民主的行动,都属于公民行动。

第二个共识:转型正义——成功后的清算方案,应按专制集团的取向而定:主动、被动与推翻。当局若是主动改,可用赎买方式,基本不必清算;若是被动改,会有一些清算,主要推行真相与和解;若是被推翻,清算会比较深入,但公务员大多留任。三种情况,都应事先计算好两道线:多少资产以下可不予清算,多少资产以上则须清算——通过国会指定的清算委员会或清算法庭按法定程序处理,原则上应留出路,给予相关人员保留足够体面生活的费用;此前有立功表现的可获宽大处理。这些措施一是为了瓦解专制集团成员的抵抗意志,二是为了顺利达成社会公义。

第三个共识:军队国家化——专制集团武装力量收编方案和奖惩措施。包括军队、警察、武警和情报系统。原则是将功赎罪,越早反正立功越大。大部分人员留任,争取迅速安定下来,以保障国防安全与区域稳定,为此,关键职位应由革命党人掌握。此前主导和积极参与镇压民主运动,尤其是手上沾血的,需按法定程序进行审判,若有立功表现可以功过相抵甚至升迁。

第四个共识:周边地区——在和平、平等与民主的原则下承认自决权。和平是指尽量减少族群间的流血冲突;平等是指个族群间一律平等,不再形成压迫与被压迫关系;民主是指在民主宪政框架下通过地方自治逐级选举民意代表和行政首长,由民意代表在议会提出各项法案。认同普世价值的人,都应承认自决权,因为这是联合国宪章及两个人权公约中明文规定的。这是民主革命的中间道路,有利于各族群结成统一阵线。

第五个共识:宪政框架——应该采用四六宪法作为过渡时期的临时宪法。因为有七个优点,四六宪法最有可能成为民主革命成功后各方人士的首选。这七个优点是:㈠公认的好宪法;㈡过去及未来社会的共识与最大公约数;㈢法统仍在;㈣实证适用于华人社会;㈤ 偏向内阁制,有利于民主稳固;㈥接近联邦制,有利于解决周边问题;㈦利于两岸趋同。

第六个共识:外交政策——争取各国支持,减少阻力。民主革命过程中,争取各强国至少保持中立,不再支持专制政权,甚至支持反对派力量;避免百年前各强国在中国扶持不同地方军阀势力的局面发生;利用当代国际金融和经济一体化的优势,促成中国尽快民主化并巩固。

以上各项,仅是我的一些粗浅想法,也和各方朋友讨论过,但尚需各方面的专家,包括经济学、政治学及军事专家等等,详加斟酌与细化。这些共识若能尽早达成,然后通过网络远程教育,让众多的国内青年人掌握,在无领袖、有共识的网络时代新型民主革命模式中,必将发挥巨大的作用。我认为这是目前反对派工作的重中之重,希望大家重视。我的报告暂就到此,请各位批评指正。

民国一〇三年十一月二日•慕尼黑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