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官不在高 有权则灵

何 龙

 

一个副处级官员(有人说是科级)贪污受贿数额能超过亿元,这似乎难以置信。但这一新闻来自新华社,要比一般媒体的信源可信。报道说,河北纪检监察机关在某市一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的官员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经后续报道的查证,这官员是秦皇岛市城管局原副调研员(副处级)、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

有人做了这样的换算:以11月12日230元/克的黄金价格计算,37千克黄金价值约850万元;秦皇岛二手住宅房价约为6800元/平方米,假设68套房全部为秦皇岛市普通二手住宅,以每套70平方米计算,则价值约3240万元。实际上,这些房产有一部分在北京,北京的房价则要高出5倍以上。

马超群的贪污能力也的确“超群”,他可不可能成为“最超群”的那个?目前,谁也不敢断言,因为贪腐数额的刷新是如此之快,他未必能在榜上滞留。

在河北省查处的一批“小官巨贪”案件中,有市车管所数十人受贿数千万元,有市交警支队长受贿超千万元,有县国土局原局长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总额近千万元,甚至有村干部利用协助征地机会受贿百万元……

在这样的记录面前,同样出现在昨天新闻中,冒领助学金63万的河南中专一位副科长,贪污民政专项资金93.13万元的河南新安县一民政所长,恐怕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贪官了。

如今的反贪腐工作好像是数字挖掘机,几天就会挖出更多的数目、更大的数额,大有你追我赶、刷新不止的态势,谁都不敢号称自己最强。

马超群只是一个管水的官员,管水都能管出这么大的贪腐权力,就更不用说管土地、银行、交通、税务、财政这些更易来财的官员,更更不用说管要害部门的高级官员了。

在“老虎”级别的贪官新闻轰动过后,“苍蝇”级别的贪官最近则以数量的反差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今年以来,河北省在短短的10个月时间里,就立案14808起,查处县处级以上干部238人。从这一数字中可知,县处级以下至少有一万起以上。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河北的独特情况。如果所有处级以下的贪官都浮出水面,如果做个全面的统计,那么无论是数目还是数额,可能都会让人瞠目结舌。

其实贪腐的“大数据”已经慢慢锉钝了我们的神经末梢,令我们对数字不那么敏感了。当防止权力被滥用的防护网罅隙百出,进而变成无处不在的裂口时,再低级别的官员都将有办法把权力最大化,从而把贪腐最大化。人们说“别把村官不当干部”,其中有一层意思就是,有些村官干部一旦无忧无虑地“干”起贪腐来,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官不在高,有权则灵;水不在深,能捞则行。随着国家和地方GDP的不断增加,不用说小江小河,连小池小塘,都充满着公款公物的油水,只要敢捞善捞,数目与数额都不是问题。

连小官都能成为巨贪,那么大官要是敢捞善捞,一定能够轻而易举地达到极贪的等级。现在反腐的“大数据”已经显露众多的防腐大缺口,我们若不能从根本上堵住机制的缺口,那么从缺口到决口,其时空距离都不会太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