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我所认识的郭飞雄先生

徐琳

 

郭飞雄先生是我见过的人当中少有的具有政治家风范的人。

虽然我很早就开始反对专制了,但一直都只是一个孤独的斗士,主要是在网上发表文章,与同仁没什么交往。直到2011年下半年后才参与了街头的维权、民主活动,逐渐对圈子里的人有所了解。

2012年4月初我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刑事拘留,之后又被执行指定监视居住(即秘密关押)。期间,由于我一直不交代问题,审讯人员就拿一些事来问我,其中问到认不认识郭飞雄,我说不认识。事实上我也是真的不认识,但我觉得审讯人员既然提到这个人,想必是他的影响力比较大。于是后来我就主动跟陪监的国保聊天,套他的话,知道了一点关于郭飞雄的情况。国保当然是故意诋毁他,但我知道他们的话不能相信的,要反过来理解,因此反而使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7月份我出来后,就向圈子里的同仁打听郭飞雄,进一步了解了他搞番禺太石村维权等事情,也了解到他刚坐完牢释放出来,被严密监控着,见面比较困难。于是我给他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大致介绍了我的情况,说希望跟他见面。他回复了我,说好好保重,耐心等待中国民主的到来吧。乍一看到这信息的时候,我想:难道他害怕了?不想干了?但后来我想,一来可能他还不了解我,二来我们的电话都是被监控的,所以他不便明说什么,但这信息至少说明他仍然期盼着并坚信中国会实现民主。既然他自己还这样被严密监控着,他肯定不会认为民主会从天上掉下来,因此他所说的等待应该是指等待时机。

不久后就印证了我的猜想,我们在公民聚餐的时候见面了,从此有了较多的直接交流。他给我的感觉是比较稳重、敦厚,举止得体,对人的热度恰到好处,他虽然不怎么笑,但却给人亲切感。他从不对人生气、发火,即使别人跟他争吵、大声说话,他也不会把声音提到很高去对吵,更不会指手画脚和说侮辱性的、挑衅的话,始终保持着冷静和儒雅的风范,因此别人很难跟他吵起来。他的声音平和中充满力量,仪态从容充满自信。他是学哲学的,知识比较丰富,逻辑性强,他的话很多时候都是简单明了,点中要害,也比较善于总结。圈子里有些维权、街头民运人士文化程度低,个性张扬、要强,喜欢跟他争论,如果经过一番辩论别人仍然不服他的话,他就说好了好了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再单独交流,从而使得聚会继续正常进行。

郭飞雄从不会用生硬的、命令的口气要别人做什么事,只是谈自己的看法、想法,别人往往都会心领神会自觉地去做。

他以前是个比较成功的书商,对书有着特别的感情,不仅自己喜欢看书,也喜欢送书给别人。鉴于圈子里很多同仁的文化程度不高,或者文化程度不低但对宪政民主不够了解,他就送一些这方面的书给他们,要他们认真读。有一次我们经过书店,他带着我们几个人逛了一会书店,买了几本书送给我们几个人。他的这一做法果然有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圈子里的一些同仁的理论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后来他还搞了一个读书会,搞了几次读书活动。

只要郭飞雄在场,大家就似乎有一种默契,等着他做主持,但他不一定每次都作主持人,有时候让其他人主持,给大家锻炼、发挥的机会。他的主持风格很特别,他往往不站在或坐在显眼的地方,不高调、不煽情,但又不是那种很严肃死板的样子。他有条不紊地主持,大家都会自觉地配合着。不过我觉得,如果他的风趣再多一点,会更好。

记得南周事件的一天晚上,我们到一家饭店聚餐,各路英豪汇集,挤挤地坐了五、六桌,还有几个国保也在旁边坐了一桌。郭飞雄坐在一个角落上不现形地主持着,说今天来了这么多朋友,很难得,大家轮着介绍一下吧,当然,对今天的活动有什么想法也可以顺便简单地说一说。他没有象通常聚会那样说按照罗伯特规则每人三分钟。我后来想,这样做是很明智、恰当的,看上去不像是在开会,不至于被国保捣乱。当时有人在作自我介绍时声言“我就是主张暴力的,就是要打到共产党的”, 郭飞雄马上予以制止,用温和宽容的语气说在这里不要说这个,然后又跟大家强调了一下说主要是大家相互认识一下。事实上,在那个场合那样说很不适宜,有可能马上就会被国保捣乱,甚至把人抓走。

郭飞雄的言语中从来不说自己怎么怎么,也听不出炫耀、表功的成份,反而是很积极地为他人宣传。南周事件的时候,他跟我们几个人说,你们不要只顾着白天举牌、演讲,虽然白天很辛苦了,但晚上还是要抽出时间把白天的事和自己的体会想法写一写,这是关键时候,网上的宣传也要跟上。于是我连夜写了一篇文章发给他,他马上发给博讯发表了,因为他跟博讯比较熟。

2013年2月下旬我们一帮人因抗议朝鲜核爆被拘留,出来后有一次聚餐,郭飞雄用很随和的语气说这次反朝鲜核爆被拘留的事应该好好写一写,徐琳文笔不错的,但至今没看到他写点东西出来。我意识到他这是在批评我,不过他的批评的方式很容易让人接受。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我最终还是没写,当然并不是因为他的原因。

据了解,郭飞雄以前坐牢期间受到了对他身体的残酷迫害,但他一般不怎么说,顶多只是告诉大家中共是非常残忍的,尽量不要作无谓的牺牲。残酷的迫害也没有使他产生简单的仇恨情绪,而是一直采取理智的非暴力抗争方式。

2013年南周事件以后,郭飞雄觉得形势比较好,认为时机到了,应该加把劲做一些事,于是和一些同仁发起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呼吁书联署活动,并且想组织人到各地搞宣传。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他去了一些地方,后来就被抓了。他用他的行动诠释了他第一次回复我的短信的内容。

据郭飞雄的代理律师李金星透露,郭飞雄这次在看守所又遭受了连续460多天不准放风的残酷迫害。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为什么总是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呢?我想,这一来可能是因为他的节气、风范让那些愚蠢的狱卒们不爽,二来是他的影响力大,当局怕他恨他而故意要整他。

有人拿郭飞雄的入狱说他的判断和做法不对,对此我不想再辩论,我只想说,社会变革总是要有人做出牺牲的,郭飞雄是一个勇于作为不怕牺牲的勇士。不是他不够理性、睿智,是共匪太邪恶、无耻。他曾经很轻松地笑着说他是不怕死的,接着说徐琳他们几个也是不怕死的。他总是这样不刻意地拔高他一个人。他之所以先说他是不怕死的,也是为了表示他的决心和带头精神,给他人一种鼓励。但我觉得我跟他比起来还差得远。

这篇文章我很不好写,我不知道会不会给郭飞雄带来麻烦,包括其他的一些同仁,尤其是还在狱中的同仁,所以我只能简单地写一写,其他同仁的名字我就不提了。但我相信,历史会记住他们的。

我在被关押的时候跟国保说过一句话:一个革命者,如果没有坐过牢,那么他的革命生涯是不完整的。郭飞雄已经坐过几次牢了,他的革命生涯已经很丰富了,只能说他的政治生涯还有不完整的地方,那就是他还没能发挥他的政治才能去建设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我相信总会有这一天的,这一天也不会远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