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曹长青:谈“敌人”和“政敌”

 

敌人是制度上的独裁者,他在主观上、客观上,思想上、肉体上,都要消灭你。所以和敌人的关系是“不共戴天”。

政敌是思想上的对手,他只是要在观点上战胜你,所以和政敌可以“和平共处”。但是,如果在思想上不能战胜政敌,在客观上,却可能导致肉体上被消灭的结果。

对自由世界来说,塔利班、伊斯兰国、北韩等独裁国家是敌人。西方左、右派之间是政敌。右派如果不在思想、言论这个战场上打败左派“政敌”,结果就是给在肉体上被消灭铺路。道理很简单:我右派主张出兵把恐怖主义消灭在境外,他左派高喊和平主义,死活拖住你的腿不让你去打。结果呢,就是世贸大厦被炸,你坐在平静的办公室里就被杀。右派如果没有打赢冷战,而让一路崇拜红色苏联的左派一直占上风的话,今天我们就可能都活在《1984》那种地狱般的世界。

难怪美国哲学家安兰德(Ayn Rand)痛斥左派知识份子是“为虎作伥的爪牙”(jackals),美国另一哲学家胡克(Sidney Hook)说得更狠/更准确:“西方左派是人类自由的掘墓人”。

所以,跟“政敌”用言论作战,不仅不是内斗,而且是消灭“敌人”所必须的先头战役。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内部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得你死我活,一秒钟都没有停过。

在中国问题上,中共是“敌人”——塔利班那种敌人。而那些认为共产党可以改良的、把独裁政权跟民主政府混淆的、做梦要和中共“朝野良性互动”的、认为港人占中违法的、不去高喊要中共退场,却不断要求让人民退场的、不唱衰香港雨伞革命誓不罢休的,还有那些不作秀就活不下去的等等,是(我的)“政敌”——西方左派那种政敌。

在思想上不能战胜这些政敌的结果就是——

香港:到2017开始假普选,像伊朗那种假选举,香港彻底变成专制一部分。英国统治时代,香港从未有黑名单。现在,已经有很多中国异议人士进不了香港;更别提在言论方面,香港绝大多数媒体早已开始“自律”。假普选的结果,就是香港回归不到20年,中共彻底撕毁“一国两制”契约,使香港在全世界都涌向民主体制的大潮中,却沦陷给顽固独裁的中共逆流。这一幕,怎能不让任何一个真正渴望看到自由香港、自由中国的人痛心?

中国:继续专制,一个金正恩式的人物不仅把那个国家搞得更荒诞,更多人被捕,更多人遭到残酷镇压;言论自由更加倍地被扼杀——可以一夜之间封一千个网,甚至,仅仅是表达一下对香港占中的支持,就被逮捕!

所以,那些天天唱衰香港雨伞革命的人,绝对是“政敌”。无论主观上他们是什么愿望,其结果就是帮助中共这个敌人延续摧残人的独裁制度。

你们谁愿意认为那些处处替政府着想、要跟专制“良性互动”、要在政府和人民之间找平衡、玩策略的人们是同志,那是你们的事儿。但我对他们的批评/批判是对“政敌”的批评和批判!是政敌。所以,我跟他们没有“内斗”的关系,别硬是把上述那些人“内”给我,别自作多情让他们做我的“内人”。不要!!

当然,对政敌,你可以和他坐下来一起吃饭聊天、探讨问题。我的邻居们大多数都是政敌,很反动的政敌,但我们经常在一起开party。对政敌,你要么通过思想上的交锋把他赢成同志或战友,要么就必须绝不客气地打败他,否则他们就是害己更害人。

比如说,高喊“没有敌人”的人,敌人就让他做11年的牢。与此同时,更有数不清的人,遭受更严酷迫害。

高喊“朝野良性互动”的人,敌人就让他永远在野。与此同时,又有多少人流亡国外,客死他乡。

敌人是直接凶手,政敌是间接凶手。不能因为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共产党人都是自己造孽的受害者),就想当然地认为他们就是专制的对立面。事实上,政敌在客观上、无形地帮助敌人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

所以,必须打败“政敌”,才能让更多的人不再相信“没有敌人”,不再梦想跟独裁者“朝野良性互动”,然后奋然起来,铲除敌人,推翻专制,迎来一个自由的中国。

2014年11月24日于美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