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刘东:习近平为什么自称“习大大”

 

【按】“习大大”这个称呼,现在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也这样叫开了,作为中共的公众人物的习近平先生就不能熟视无睹、听之任之、更不能欣然接受了。中国幅员辽阔,方言众多。虽然,“大大”这个称呼,有不同的含义和解读;但是,很多地方包括南方的安徽安庆,“大大”就是“父亲”的意思。当然。习近平和你的部属,可以辩解,那是人民群众的一种说法,我们无权干预;那麽,人们不禁要问,怎麽余英时等等人的作品下不下架、给出版不给出版,你们都管得了;全国的所谓艺术家们,在一时间里,都能够被你们聚在一起,听你告诉他们,你看了多少多少世界名著和有什么样的修为,进而全面控制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你们都敢于去做;难道这样一个与习近平先生个人有直接关係、有辱全国人民的称呼,习近平和你们的中共中央就不声明一下、哪怕是间接地表明你们不赞成的态度吗?

倘若,习先生不愿意这样做的话,不愿意劝止“习大大”这个有辱他人的称呼,继续在中国大陆蔓延的话;莫怪人们日后就永远称你:“习近平先生”为“习小小”。

 

据说中国人熟悉的“习大大”有英文翻译了,《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将之翻译成Xi Dada或Xi Bigbig,以我的英文知识来看,这两种译法都无法把中文语境下的“习大大”那种拍马屁的含义表达出来,这就是跨文化交流经常遇到的难题。

查阅内地方言,不同地方对“大大”有不同的指称,但一般显示是对年长者的尊称,比如在北方方言中,“大大”指的是伯父或者父亲。南方一般不太用“大大”这个称呼,南方人这么多年就没听过有南方人这样叫自己长辈的。所以“大大”还是在北方流行,尤其是西北,尤其是陕西人就称呼父亲为“大大”,或把自己父亲同辈(族)男性称为“大大”,也即叔叔、伯父。习近平出身陕西,叫他“习大大”,合乎陕西人的习惯。由此可见,这个大大是习近平的自称,就像毛泽东自己称呼自己万岁了,以后强迫别人跟着他一起叫唤。

但是,「习大大」这个称呼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下,又不仅仅这么简单。这个称呼似乎最早是从一个神秘的「学习粉丝团」叫起来的,后来网络特别是社交媒体就流行「习大大」的称呼。据悉习本人也很喜欢人们这样叫他,最近官方媒体的报道也开始使用这个称呼。

近年内地百姓充分发挥想像力和创造力,给领导人起了许多绰号,比如前任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被称作「胡哥」和「宝宝」,现任领导人李克强被称为「强哥」,包括「习大大」,这些绰号是一种马屁股上的臭屎。

上述称呼只在网上流行,这当然反映了中国政治进步的一面。过去或许也有对领导人的绰号,但至少在公开舆论中不会这么叫。领导人绰号的出现,实际是老百姓将原来高高在上、严肃的政治进行解构,使之平民化、平庸化。政治不再神圣,谁都可以谈论,连领导人的名字都可以被百姓拿来开玩笑。但这些绰号只有「习大大」被官媒采纳,还是有些东西可以琢磨的。

我的看法是,「习大大」称呼有两层含义,一是显亲切,彰显领导人的亲民,就像邻家的大叔大伯一样,没有架子,看,那是我们家的大大,人人都可作此联想;二是在亲切和亲民中,又含有老大的味道。从「大大」的本义来解,无论是指父亲还是长辈,在中国的家族文化里,本就有一种威仪和权威在内,父亲在家里一般都是说一不二的。「习大大」的称呼是两种含义的混合,英文怎么能够把这种味道翻译出来?

尤其考虑到,习近平正在重温袁世凯的皇帝梦,并称之为中国梦。

为了做皇帝,这个李自成、张献忠的老乡,竟然玩弄其依法治国的花腔来。

“依法治国”是最近叫得很响的一个口号,但这个口号却暴露了习近平治国理念基本上家长式的。

这就涉及到“依法治国”与“以法治国”的本质区别:

“依法治国”需要另有一个不是法律的主体,他操纵法律来进行“治国”;而“以法治国”则不需要这个“法律后面的幕后黑手”,以法治国,就是让法律自己来治理。

“法治”与“法制”确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能混淆。“以法治国”与“依法治国”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以法治国”是真正的、严格意义上和现代意义上的“法治”。

它要求:一,所有的“法”,都只能是全体公民的“约法”(全民约法或社会契约);二,约法的目的,首先是保证公民的权利(是“权利”,不是“权力”);三,约法成立之后,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此法之上,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一种“法治”,在中国古代社会是不可能有的。因为:一,中国古代社会所有的“法”,都是统治阶级制定的“王法”,不是全体公民的“约法”;二,他们立法的目的,首先是保证帝王的“权力”,而不是公民的“权利”(何况中国古代也没有“公民”,只有“臣民”);三,在执行“王法”的过程中,君与臣、官与民,甚至父与子、兄与弟,他们享受的待遇都是不同的,“法办”皇帝就更不可能,谈不上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历史与文化之局限,没有人能够超越,诸葛亮也不例外(比方说他连法正都“法办”不了)。

但是,诸葛亮能够“依法治国”,已经十分了不起。因为在那个本质上“非法治”的时代,就连这一点也往往做不到。诸葛亮却不但做到了,还做得非常好,陈寿的说法是“用心平而劝诫明”。“用心平”就是公平,“劝诫明”就是公开。公平、公开,也就公正。这是他为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必须高度评价,充分肯定。

“以法治国”与“依法治国”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其内涵却有本质的区别。“以法治国”是说用法律去治国,法律是一种用来治国的工具,这是传统的管理主义的法律观念,这种“法治”,主体是国家机关,是手中掌握权力的人,治理的对象是人民群众。“依法治国”是说治国必须依法,即治理国家的方式方法必须符合法律的规定,这是现代的控权主义的法律观念,这种“法治”,主体是人民,治理的对象是有可能滥用国家权力的当权者。可见,“以法治国”的实质是“以法治民”,而“依法治国”的实质是“依法治吏”。二者的层次不同。前者更深。

而在“依法治国”的幌子下,其实更可能破坏了以法治国的具体实施,因为这给予专制者以某种暗箱操作、不受监督的幕后黑手权力。

而在先秦时代的著作《管子·明法》篇中,已经提出了“以法治国”。由此可见,现在中国的思想观念,比两千多年前的中国还要落伍,谈何与时俱进!

习近平,你这个联动分子,该醒醒了!不然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完蛋了!“大大”与“哒哒”可是一回事情。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