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旺角清场彻夜冲突 今日双方继续对决

 

占领行动踏入第60日,法庭执达主任将于今天到旺角弥敦道占领地区,执行两个的士团体取得的禁制令,清除障碍物。有占领者表示,不会阻挠执达主任行动;有人就认为,应考虑占领其他地点,增加谈判筹码。有关禁制令的有效范围,包括亚皆老街与登打士街的一段弥敦道,执达主任稍后会到场要求占领人士移除障碍物。

警方早前发表声明指,会全力协助执达主任执行有关命令,有需要时会拘捕阻挠执达主任执行职务的人。

警员与示威者在旺角发生多次冲突,警方一度向人群施放催泪水剂和胡椒喷雾。行动中,警方共拘捕86人,另有9名警员受伤。

警方表示,昨日的行动中,共拘捕86人,包括77男9女,他们涉嫌「非法集结」、「袭警」、「藏有攻击性武器」、「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等。其中,警方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罪名,拘捕一名持有斧头、铁锤及铁笔的男子。警方指会严正调查所有案件,根据所得的证据作出检控。行动中,有9名警务人员受伤。

警方目前正在山东街与登打士街一带处理非法集结事件。警方呼吁在场非法集结人士立即离开现场,切勿堵塞道路或冲击警方。警方再次呼吁市民,尤其是学生,不要前往上述地点,以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亦应与激进和滋事份子保持距离,切勿被煽动和利用而作出违法行为。警方又再次提醒记者采访时,尤其是身处警方的防线与激烈示威者之间期间,小心照顾自身安全,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警方重申,如有人堵塞已重开的道路或其他道路,警方有责任采取果断行动,维持公共秩序,保障公共安全。

警方与示威者昨日在亚皆老街清除障碍物期间,发生多次有冲突,之后蔓延至禁制令范围外,双方通宵对峙。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泪水剂驱散示威者后,冲突未见平息,凌晨过后,在弥敦道与山东街交界,示威者重设路障,警员一度施放胡椒喷雾驱散。凌晨2时许,数十名示威者在弥敦道近山东街,拿着路障排成一列向砵兰街方向推进,被警方阻止,将他们推回头,又举起红旗警告,要求示威者停止冲击,双方继续推撞,警方一度施放胡椒喷雾,有人被警方带走。冲突持续约半小时后,气氛稍为缓和,但双方继续对峙。

旺角占领区第一波清场行动昨日正式展开,大部分占领者于清场时自行离去,不少帐篷亦一早人去营空,惟弃守占旺区多时的学联常委梁丽帼及多名泛民议员,却在清场时齐齐现身「抽水」,其中梁丽帼多次围绕禁制令字眼与执达主任、申请禁制令的团体代表律师陈曼琪争拗,一度更要求陈以英文宣读禁制令,图以拉布方式拖延执达主任执行禁制令,但及至警方多次警告占领人士不果后正式执法,梁丽帼和多名议员即时四散「失踪」,最后只有社民连梁国雄留守到最后被警方带走。

执达主任昨日执行针对亚皆老街一带的禁制令,不少留守旺角的占领者一早把枕头、棉被等物资搬离现场,大部分帐篷内都空无一物,部分占领者亦表示不会阻挠执达主任的清场行动,甚至有占领者打算自发拆除路障。

不过,一直以金钟占领区作为大本营的学联,昨突然「转移阵地」,派出梁丽帼及罗冠聪为代表现身占旺区,其中梁丽帼多次与陈曼琪、执达主任等就禁制令内容交涉,一时要求交代清场范围,一时又质疑执达主任无权「清人」,认为对方无权要求警方协助赶走人群,甚至以外国记者不明白禁制令内容为由,要求陈曼琪用英语宣读有关禁制令,企图以「拖字诀」方式拉布,拖慢执达主任执行职务及警方执法行动。

除此以外,现场所见至少有五名泛民议员突然现身占旺区,包括梁国雄、人民力量陈伟业、工党张超雄、公民党毛孟静、新民主同盟范国威,众人起初未有任何实际行动,只是观察执达主任和警方的部署,及至警方介入清场时,陈伟业一度在现场不断呼吁占领人士及在场长者小心,但不消一会就联同毛孟静等人齐齐「失踪」,唯一例外是梁国雄,留守至最后被带上警车,引起在场人士骚动。

另外,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昨日中午突然现身旺角占领区,声称前来关心及了解油尖旺居民的情况,旋即被占领人士包围并报以嘘声,甚至指骂其是「过街老鼠」,梁美芬有见及此,以担心人身安全为由要求警方派员保护其离开。虽然警方当时正忙于与执达主任处理清场事宜,仍迅速派员为梁美芬开路,并将其带到安全地方。

警方昨将示威者驱出旺角亚皆老街占领区后,晚上爆发大规模肢体冲突!在「原领地」失守的示威者,纠集逾千人,以游击方式转向周围街道扩散,截停巴士企图占领上海街、新填地街及渡船街,架设路障,图霸占新据点,双方爆发多次冲突,警方不断增援至四千人,施放催泪喷剂和胡椒喷雾驱散示威者,亦有人从高处向人群投掷漂白水弹,令场面乱上加乱,警方至少拘捕八十六人,惟至今晨仍陷胶着状态,今日的弥敦道清场行动随时受阻。

警方协助执达吏清除禁制令范围的亚皆老街路障,占领者转而图占据其他街道,警方采取主动,调动千警增援驱散,拘捕至少八十六人,当中有人被发现藏有斧头及铁锤,另亦有三警受伤,至今日凌晨乱局仍未平息。被捕者罪名包括非法集结、袭警、阻差办公等罪名,目前被通宵扣查。

警方协助执达吏,昨午三时五十分拆除亚皆老街路障,恢复正常交通。但占领者不罢休,约三百人转入朗豪坊对开砵兰街聚集,令交通受阻,逾百名警员筑成多重人墙,将占领者逼上行人路,让车辆通过。

下午五时许,占领者聚集逾一千人,不停叫口号要求真普选,更有人以粗言挑衅警员,警方劝喻他们离开无效,出动约五百名防暴警员,在三个指挥高台支援下,向占领者推进,欲将他们驱往弥敦道占领区。

防暴警察又筑成人链,高举红旗警告,阻止占领者再冲出砵兰街后,重占亚皆老街,气氛紧张,傍晚六时,双方爆发推撞冲突,在高台警员居高临下台喷射催泪喷剂,有占领者和记者中招,即时用水清洗,有占领者派发口罩和眼罩对抗,警员冲前制服拘捕多人,情况混乱。

晚上七时二十五分,砵兰街朗豪坊对开,有人从高处投掷漂白水弹,有占领者及记者被溅中,有人展开伞海作抵御。一名青年被催泪喷剂射中,情绪激动攀上高处,向人群投掷竹枝,一名警员冲上制服阻止他掷物伤人。

同时,港铁旺角站E1出口有逾三百名占领者聚集,警方恐占领者冲击港铁站,遂协助港铁职员拉闸,暂时封闭出入口。有占领者起哄,更有人用索带、保鲜纸将铁闸绑起,反制警方行动。附近店铺见危险,纷纷落闸关铺,以防有人乘机抢掠。

有数十名占领者退到豉油街,尝试架设铁马路障,阻止一辆公共小巴离开,警员冲上拆走,与占领者冲突,多人被控倒地下拘捕。晚上八时过后,双方暂停冲突,但气氛依然紧张。

一小时后,占领者在新填地街截停巴士,乱抛大堆垃圾阻路,引致大塞车,遭司机和乘客责骂都不放行,企图进行新一轮占据行动。警方采取主动,除原有三千警力外,再增派千人到场,向前推进,施放胡椒喷雾驱散占领者,再拘捕带走多名青少年。

晚上十时后,警方在上海街、山东街及新填地街一带驱散人群,并进行拘捕行动。有约五十名激进分子,走到渡船街,以工地铁马和索带架设路障,一名铁骑巡警赶至阻止,以寡敌众夺取拉倒铁马,一队百人防暴警增援,与激进分子推撞,仍成功拆除路障。至今日凌晨二时,警方与占领者对峙,陷胶着状态,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占旺区亚皆老街昨日「第一波」清场行动,花了八小时拘二十三人才完成,但晚上即有过千名流动「人肉路障」移师禁令以外的砵兰街,白天公然藐视法庭,夜晚再非法集会,以「争普选」为名、违反法治为实,挑战法纪,有人更在网上呼吁支持者增援对抗警方,务求使旺角成为另一个妖域。防暴警察施放催泪水剂及胡椒喷雾,将人群向尖沙咀方向驱散,结果有人刻意分散警方打「游击」打「巷战」,「南下西移」边逃边设路障,不断扩大占路版图,警方由原本三千警力增兵至四千人,并警告提升武力,期间遇到空降漂白水和竹枝,路有斧头、铁锤等,在晚上反非法集会行动中,警方拘捕超过六十人,将有更多人被捕,乱象仍在蔓延。

昨午近四时,亚皆老街往大角咀方向一条行车线,以及砵兰街往深水埗方向恢愎通车,惟占领者拒绝散去,霸占砵兰街及亚皆老街两旁行人路。警方为减低公共风险,及防止亚皆老街再沦陷,开始呼吁人群散去。至五时许,警方开始驱散砵兰街集结人群,并举起红旗,呼吁他们勿再冲击,否则会使用武力,惟占领者未有理会,双方发生冲突。警方出动配备头盔、盾牌及警棍的防暴警察,并发出广播,指占领者已涉嫌非法集结,要求他们尽快离开,否则会果断执法,有商铺担心受到波及,提早落闸关店。

僵持三小时期间不断发生冲突,晚上七时,五百名占领者进入朗豪坊对开砵兰街,其后增加至千人,警方推出三个移动式高台,以倒三角形方式,向油麻地方向推进并施放催泪水剂,射程逾二十米,而防暴警察则使用胡椒喷雾,旺角地铁站E1出口需暂时落闸,因朗豪坊砵兰街出入口被阻,人群逼往上海街出入口,以致玻璃门被逼爆,一名少女受伤送院。

有人运送大批雨伞、头盔、口罩及眼罩等物资到场派发,抵挡催泪水剂。占领者向南移动与警方发生追逐战,至在山东街及豉油街之间时,曾企图架铁马设路障,但被警方清走。

期间,有人由高处投掷漂白水,有记者及占领者被溅中,亦有人爬上山东街一个地盘,向地面掷竹枝;另外,在弥敦道近山东街对出,警方发现斧头、铁锤及铁笔,恐成为武器,大批警员到场调查。

至晚上八时许,占领者退向登打士街方向,在长沙街与警方对峙,九时许,约百名占领者转至上海街及山东街交界聚集,并高举「我要真普选」横额及雨伞,令上址交通阻塞,警方再次呼吁人群散开,现场人士报以嘘声,警方随即向前推进,并再度施放催泪水剂。

非法集结事件中,至晚上九时,至少有五十七人涉嫌非法集会、袭击,以及抗拒或阻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包括一名now电视工程人员,被指用铝梯击中警员,涉嫌袭警被捕,行动中最少三名警员受伤,分别眼部、手部及遭粉末泼中眼部受伤。由于被捕人数过多,长沙湾警署被逼爆,部分被捕人士被扣押在红磡警署。而运输署在晚上八时三十分指,因突发事件,介乎亚皆老街及碧街的砵兰街全部行车线,及介乎亚皆老街及山东街的上海街全部行车线需要封闭。
警方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敏强表示,行动是协助执达主任完成禁制令,并解释于砵兰街进行驱散行动,是因为旺角是高危地方,要确保公共地方安全。

旺角占领区入夜后持续发生零星冲突,今晨零时许,一批为数约三百名占领者,堵塞着不属禁制令范围的弥敦道与山东街交界,大部分人戴上头盔及口罩,与约七十名警员对峙,不断大叫「开路」,要求向砵兰街方向前进,警方多次发出警告及举起红旗,双方爆发多次推撞,警员喷射胡椒喷雾,并且当场制服五至六人,用胶索带绑手押走,直至一时半双方仍然对峙中。

在其中一次最激烈冲突中,最前排的占领者手持自制木及胶盾牌,企图冲击警方防线,有人将胶卡板推前,亦有人从后飞掷水樽、头盔及杂物,警员冲前拦阻,场面非常混乱,警员需施放胡椒喷雾,同时向占领者警告,他们的行为属非法集会,惟占领者未有理会,左边冲击无功而返后,又到右边,但始终无法突破警方防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