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他们比我当年成熟

戴耀廷

 

毋庸置疑,雨伞运动可以说是三十多年来,香港民主运动发展的一个高𥧌。卷入市民的深度、广度及韧度,都是史无前例的。但雨伞运动是否成功呢?或香港民主运动是否已经成功了呢?这要看我们如何理解香港民主运动或雨伞运动是成功的标准了。这又可能涉及长、中、及短期的标准。

由雨伞运动觢发的占领行动现在已超过一个多月,但特区政府除了说会交一个民情报告给港澳办及会考虑成立多方平台处理2017年后的政制发展这些空泛建议外,其实并没有作过任何实质的退让,即使是一小步也没有。北京政府更不用说了,对雨伞运动只是不断攻击是搞颜色革命或港独,对人大常委会831的决定更是死口坚持,改动一点的可能性也不给。

不少人都有这样的看法,尤其是一直坚持留守的占领者,认为今次占领及抗争已达这个史无前例的规模,若最后连一点儿也争取不到,对走出来争取的年轻一代会是极大的打击,可能在之后他们会感到极度沮丧,而在以后的日子会放弃一切的努力去争取了。因此,他们认为必须坚持到底,直至争取得到一点儿的成果,就是特区及北京政府作一些实质退让,或是被清场为止。

也有些占领者对我说今次雨伞运动及占领行动,对他们来说是最后一战,若今次达不到目标,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争取得到真普选了。有此想法亦是因为今次抗争的规模达历史高𥧌,他们想象不到将来抗争还会否有机会再达这个程度,故只能背水一战,望今次就能成功。我当然会尊重这些看法,但我也希望从民主运动的成败标准,让大家去想一想如何部署雨伞运动的下一步。当然我的想法无可避免受我自己的历史、人生经历及所处境况局限,必存偏差,故只能看成是一个走了民主路三十年的人的个人分享。

还记得1987年,二十多岁的自己刚被选为大专学生在基本法谘询委员会的代表,当时正值《基本法》起草,而港英政府亦在港推行政制改革,争议焦点是立法局选举是否在1988年就引入直选议席。适逢其会,我那时第一次参与了香港的民主运动。当时行动方式只是游行集会,人数也只是几百一千。我也有在报章写文章与人笔战支持八八直选的理据。最后运动是失败了,因在北京政府的压力下,港英政府搁置了在1988年引入直选,而立法局直选议席要到《基本法》公布后的1991年选举才出现。但那一次失败并没有使我与众多民主派人士放弃,大家仍是对争取民主的目标不离不弃。之后虽然角色改变了,但我从没有放弃参与香港民主运动,更因在2013年提出占领中环,而站到香港民主运动的最前线。

相较现在参与雨伞运动的年轻一代,我自觉他们比我当年是成熟、坚定及睿智得多。我当年也没有因一时的失败而放弃,故我有信心在雨伞运动所诞生的雨伞新世代,从他们已展示的质素,必比我更能承受得到挫败,及更有决心坚持下去,在未来的日子继续为香港的民主打拼。起码我见不到有任何证据说他们在今次雨伞运动未能争得寸进时,就会灰心丧志。若有这想法,那实在太轻视雨伞新世代了。

或许雨伞运动所引爆出的占领行动,真的是没有人在事前可以预见得到。当我提出占领中环,也只想到最多会有一万人走出来,但也只会是占领街道一段相当有限的时间。在初提出之时,不少人都取笑我是异想天开。但现实证明了我当时的想象力还是太少,现实见到的,是远超我最乐观的估计。那么说现在的抗争及占领已达港人的极限,故今次必是最后一战,那同样是一种保守及自我设限的思维。策划占领中环,却出现了更大规模的雨伞运动,那为甚么我们会认为将来要策划另一场雨伞运动及占领时,香港就不会出现一场更大规模、更难以想象的运动及行动呢?若说奇迹不可能再发生,那是轻视了自己及所有追求民主的港人。

香港民主运动走到今天这一步,运动长期的目标还未看到有任何机会可达成得到,因北京政府对2017年的选举办法完全没有退让之意,继续坚持人大常委会831决定不会改变。面对中共那么强大的对手,要达成得到这长期目标,难度之大是大家都可预见的。一时的失败更需我们保留实力以准备更长期的抗争。能收能放其实更能为长期向中共争民主带来更大的讨价还价能力。今天我们可以占领,明天我们一样可以做得到,甚至更出人意表,只要大家争民主的心不死。

原先行动的短期目标是要引起国际关注以增加对中共的压力,现在肯定已是原额完成。因港人在抗争中所展示的爱与和平,和面对警察不合比例的武力时所展示的克制及坚韧,被世界冠以雨伞运动的美名,举世传颂。这必然打乱了中共对港的部署。

行动的中期目标是要唤起港人醒觉,支持争取真普选并愿为争真普选而付出个人代价,这也肯定是成功了,在年轻一代当中尤甚。在未来可见的日子,这雨伞新世代会成为香港民主力量的中坚,他们必会在香港各个阶层及生活层面带来深远的改变。虽然这次行动从质及量来说,都是带来了超乎想象的公民觉醒,但事实还有一半港人未被唤醒的。因此大家的工作更要去到香港每一个角落去唤醒其余那些愿意醒来的港人。而最快会见到实质果效的,就是2015年的区议会选举及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结果。

雨伞运动成功与否,或许言人人殊,但无论发展如何,我希望所有支持真普选的港人,不要放弃,即使场境改变了,也要继续坚持打拼下去。只要这样,我们必能一起见到真普选来到香港的一天。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