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艾青天:谁比共产党更可怕?

 

「梁粉」中坚、行政会议成员、港区人大代表、前香港教育统筹局局长罗范椒芬言论之「胶」已是常识。上周六(22日),罗太在港台节目中引述所谓「朋友」的意见时指出,最近移民人数增加,原因并非他们惧怕中国共产党,反而是「怕咗时下啲年轻人」;她觉得现时的年轻人只认为自己的想法才是正确,不肯接受不同意见,还要求别人一定要跟他们的主张做事。

罗范椒芬又指「朋友」担心他朝一日这班青年人当权后,到时「唔知香港会变成点」。

不过,最讽刺的是,罗太起劲责备年轻人武断独行的同时,当谈及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她还是要搬出那套党八股压阵:人大常委的决定不能改变。

究竟是谁要谁必须跟从谁的一套做法?谁的想法一定正确?是谁一直不肯听信他人声音?是谁当权后最令人沮丧?罗太是否自掴嘴巴!

特区政府把施政失误诿过于人已屡见不鲜,连续近两月的「雨伞运动」接近尾声,政府总结事件,不但没有认真检讨施政和政改咨询工作方面如何尽失民心,反而把占领事件归咎于青年工作和教育工作出现问题;更说年轻人上街抗争是由于他们不满缺乏上流机会。

早前有建制派人士要求改革通识科,减少通识课程中涉及政治的内容,又建议以中国历史科取代通识科;日前又有报道指「局长保母」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将成立跨部门青年政策委员会,以统筹房屋、就业、培训教育等方面的青年工作。

政府是错判形势、掩耳盗铃还是故意转移视线?「雨伞运动」的发起明显是源于政改问题,是因为政府建议高门坎、有筛选的行政长官提名制度,致令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制度失去公平和公正。

由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正式为普选制度「落闸」,学生罢课延续抗争,要求人大常委撤回有关决定重新启动政改咨询,到学民思潮召集人和集会者试图「重夺」公民广场触发警方暴力镇压而促成整场「雨伞运动」的导火线。

归根究底,连串事件是梁振英政府刚愎自用,专横跋扈所造成的恶果。特区政府面对连番错误仍不敢面对现实,还一错再错,搬出似是而非的青年政策委员会企图蒙混过关,未免过于自欺欺人。

政府再搞青年政策也不过是旧酒新瓶。早在九十年代初,香港政府委任青年协会总干事王䓪鸣成立青年事务委员会,又订立《青年约章》以确立青年政策发展方向。其后社会福利署、是时的卫生福利科等在改善青少年服务上做了颇多任务作,包括透过青少年中心推行青少年全人发展工作,并针对青少年自杀、滥药等问题推出不同措施。后来到九七主权移交后,青年事务委员会变得无所作为,只做些青少年上大陆交流等「洗脑」工作;青少年发展的相关政策纳入民政事务局的范围。

政府现时高调重提要处理青年人工作,负责青少年政策的主要官员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却连日行踪杳然。政府究竟希望在青年政策上有什么新方向,拟议的青年政策委员会将要达到什么政策目标,还完全没有详细解释,令人质疑整项工作的意图。

不过,林郑月娥司长、当权的行政会议成员之中有多少真正关心和尊重年轻人?且看前中文大学校长、前任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教授在响应学生罢课争取普选时,挑战学生罢课不如辍学,又反问有谁会关心他们罢课与否。

身为教育局局长的吴克检从未为人师表,谈不上对莘莘学子春风化雨,在日前响应指「欣赏」浸大校长拒绝向在毕业典礼上举伞明志的学生颁发证书的做法;再看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硬推「洗脑」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时,漠视学生和家长的担心,站在表现怯懦惊恐而噤若寒蝉的吴克检身前,坚决表示不能向学生和家退让,否则政府难以管治。

罗范椒芬的「朋友」可能代表社会上仍有能力移民的所谓社会精英,他们或会像民建联陈鉴林之流,只认为年轻人上街只是「收钱做嘢」,而不会相信当下年轻人凭赤子之心追求公义、和平和自由的宿愿与理想。罗范椒芬的「朋友」对这一代年轻人惶惶不可终日,担心他们一朝当权对他们不利。原来说到底又是权力和利益的问题!这班人年过半百,行将就木时还是只顾恋栈权力!

任由这班从来看不起年轻人的人去制订统筹青年政策,要期望年轻人接受,不禁要吐一句:是儍的吗?

—— 原载: 香港《信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