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天津教案”与谣言控制

雷姬

 

【编者按】百多年前的事件,今天细细想来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那些杀人放火的民众当然不知道被人利用的可悲,也万万想不到他们是在参与罪恶。极端的道德高度往往孕育的是极端的罪恶。

在“天津教案”中,如果政府官员从一开始就澄清谣传,而不是纵容,默许甚至煽动由谣传引起的民众愤怒情绪,事态很难发展到这种失控地步。

1870年“天津教案”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教案”之一,此案的发生及最后处理,使清政府威望大减。

年轻的醇亲王奕棕曾以坚决“反洋教”著称,1869年曾公开发表议论,主张:“设法激励乡绅,激励民众,贤者示以皇恩,愚者动以财物,焚其教堂,掳其洋货,杀其洋商,沉其货船”,如果外国外交官向清廷控告,要求保护,“则以查办为词以缓之”,甚至“明告百姓,凡抢劫洋货,任其自分,官不过问”。他认为,这才是“收民心以固根本”之法。他在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䜣发动的“祺祥政变”中立下大功,深得慈禧信任,权倾一时,炙手可热。他的态度,影响甚大。

1870年春夏,天津地区发生疫病,法国天主教育婴堂所收养的婴儿大量死亡,达三,四十人之多。事实上,婴儿大量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育婴堂收留了许多本已奄奄一息的婴孩。这时,谣言在天津迅速流传,说是天主堂的神甫和修女经常派人用药迷拐孩子,挖眼剖心制药等等。而天主堂坟地的死婴又被草草浅埋,婴儿尸体又有不少被野狗刨出吃了,“胸腹皆烂,腑肠外露”,百姓见了更是群情激愤,说这正是洋人迷拐儿童挖眼剖心的证据。谣言越传越广,人们的愤怒也越来越强烈。

在这种群情汹汹,情况险如炸药桶一点即爆的情势下,本应息事宁人的清政府却火上浇油。迷拐贩童向来就有,恰在此时,抓获了两名拐卖儿童的罪犯。天津知府第二天便将二人处决,还发告示强调:“风闻该犯多人。受人嘱托,散步四方,迷拐幼孩取脑剜眼剖心,以作配药之用。”在处决犯人的告示中写入并无实据的“风闻”,客观上强化了此前流传于天津民间的“迷拐幼孩取脑剜眼剖心,以作配药之用”小道消息,而“受人嘱托”更是不言即明地指向教会。由于官府正式肯定了原来的传言,有关传言就更多,一时间天津百姓三五成群地聚集在教堂周围,愤怒声讨教会罪行。此时教民与普通民众不仅口角相争,而且抛砖殴打。由于法国驻津领事丰大业介入此事,最终导致愤怒的数百围观百姓当即打死了丰大业及其随从,法国神父,修女,洋商,洋职员及其妻儿等计二十人(包括几名俄国人),以及中国雇员数十人,并焚烧法国教堂,育婴堂,领事署及英美教堂数所,酿成震惊中外的天津教案。

天津地方政府之所以在一开始以官府告示向民众指明教堂迷拐儿童,剜眼剖心制药,盖因清政府中势力颇大的“顽固派”向来主张利用民意来抵制洋人。然而,尽管顽固派对政府决策有相当影响,但他们毕竟不会也不敢与洋人交涉,天津教案发生后与洋人谈判的重任,不能不落在洋务派官员身上。洋务派重要官僚曾国藩,自然是处理天津教案的最佳人选。

曾国藩到津后,经过一番认真勘查,确认迷拐,挖眼剖心等均系传言。如被指为教会装满婴儿目珠的两个瓶子,经清政府官员打开查看,原来是腌制的洋葱。此时曾国藩面临两方面的巨大压力。一方面是国内强大的舆论压力,各地激愤的民众根本不相信这一结论,天津方面更是民怨沸腾。另一方面是来自列强的压力,事件发生后,法,英,美,俄等七国联合抗议,并以出动兵舰相威胁。此时,清廷在列强威逼之下政策有变,急于解决危机。曾国藩最后只能按列强要求与清廷旨意,草草了结此案。

“天津教案”使曾国藩从“中兴名臣”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之鼠,成为举国欲杀的“汉奸”“卖国贼”。困局由洋务派官员解开,但顽固派却得到一种“道义上的力量”,使洋务派在舆论上反成为国家。王朝的罪人。这些顽固派官员从自己的私利出发,以激发民众的激情作为与洋务派争权夺利的手段。这次愤怒的天津民众将焚烧教堂时。以激烈反洋教著称的提督陈国瑞还派人重搭通往教堂的浮桥,并立马桥头亲自为民众助威。他们以此方法使自己占绝“道德高地”,而置洋务派于“妥协”“卖国”,万众唾骂的“道德劣势”,以达消弱对手权势,壮大自己实力的目的。质朴的民众确实很难想到,自己的满腔热情有可能成为清政府内部政争中为人所用的工具。

在“天津教案”中,如果政府官员一开始就澄清谣传,而不是纵容,默许甚至煽动由谣传引起的民众愤怒情绪,事态很难发展到这种失控地步。在近代中国被侵略的大背景下,群众的愤怒无疑是正义的,然而越是正义,也越容易过激。正义在手而又有政府支持,群众情绪,行为将更趋极端。

“极端”必然引起严重后果,清政府又不得不对外谈判,妥协,此时便要控制,甚至镇压失控的民众。如此一来,民众则又把矛头对准清政府,认为它软弱,无能,投降,甚至指其卖国。虽然骂的是曾国藩等具体经办官员,但何尝又不是针对整个清政府的?如此一次又一次,清政府的威望必然一次次降低,这本是清政府应该而且能够避免的悲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