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曹长青:让占中退场,让雨伞革命成功!

 

对香港的“占领中环”运动,我一开始是冷眼旁观的,主要是三个原因:第一,“占中三子”的提法让我想到25年前天安门广场的“四君子绝食”。今天大家已经知道,(据刘晓波自己的话)那四人的绝食,主要目的是要媒体的聚光灯、要夺广场的话语权。跟之前几百名学生绝食的目的(指望跟政府对话)根本不是一回事。所以我对类似“绝食四君子”的“占中三子”提法首先就感觉不好。

第二,那三子的“剃头秀”更让人感觉糟透了!要争民主,要搞活动,一定要整景作秀吗?弄一帮记者来拍三个人剃光头,简直是一幕滑稽闹剧。大家看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运动,有事先整这种景、做这种秀的吗?

所谓“占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在剃头仪式上说:“对中国人来说,身体发肤受诸父母,是重要的。我们今天为了香港民主,我们愿意放下我们的头发,在座诸位都愿意展示决心。”

放弃三天就会长出来的头发为民主?要开玩笑吗?中国古人说“头发是父母所赐不可轻易损毁”,所以他们会“削发明志”。大清辫子时代削发也可谓壮举,但21世纪的香港大学教授一本正经地学舌、模拟,难道不是名副其实的搞笑真人秀吗?只是他们剃头前先插了一面争民主的大旗,把大家吓得不敢笑了,更不敢骂了,因为共产党已经开骂了。

占中另一子陈健民则称,剃头是“放下头发、重拾尊严”。那他们剃完头之后,尊严拾起来了么?在哪儿呢?有没有剃掉的头发那么高?现在他们头发都又长出来了,是不是把尊严又都丢了呢?这都哪儿对哪儿呢?什么逻辑?这种玩笑化、儿童化的剃头之举,从一开始就降低了运动的严肃性。

第三,“占中三子”的“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宣言书(他们叫做“信念书”)题目,更让我想起刘晓波25年前在天安门广场喊的“我们没有敌人”的绝食宣言。一个本质错误的作秀高调,得到的是一场大屠杀的回答。六年前刘晓波再度唱出什么“没有敌人”的“大爱”高调,敌人就把他判11年,扔进监狱。得诺贝尔奖也照关!

今天香港也明明是一场人民和(北京)专制政权的对决,又唱什么“爱与和平”这种白开水程度的空调儿。而后来学生们罢课的口号就非常清晰、实在:“要真普选”。三子当然也是要这点,直说就得了嘛,绕一个高调只增加了作秀感、浅薄感。

另外,“占领中环”的提法也很有问题,不仅让人想起美国左派的“占领华尔街”,而且给人一种“野蛮、不文明、闹事”的感觉。“三子”一边喊什么“爱与和平”,一边却用“占领” 这么武力的提法,难道是要故意自我矛盾吗?

三子的《信念书》又说:“争取在香港落实民主普选所采取的公民抗命行动,虽是不合法,但必须绝对非暴力。”

“落实民主普选”是一个完全正义的政治诉求,凭什么不合法?把一个“政治诉求”跟占领什么地方不符合“交通法”相混淆,简直像是故意搅乱概念、搅浑视线,它会给一些普通老百姓造成这种“政治诉求”就不合法的印象。而倡导这个活动的人本身喊自己“不合法”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头脑真浆糊,二是矫情做作。

起码是做作。全世界哪里搞民主运动(或者他们称之的“公民抗命”)的人会高喊:“我要做违法的事情了,大家跟我来啊!”

说自己违法还矫情得不够,接下来又是喊“非暴力”的高调。人民连武器都没有,怎么个暴力法?更何况,压根就没有人喊过“我们要暴力革命”。民主运动,是靠思想的力量最终战胜刀枪。你本来就是用无形的力量去战斗,喊非暴力不让握有真枪实弹的共产党笑话吗?

但就是有些人,动不动就举出面对英国和美国政府的甘地、马丁路德金的牌坊,高喊“我们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好像有千百万中国人要起来暴力革命似的。难道他们不清楚吗,人民根本就没有施暴的可能,是共产党一直在用暴力、暴政压迫着人民!

所以说,那些面对拥有强大武装军力的中共独裁政权高喊“我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除了作秀,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喊什么。

“占中三子”的《信念书》还宣称:“这运动主要包括四个步骤:签署誓约、商讨日、公民授权和公民抗命。”

那让我们看这“运动四步骤”是否荒唐:

1,签署誓约。群众自发运动跟谁签什么约?怎么签?追求民主自由都是自觉自愿的,凭什么签约呢?哪来签约这回事儿呢?这不明摆着随手涂鸦吗?

2,商讨日。哪天?跟谁?怎么个商讨法?去大街上拉几个老百姓来商讨商讨?如果是组织者内部商讨,还需要昭告天下吗?这怎么能算运动的一个步骤呢?

3,公民授权。个体的、没有组织的普通民众们怎么个授权法?谁有权代表谁授权?后来的占中行为又得到哪些“公民”的授权了呢?

4,公民抗命。在一个根本没有选举权的国家,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公民。所以,公民抗命这个提法,从一开始就错了。把港府当作英国政府、美国政府,就错了。

总之,三子的所谓 “运动的四个步骤”是经不起一丁点推敲的“说法”而已。正是因为这种不知所云的“信念书”(大概还得加上可笑的“剃头秀”),三子8月31日发起的“占领中环”运动,警方说有二千多人参加,组织者也认为只有五千人,所以在9月2日,戴耀廷就宣布失败。

是九月下旬学生的大罢课,才引来大批民众参加。戴耀廷则借机宣布“启动占中”(他的占中不是已经宣布过失败了吗?)。事实上,学生并不承认他们的运动是“占中”。今天大家沿用“占中”,其实只是对这次香港人民争取“真普选”的一个简洁的代名词而已。

雨伞运动正在进行,年轻的学生们还在绝食之际,“占中三子”又开始喊失败、喊撤退,甚至去警察局做了一个“自首秀”,声称那是“尊重法制精神”,而且自首前多少天就喊着某月某日要去自首。这真是比先前的剃头秀更矫情、更作秀。全世界哪里的民主运动是这么个闹法的?

在剃头时,戴耀庭声称,把头发剃光,寓意“剃无可剃”,象征他们在政改问题上“退无可退,只能进行抗争。”那为什么现在容忍头发长出来?为什么开始天天喊退?不是“退无可退”了么?这学法律的人,既无逻辑,又无统一性,更无长性(第一次两天就喊失败,这次学生还在绝食时,他们就又不断喊撤,更用“自首”给雨伞运动敲丧钟),怎么可能领导运动成功?

现在,天天喊雨伞运动要“收”的海外民运“理论家”胡平,动不动就拿“占中三子”的话来做挡箭牌、做理论武器。那我就只好写出上述内容,让大家看看是否能拿这三子逻辑混乱的东西来“理论指导”香港的雨伞革命。

胡平在力挺三子的“自首”和撤退时说,三子“不是像有些人想的那样宣称我无罪,抗议法庭非法判决,甚至否认审判的合法性。” 那么刘晓波是否有罪?他可是在法庭“宣称”(胡平用语)“我无罪”的!中共的法庭对刘晓波的宣判是否合法呢?

胡平还对三子的“自首”行为赞美说,“这种为了公义而甘愿受罚的自我牺牲能产生某种道德感召力。”

什么道德感召力?我看这种自首的作秀成分实在超过“自我牺牲”。明摆着,他们去自首,警察局连收都不收他们。港府也不会因为这次“占中”起诉他们,给他们判刑。判了的话,不就又可以去争诺奖了嘛。

喊收、喊撤的人说以后要用别的方式继续抗争。什么方式呢?戴耀廷在《纽约时报》中文版发文章说,“封堵政府也许比封路更有力。拒绝缴税,公屋户延迟交租,在立法会‘拉布’,诸般不合作行动,都可以给政府制造麻烦。”

这种馊主意怎么可能实施?有几个人愿意为不缴税而去坐牢?犯罪分子不正可以用这种方式逃税吗?被抓住之后,他可以说,我是响应三子的号召,为了香港的民主才不缴税的。荒不荒唐?又会有几个人愿意因不交房租而被赶到大街上去住?连大多数人参与雨伞运动都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戴耀廷却声称要用连少部分、绝少部分人都不会做的抗税、不交房租等行为去对抗政府。难道他们自己相信,那些方法有人去做,有换来“真普选”的力度?

该文还有更多完全没法操作的可笑的提法,诸如“到街坊邻里中去创设更多民主论坛”,登门造访老人,解释真普选的意义,等等。

总之,以“剃头秀”开始、“自首秀”收尾的“占中”就此结束吧,退场吧。让我们大家支持雨伞运动,呼吁雨伞革命。雨伞运动是学生发起的,媒体报道说,“戴耀廷本人也强调,也希望理清概念,现时的‘雨伞革命’并非由‘和平占中’发起。”

很好。学生们可以就此甩开那些善于作秀的人们。我一点都不否认“占中三子”等是追求民主理念的,但言行只要被(有意识或无意识的)作秀侵蚀,就会跑调,其负向价值很可能会超过正向的。

他们说“占领”失败,就让他们失败去吧。让那些不理会喊撤、喊退、拒绝听唱衰雨伞革命的哀乐、头脑单纯、义无反顾的年轻学生们继续他们必胜的雨伞革命。只要有“不达目标绝不罢休”的意志,在香港的任何一个地方接力抗议,真普选的诉求就一定能成功!

2014年12月9日于美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