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远征军唯一幸存女兵:悲壮穿越野人山

 

中国远征军以10万精兵出国,活着离开战场的只有4万多人,而最终穿越野人山回归国境的只有3,000多人,刘桂英是惟一一名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本文原载2005年10月11日《京九晚报》。

在中印缅交界处有一片方圆数百公里的原始森林。63年前,3万多名中国远征军战士惨死在这片危机四伏的“绿色魔窟”里,这是世界军事史上极其悲惨的一段往事。活着走出这片原始森林的3000多名战士中只有一位是女战士,这位坚强的女战士至今仍然健在。谈及当年那段惨绝人寰的往事,如今已85岁高龄的抗日英雄刘桂英不禁泪如泉涌。

盟军配合不利,远征军闯进“绿色魔窟”

1920年,刘桂英出生在长沙市郊区一个农民家庭里。3岁那年,因家人实在养不起她,只好忍痛把她送给长沙一户姓刘的人家当养女。在她10岁那年,养父和养母相继病逝,养父的好友把她送到了长沙贫女院安身。1937年,在贫女院学习了7年的刘桂英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了长沙市湘雅医院护士助理班学习护理知识。

抗日战争爆发后,刘桂英和几位热血青年一起报名参加了中国军队新22师,她被分配到野战医院,成为了一名女护士兵。

抗战爆发后没多久,我国仅有的几条国际交通线路就相继被切断了。1942年3月8日,日军攻占了缅甸的首都仰光,切断了最重要的国际运输线路———滇缅公路,威胁印度和中国的大西南。为了保卫滇缅公路,中国政府抽调了10万精兵组成远征军奔赴缅甸,和英美盟军协同作战,联合抗日,刘桂英就是这10万名战士中的一员。

到达缅甸以后,中国远征军浴血奋战,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但是后来因为英军配合不利,远征军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5月上旬,中英军队开始撤退。日军切断了远征军的归国通道,少数战士跟随美国军队去了印度,大部分战士在杜聿明将军的带领下被迫进入野人山,准备从那儿绕道回国。

野人山绵延500多公里,纵深200多公里,山上乔木遮天,终年不见天日,猛兽成群,蚂蟥遍地,传说还有野人出没,当地人把这片方圆数百公里的无人区叫做野人山。1942年6月,数万名疲惫不堪的远征军战士走进了野人山,开始了他们的“死亡之旅”。

走进原始森林后,战士们才发现森林无边无际,像大海一样浩瀚,成千上万棵生长了千百年的大树巍然耸立着,层层叠叠的树叶遮住了天空,连阳光都照不进来。偶尔从树叶的间隙看到筛子眼儿那么大的天空,战士们都会觉得精神为之一振。到了晚上,豺狼虎豹全都跑了出来,野兽的叫声回荡在山谷里,听得人毛骨悚然。战士们用芭蕉叶和树枝搭成棚子,一个棚子大约能睡10个人,大家就挤在棚子里过夜。

刘桂英、何珊、笑春、孙月霞、王苹这5名护士班的女兵紧跟在队伍后面徒步前进。走了几天后,她们的脚上都磨出了血泡。旧的血泡破了,脚板上又磨出新的血泡。每名女兵的脚上都是血泡连着血泡,血泡叠着血泡。如果沙子掉进鞋子里,弄进血泡里,那可真是疼得钻心。

一天,一条湍急的河流拦住了战士们的去路,大家都得站在河水里,一步一步趟到对岸。虽然河水只有腰深,但刘桂英和护士长何珊正处于生理期,身体根本就不能浸泡在冷水里,但是她们别无选择,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在冷水里走。每走一步,她们身后的河水里就会泛起一片鲜红色……大家在河水里整整走了两天才爬到对岸一条狭窄的山路上。两天下来,大家的身子都被泡得肿了起来。

进山10多天以后,热带原始丛林的雨季到来了,天天都下着倾盆大雨,道路泥泞不堪,战士们举步维艰,下山的时候就在泥水里滚。有时山洪“轰隆隆”地冲下来,一下子能冲走很多人。有一次,刘桂英看到整个班的战士一起被山洪冲走了。

一个月后,部队断粮了。杜聿明只得把驮物资的100多匹战马都杀了,让战士们饱餐一顿。战马吃光以后,大家就开始吃皮鞋、皮带,就连手枪套也成了他们的食物。当这些东西全都吃光以后,大家就只能够靠树皮和草根来维持生命了。

连续多日吃树皮和草根,很多战士的身体开始浮肿起来,有的战士走着走着就会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雨季的丛林是蚂蟥的天下,丛林里到处都是蚂蟥。战士们走在路上,这些嗜血的“魔王”就昂着头在树叶上等候,人体一接触到树叶,它们就趁机爬到人身上来吸血。缅甸的蚂蟥个头特大,据说一只大蚂蟥一次能吸半公斤血液。小蚂蟥会通过人的衣服的缝隙钻进人的皮肤里,不知不觉间,它们已经把人体内的血吸了出来。

刘桂英每天都能从身上逮到一大把蚂蟥。有一天,战友徐进宝、钱一平和王苹冒雨去找吃的,等到天黑才满身泥水归来。王苹换衣服时,急得直跺脚,原来她腿上、肚子上不知什么时候都爬满了蚂蟥,徐进宝和钱一平也满身都是。急中生智,护士长何珊发明了“火燎法”,这样战士们后来才少受了些皮肉之苦。

和蚂蟥一样猖獗的还有蚊子。野人山的蚊子也大得出奇,翅膀一张开简直就像蜻蜓似的,战士们被咬得满身是包,又红又肿,奇痒无比。有一天早上,白净漂亮的何珊发现自己脸上满是大红包,都是蚊子咬的,她数了数,竟然有20多个。何珊觉得疼痒难受,只好用手拼命地抓脸,结果把脸抓得鲜血淋漓。有时走在低洼处,埋伏在那儿的成千上万只蚊子如同一片黑云似的向大家飞过来,大家只能抱头逃跑。

成天雨淋汗浸却又无法洗澡,女兵们的头发上都生满了虱子。一只灰黑色的虱子有米粒那么大,白色的虱虮一串串地粘在头发上,头上像撒满了白芝麻。女兵们被虱子咬得苦不堪言,边走边抓。

进山之前,女兵们天真地想:野人山是天然屏障,撤进山日本鬼子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山里可能还有很多野果和野味呢!但是走进野人山后,女兵们才发现她们的想法是多么幼稚,野人山分明就是一个可怕的“绿色魔窟”!

战友相继惨死,茫茫丛林里坚强女兵无助

在这条死亡之路上,死神紧紧尾随着战士们,随时都在伺机吞噬他们的生命。刘桂英没有想到,第一个离开女兵队伍的竟然是温婉可人的笑春。

进山几天以后,笑春在寻找食物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毒蛇咬伤了,姐妹们及时用土方法对她进行了抢救,毒性没有发作。可是谁能想到,笑春还是第一个离开了她们。

那天,刘桂英和何珊想去方便,笑春便独自一跛一跛地往前走。过了三四分钟,刘桂英和何珊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救命啊!”等她们抬头看时,只见一只恶狼已经叼着笑春往前跑去。几个人拼命地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大声叫道:“有狼,有狼……”营长身上有枪,听到叫声,立即拿起枪瞄准那只狼开了一枪,打中了狼的后腿。狼受伤后放下笑春便仓皇逃走了。她们跑到笑春身边,发现笑春的颈部动脉血管已经被狼咬断了,血流如注。几分钟后,笑春离开了人世。

越往山林深处走,山林就越显得阴森恐怖。这时,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瘴气开始在军队里肆虐横行,成千上万名战士倒下了。路边和草棚里堆满了战士们的尸体,尸体散发出恶臭的味道,闻之使人眩晕。

一天夜里,贤淑美丽的孙月霞突然发起了高烧,一直烧了3天,到第4天才稍微好一点儿。几天以后,她再次发起了高烧,而且呕吐不止。刘桂英知道,孙月霞也染上了可怕的瘴气。明知道有可能被她传染,可姐妹们仍然陪在她身边照顾她,想等她病好了一起走。孙月霞生气地说:“你们等我一起走,就是等死啊!你们再不走我就死在你们面前!”孙月霞发疯似的赶大家走。然而,几天后,持续高烧的孙月霞却进入了一种癫狂状态,她烧得经常脱光了衣服,又是哭又是闹。有一天,她趁大家不注意,疯狂地跑到了悬崖边上,纵身跳下了悬崖。

孙月霞死后两个星期,活泼开朗的王苹也染上了瘴气,发起了高烧。王苹的男友钱一平让刘桂英她们先走,自己留下来照顾她。过了好几天,他们俩还没跟上来,刘桂英逢人便打听他俩的行踪,有人说在路边看到了王苹和钱一平的尸体。

同伴们一个接一个惨死,5名女兵只剩下刘桂英和何珊两人了。刘桂英的男友也是远征军战士,后来他掉队了,正巧遇到了刘桂英和何珊,于是就和她们一起走。他们3人走走停停,离主力部队越来越远。一天,何珊因为吃了有毒植物而腹痛难忍,刘桂英和男友轮流搀扶着她。这样走了两天,何珊再也走不动了。

山里又下起雨来,何珊开始腹泻和发烧,泻出来的全是黑水,臭味也不正常。她躺在那儿,病情越来越严重。临终前,她对刘桂英及其男友说:“你们要争取回到祖国,把我们到缅甸打仗和穿越野人山的经过告诉国人。”

活着走出野人山,她是惟一一名幸存女兵

看着一名又一名战友的相继离去,刘桂英用颤抖的声音对自己说:“就是死我也要爬回祖国的土地上死!”

有一天下半夜,刘桂英走出棚子去小便,正准备蹲下,猛然发现右前方不远处有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盯着她。她一下子呆了,浑身哆嗦,心想这下完了。刘桂英完全绝望了。谁知就在她蹲下的瞬间,野兽一声咆哮向她一步一步逼近……在距10米远的地方,刘桂英看清楚是一只大黑熊,她下意识地提着裤子站了起来……奇怪的是,那黑熊竟然站在原地不动了。这时男友也被熊的叫声惊醒,大声地叫她的名字,刘桂英不敢回答。此时,牺牲自己保全男友的念头占据了刘桂英的心。她咬着牙,向熊走去……奇迹发生了,熊掉过身子走了……

路边的棚子里放满了死尸,刘桂英和她的男友夜里找不着棚子住,就把那些死尸往旁边挪一挪,他们就睡在死尸旁边。很多死尸上都爬满了3厘米多长的蛆,再加上蚂蚁咬咀,蚂蟥吸血,大雨冲洗,几小时之内死尸就会变成恐怖的白骨。一路上白骨累累,有这么多白骨指引方向,刘桂英和男友不会迷路。

刘桂英和男友都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他们相互搀扶着往前走,饿了就吃点野果和野菜。凭借着顽强的毅力苦苦支撑着,沿着累累白骨指示的方向从夏天走到了秋天。

这天,他们和另外几名掉队的战士一起爬上一座陡峭的山峰。忽然,刘桂英看见前方有一些红色、绿色和黄色的帐篷。男友告诉她,帐篷旁边有人正在向他们招手呢!刘桂英定睛一看,果然看到有人在招手。那一刻,她激动得热泪盈眶。

原来,部队终于与司令部取得了联系,盟军用飞机往森林里投下粮食、衣服、药品、电池、发报机、火柴、刀具和降落伞等物资。这是7月底的事情,刘桂英和她的男友到达时已经是9月中旬了。

几天以后,刘桂英和最后走出野人山的一批战友被送抵印度朗姆茄基地。一个女兵活着走出野人山的消息不胫而走,轰动了整个基地。基地上的美国人、英国人、印度人也都热烈地欢迎刘桂英,大家举起大拇指,佩服地称她为女英雄。

中国远征军以10万精兵出国,活着离开战场的只有4万多人,而最终穿越野人山回归国境的只有3000多人,刘桂英是惟一一名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

整个朗姆茄基地只有刘桂英一名中国女兵,大家都很照顾她。新22师的师长廖耀湘和他的夫人黄伯容热情地请她到家里做客。著名画家叶浅予先生专程从重庆赶过来为她画像,并且送给她一张作为纪念。

1945年1月,中国远征军对盘踞在野人山的日本第18师团进行反击战斗,取得了胜利。随后,刘桂英夫妇回到了祖国,在安徽怀宁安了家。

抗日战争胜利后,刘桂英以为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谁知道曾经与她生死与共的丈夫竟然离开了她和两个年幼的孩子。那段日子过得很艰辛,最难熬的时候,这个曾经依靠坚忍不拔的毅力走出野人山的女兵竟然想到了自杀。

后来,刘桂英在当地一所小学谋得了一个教师的职位,生活才逐渐安定下来。“反右”运动开始以后,因为有跟随远征军出国征战的“历史问题”,刘桂英成了“女特务”和“黑五类”,被揪出来批斗。1962年,她被遣送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这一改造就是整整30年。

1988年,刘桂英的女儿无意间看到远征军第1军军长孙立人在北京受到表彰的消息,她马上告诉了一直生活在皖西南怀宁石牌镇的妈妈。于是,刘桂英就写信和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叶浅予先生联系。在叶浅予先生的帮助下,1990年,蒙辱受难50多年的刘桂英才得到了平反,恢复了教师身份。这一年,她已经70岁高龄。

8年抗战,10年教书,30年下放,刘桂英这一生可谓历尽坎坷。虽然吃了那么多苦,但是她仍然坚强、乐观。如今,刘桂英老人已经85岁高龄。她说,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孩子们都已经长大成才,她没有了后顾之忧,能够健康地活着就已经很快乐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