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流亡的良知——高耀洁

程凯

 

她曾经被中国媒体评选为感动中国的十大人物之一;她曾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和平奖之称的“拉蒙•麦格赛赛奖”;她曾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亚洲英雄”;她获得了全球卫生理事会颁发的“乔纳森•曼恩世界健康与人权奖”;她获得由美国援助发展中国家妇女组织“生命之音”颁发的“妇女领导者奖”;她与蒋彦永一起获得纽约科学院颁发的“科学家人权奖”;二零零七年,国际天文学会将一颗小行星以她的名字命名。

今年八十七岁的高耀洁是一位流亡者,但她不是政治流亡者,她是因坚守良知不容于中共当局而流亡,她是一位“流亡的良知”。她已经写出九本揭示政府失责导致中国爱滋病蔓延的著作。二零零九年八月,为了出版可能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本书《高耀洁回忆与随想》,她带著书稿流亡美国。如果她的名字很久没有在媒体上出现,就有人写文章寻找她:高耀洁在那里?

美国的一群中国知识份子海外汉学家从来没有忘记她。他们设立的“刘宾雁良知奖”今年决定颁发给高耀洁。

这个冠以中国伟大记者和作家、被称为“中国的良心”的刘宾雁名字的奖项,由旅美作家郑义、王康首倡并得到刘宾雁家属授权设立,其理事会由李锐、邵燕祥、巫宁坤、余英时、马悦然、张思之、蒋彦永、鲍彤组成,评选委员会成员都是海内外知名的政治领袖、学者、作家和记者。“刘宾雁良知奖”的宗旨是:秉持自由与民间立场,超越意识形态与党派政治,表彰弘扬良知与人文理想的原创写作或社会贡献。颁奖予高耀洁,正体现“刘宾雁良知奖”的宗旨。

十二月五日,刘宾雁祭日,“刘宾雁良知奖”评委会发布公告:宣布高耀洁为二零一四年度获奖者,以表彰她“持守天良、悲悯苍生之人道精神和伟大母爱”。公告说:“二十世纪后期,中国爆发大规模非法倒卖血浆之‘血祸’,致千万人罹染爱滋病毒。高耀洁先生以纯洁、神圣之医德,恪守医师誓词:‘为病家谋福,避免一切堕落害人之败行’,全副身心救助爱滋病患者及亲属。艰辛备尝而屡遭横逆,竟至以耄耋之年独自流亡海外,守死善道无悔,如星辰闪烁于中国人伦道丧之黯淡夜空。”

评选委员、多次采访高耀洁的著名记者北明是高耀洁获奖的提名人之一,北明二零一零年十月曾在海外发表题为《民国最后一个背影——记中国医生高耀洁》的文章写道:高耀洁老人,是中国一千万经由卖血和输血感染爱滋病之“中
国血祸”的揭露者。自这位妇科医生发现中国爱滋病的特殊传播管道,她就踏上了一条救助穷苦爱滋病人的艰辛之路。为了这项慈悲的事业,她耗去了她所获得的全部奖金100多万元人民币。

为调查艾滋情况、救治艾滋患者、宣传防艾知识,她的足迹遍布中国的十五个省区,她沿着那条看不见的血河,走入一百多个血祸严重的村庄,访问过近一千个艾滋家庭。到访之处,她留下金钱、药物和防艾方法;她分享患者的悲愁、绝望和怨怼。

她亲自编写、自费印刷的各种防艾教育普及读物大约一百五十万册。她在郑州的家,曾经一半空间用来存放这些宣传资料。她没有发行渠道,资料只能通过邮局寄出去。她有两本厚厚的地址簿,密密麻麻写满全国各地艾滋家庭的位址和有关机构单位的位址。她曾背着一万两千张自费印制的防艾宣传纸,到火车站外的大街上,站在寒风中向往来旅客散发。

在十二年间,她收到过来自爱滋病人和其他性病患者要求救援的信件一万五千封,任何一个写信人都会得到她的回复。回复信件的背后,是具体的救助工作。她的家成了爱滋病患者求助中心,每天都有人来访问,多的时候她一天接待过五十八位。她亲手安排、救助的艾滋孤儿有一百六十四名,她能一一叫出这些孩子的名字。

高耀洁老人没有机构和组织、没有经费和资助、没有办公室和工作人员,当然也没有薪水和报酬。先后有一百多位追随她的防艾义务工作者,绝大多数知难而退了。曾经有三位中国血祸的知情人与她做同样的工作,都没能坚持下来,只有她,坚持到底,至今二十年了,没有退却半步。

防治爱滋病和关怀爱滋病患者,对于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是天大的事。而这本应是中国的国家主席和国家总理过问的事,本应是中国的国务院、卫生部、民政部、教育部,以及各省、市、地、县、乡镇的政府应该负责的工作,高耀洁以一人之力,承当了。她不但承当,她还要承受制造血祸的官员们的刁难和打击,她的电话被监听,她的行动被阻挠,她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与政治家、人权活动家、维权律师、敢于说话的记者不同,高耀洁远离政治,切近生命,举牌抗议不是她的武器,她的武器是她的悲悯、同情、关怀和走村串户的行动。救助爱滋病人不是她的职业,是她的理念和价值坚守。她挺身而出不是为了自己的子女,而是为了那些与自己无关的爱滋病人,为了那些艾滋孤儿。她成了爱滋病人的守护天使,艾滋孤儿的母亲。她不仅揭露黑暗,而且以一己弱势女性,残病之躯,点燃自己,照亮黑暗。

流亡的良知高耀洁与中国的所有政治流亡者也不同:为了继续揭露血祸,她耄耋之年辞国出走,她付出的是故土家园,明知永无归路。

今年的“刘宾雁良知奖”初选,有多人获提名,他们都正在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舍身奋斗,他们都是当代中国的英雄。但大多数评委在决选时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了高耀洁,投给了中国的这位流亡的良知。

我没见过高耀洁老人。我知道她独自居住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幢公寓中。老人行动不便,难得下楼;去年以来,健康日渐恶化,频频出入医院。有四十多位青年人组成了一个“看望高奶奶”小组,每周数次去老人家中照顾老人的衣食起居。高耀洁在美国人心中的地位高于在中国人心中,前国务卿希拉蕊以在美国见到高耀洁为荣。有一篇文章中记述二零零七年高耀洁到美国首都华盛顿领取“环球女性领袖奖”的一件往事:颁奖会上,一位未受邀请、自费乘机、自购门票、急匆匆远途而来的美国老妇,握着高耀洁的手,表达自己的钦佩,她愿以自己的微薄退休金赡养高耀洁晚年。她把高耀洁与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特蕾莎修女相提并论,说高耀洁的工作条件比特蕾莎修女还要困难,说高耀洁是一位英雄。

“刘宾雁良知奖”将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刘宾雁诞辰日在美国举行颁奖典礼。到时人们就有机会去瞻望中国夜空中这颗明亮的星辰,去感受到这位良知流亡者对人心的震撼。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