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民主党(海外)的未来格局

王一平

 

本人是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第一届代表大会的代表,至今没有被开除党籍,所以有权对中国民主党今后的海外格局发表意见,人微言轻,仅给海内外的同志做个参考。

我十分赞同陈忠和先生2014年4月代表中国民主党旅欧支部发表的声明中提到的观点:“二、 本土的中国民主党人,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中,依然进行着不屈不饶的卓越斗争。中国民主党的队伍在本土;中国民主党的基础在本土;中国民主党的领导核心在本土。”

在海外中国民主党组织中,徐文立和王希哲在海外成立的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具有其合法性,这个组织正是体现了上述的精神。当然,还有一个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也同样摆正了位置,可惜昙花一现。

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虽然有王有才、付申奇等这样的老民主党人,但是在没有召开中国民主党代表大会(包括大陆各省市地区委员会、党部)的情况下,成立所谓的全国委员会,即中国民主党中央领导机关,显然是非法的。好在前全委会的大部分执行委员已经明智的退出了这个非法组织。如今在王军涛把持下、召开的第二次特别代表大会产生的所谓全会会,与以前的全委会没有关系,从本质上讲,只是一个做难民生意的公司,而且这个公司为难民作伪证、欺骗美国政府,已经沦落为一个以王军涛为首的犯罪团伙。

最近看到王希哲先生关于全委会的一个帖子,他说:“只是希望,联总徐主席已退休,汪岷代主席也年事偏高,且兼着不少其他工作。为民主党的发展,希望联总与全委会能够开展善意和平等的协商,最后统一起来。”

对此,我完全不能苟同。

首先,所谓的全委会,实际上已经背离了中国民主党的宗旨,违背了中国民主党的党章。这个组织的领导人、以及所执行的路线方针,在没有得到彻底批判,脱胎换骨的前提下,与任何正派的民主党联合,只能对联合的另一方带来毁灭性的破坏,对海外民主党的生存和发展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甚至危及本土的中国民主党。

其二,所谓的徐主席已退休,更不是联合的理由,民主党人离开某个职位,可能有诸多原因,比如党章规定、年龄、让贤等等,但是我们可以相信,离开某个职位,并不等于他(他们)离开了民主党的队伍,离开了他们为之奋斗几十年的民主事业。他们往往是退而不休。况且,徐主席对联总的影响力是不可低估的,说徐主席垂帘听政过于夸张,但是,徐主席如果在联总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再次当选主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就拿全委会前美国委员会主席宋书元先生、前全委会秘书长付申奇先生来说,他们退出了全委会,也一定是退而不休的。

其三,看看所谓全委会的第二次特别全国代表大会,据说有105个代表,这105个代表,基本上是做难民生意收获的政庇申请者,对于主体不做政治庇护生意的联总来说,一次选举,就能全盘皆输。王希哲先生想想,“统一起来”的后果就是联总尸骨无存,你难道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在未来出现吗?谁吃掉谁似乎不是最主要的,邪恶的吃掉正派的,才是可怕的。

海外的中国民主党必须健康的发展,在本土中国民主党的正确领导下,为争取中国民主党在国内的合法地位,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努力不懈。

我认为,在海外,中国民主党各个组织,的确需要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统一思想统一行动;但是在组织上,不要急于“统一起来”,联而不合,合而不统,才应顺当前的情势。

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宣布成立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总部委员会有四常任主席:徐文立、王希哲、秦永敏和王有才。可喜的是,其中三位主席都在海外。在以本土为基础的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海外的中国民主党应该以他们为领导核心,至少请他们担任总顾问。

我的建议或许是天真的,徐文立先生不当主席了,王有才先生缺乏信心了,王希哲先生转战南北、淡出民主党了,但是,我相信他们那颗民主党人的心没死,心不死人还在,只要功夫深,他们,哪怕是其中一个人,能够勇敢地站出来,事成有望。

前中国民主党第二届轮值主席陈忠和先生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旅欧支部,做了很多工作,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大家行动起来,不但包括联总、海外的各个民主党组织、世界各地的旅外支部,还包括退出全委会的朋友们:宋书元、傅申奇、杨小炎、王澄、莫逢杰、熊焱、王天成、余志坚、刘志牧、刘俊国、侯文卓、潘晴等等,都团结起来、行动起来,众志成城,把海外中国民主党的大旗高高举起。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