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陈破空

 

11月,习近平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时代》封面出现中国人物,并不稀罕,十月,领导香港占中运动、年仅十七岁的中学生黄之锋就曾登上该杂志封面。但这一回,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习近平,被称为“习皇帝”(Emperor Xi),倒是不同寻常。

瀛台夜宴,大谈帝王经

北京APEC峰会期间,习近平瀛台夜宴奥巴马,又并肩漫步中南海。其间,习近平大谈帝王经,忽而康熙、忽而光绪,彷如当年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习近平刻意摆出的帝王姿态,已不言而喻。实际上,在此前后,“习皇帝”这个称呼,已经不胫而走,远播海内外。

之所以被称为“习皇帝”,概在于,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集权,不仅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还兼任众多小组的组长或委员会主席,把经济、国安、维稳、涉台事务、乃至网络管理,等等,悉数收揽于一身,不分巨细,事必躬亲。

之所以被称为“习皇帝”,还在于,习近平无情镇压自由派知识分子,到处抓人。重判维族学者伊力哈木、重罪起诉维权律师蒲志强、开庭审判年逾七十的资深记者高瑜、悍然拘捕年逾八十的老作家铁流、持久关押纪念六四亡灵、重病缠身的前八九学运领袖于世文……更兼扫荡网络,密集抓捕微博大V。

习皇帝集权,不仅张扬于名义上,而且落实在实质上。通过反腐运动,清洗党内政敌,掌握了党机器;通过对外挑衅,调兵遣将,伺机整军治军,抓住了军权。

新版《东方红》,唱出习皇帝

于是,那首名为《东方红》的红歌,有了第三个版本。第一个版本,唱毛泽东,曰:“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第二个版本,唱邓小平,曰:“西方黑,太阳落,中国出了个邓矮坨,他为自己谋幸福,他叫人民各顾各。”第三个版本,唱习近平,曰:“北方灰,太阳低,中国出了个习皇帝,他为红二代谋幸福,他叫人民听他吹。”

如果习近平像皇帝,他到底像哪类皇帝?其一,隋炀帝杨广。极爱面子,好大喜功,对外很讲排场。为了在外宾面前炫耀隋朝的强盛和富有,隋炀帝下令,在外宾所经道路和场所,把所有树木都缠上丝绸,刻意制造火树银花的效果。外宾觉得不可理喻,感慨:“这里的普通人连衣服都穿不起,却把丝绸缠到树木上!”

习近平在北京大办APEC峰会,要制造“万邦来朝”的“盛世”景象。特地在北京怀柔区雁栖湖修建豪华会所、奢华酒店、顶级高尔夫球场,并开设专道、开挖人工河、打造“民间手工”购物村……共耗资10亿美元。而停工停产放假,刻意制造“APEC蓝”,代价更是无以计数。这一切,呈现在习近平反对铺张奢侈、主张节约俭朴的政治口号下,彷如自我讽刺。其实,APEC峰会,一年一度,亚太各国轮流主持,其他国家,并未如此大惊小怪、大兴土木、大肆挥霍,唯独北京例外,各国首脑,又岂会为此喝彩?心下暗笑而已。

其二,崇祯帝朱由检。反贪反腐,严刑峻法,铁腕整顿官吏;独揽大权,举凡政治、军事、民生,兢兢业业,事必躬亲,克己自律,夙夜劳心,誓要王朝中兴,意图以中兴之主,名留青史。

盲目模仿普京,误判国情

习近平上任,突然收紧权力,大肆集权,仿佛其前任江泽民、胡锦涛“做错了事”,显得“太宽松”、“太宽厚”?乃至中国社会“太自由”?事实上,不论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以大独裁者的恶名,载入当今世界史册。习近平犹嫌他们做得不够,废江泽民“集体领导”之名、废胡锦涛“党内民主”之说,重归毛泽东、邓小平时代的一言堂。

这无疑是对形势的误读。正是因为邓小平只搞经济改革、拒绝政治改革,才种下今日无官不贪、无吏不腐的必然恶果,习近平反腐,实际上是收拾邓、江、胡留下的烂摊子,倘若中国早已民主化,舆论监督、司法独立,何来如此深重的贪腐?又何须习近平痛心疾首、疾言厉色?正是因为江泽民、胡锦涛病态维稳、拖延政改,才导致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伦理失常,民众仇富仇官,社会矛盾如岩浆郁积、火山待喷。

习近平竟不明于此,不思政改治本,专思人治治标。一种观察认为,习近平充当强人,是效法俄国总统普京。须知,即便撇开民主与专制的理念不谈,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阶段性地放和收,自有其特殊规律,臂如俄国与埃及。以俄国为例,苏联解体,叶利钦引领民主改革和私有化,是必要的放,让俄罗斯诸国结束极权灾难,回归文明轨迹;而当俄国经济陷入困境、车臣等地独立运动蜂起,该国政治,又趋于必要的收,故而如普京这样的强人得以出头。普京专权至今,既无民族分裂之患,也无经济崩溃之忧,俄国又趋于必要的放之新阶段。只是,普京专权上瘾,悖反历史潮流,愈走愈远。

如此普京,原本不足以效。习近平盲目模仿,已属不智;对中国国情的误判,更属不明。一个基本的判断,应该是,江、胡之后的中国政治,需要放,而不是收。习近平却反其道而行。

倒了个“薄青天”,来了个“习青天”

习近平高举反腐大旗,在中国这样一个长期耽于人治、专制、封闭的社会,固然可以赢得一些掌声、甚至赢得一股民望,让习近平个人,赢得一阵“习青天”的虚名,如当年在重庆唱红打黑的“薄青天”,五十步笑百步耳!谁又能不怀疑:习近平的做派,是受了薄熙来的启发?这等“青天”虚名,终究不利于中国社会的正常发育和健康成长,反让中华民族继续陷于民智不开、民风不化的蒙昧状态。祸及长远。

前述隋炀帝,因为瞎折腾,让辉煌一时的隋朝,只持续了38年,就归于夭亡。隋炀帝本人,被反叛的群臣当廷勒死。前述崇祯帝,虽勤勉理政,夜以继日,不意,延柞276年的明朝,偏偏败亡于胸怀大志、披肝沥胆的崇祯帝手上。崇祯帝本人, 登北京煤山(今景山)上吊自尽。

起身红二代、出身太子党的习皇帝,及其拼死把守的红朝,最终结局将如何?天下可拭目以待。值得鉴照的,还是成都武侯祠那句名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值得留意的是,以新锐著称的国内《财新网》(据称与王岐山关系密切)在一篇题为《周老虎终于倒下》的文章中,有意味深长的劝诫,曰:“十三大后以邓公小平为主导,开创一种隔代指定和平交接的最高权力转移模式,并表面上平稳运行二十多年。乃至有少量学者不明觉厉言称其为制度自信的重要构 成。但此种权力运行构架,在宪制法理层面模糊甚多,缝隙太大,亦无民选架构下的选举权威,因此难脱新主依靠斩惩重臣立威的政治窠臼。”此说,质疑并挑战了当下中共最高权力交接的游戏规则,非民主,且非正常。

该文又曰:“完全指望意识形态教化、道德自律、运动式的整肃,而不建立起良性的民主法治,那么就永远无法走出历史的三峡。”“周案暴露执政党内部民主的缺失和权力运行体制的短板。”“以此为鉴,执政党还是需要深度反思,域外诸多国家为什么高层涉腐的比例要大大减少?即便是高层涉腐,然而反腐的成本和难度也小很多?”这些充满隐喻的话语,能否让习大大体会到什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