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感受民国总统府的新政效率

綦彦臣

 

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13:26),给中华民国总统府网站的民意信箱发件。次日下午(18:27),就得到答复。

答复内容如下:

彦臣 :您好!

您所反映的事项,我们非常关心与重视,所以已将来信移请权责机关行政院长信箱处理,并由该机关直接回复给您,敬请静待处理结果。感谢您的来信,祝福您平安如意

总统府 敬启

前一个时间,是二十四日下午总统府民意信箱发出确认码的时间,一点二十六分;后一个时间,是二十五日午我邮箱收到总统府正式复函的时间,六点二十七分。算起来二十九个小时〇一分钟。

有复信文字,且言非常关心与重视,足慰人心。相比之下,我接触到的最有效率的大陆国家机关答复,也是工作人员很是客气,但不给一字一纸凭据。

我没上访事务,但接触过不少上访七八年,乃至于二十多年者(如本文所涉及到反映事情,在大陆的上访者李双成),他们手里的官方答复文件我见过不少。但没看见任何一份上面有言非常关心与重视者。至于现实中,上访者被推拖、耍戏,几乎人皆有之。至少我接触到那些都是,亦是走投无路才找到我。

是否彦臣是名人之故,台湾方面才及时答复。我看不是这个样子,工作制度使然。作为名人,在大陆这边倒是有时也起些作用,也不过是官方不敢轻慢于当场,但事情解决如何,仍是照旧无果。或者他言拖磨,或者置之不理。

二十五日晚,我将有关情况通报给李双成,让他也高兴一下。还有,劝他不要着急,该上访的慢慢跑;掂量着没希望的,就别耗时花钱去跑了。等等看台湾那边有了较好的回复呢,大陆这边也就算了。双成当然高兴,且对民国总统府的行政效率感到吃惊,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的弟弟,已经为家庭上访被折磨成神经病的人,也非要在电话里跟我说两句。哪里是两句,他不着边际的话里面有我能听出来的感觉。忽然想到,十多年前偷听自由亚洲的短波广播,有一个也是看起神经病的人,唱起中华民国国歌。当时我想:你接受采访或表达意见就得了,唱一通国歌算什么呢?

等感受完双成之弟的话,我忽然觉得自己过去的狂妄与霸气实属无知,尽管我当时没有对那位唱民国国歌的人进行公开评价。心底的轻视,实在也是一种罪恶!就算他真疯了,也多半是处境堪比双成之弟。叹了一口气,不觉眼泪也下来。

通话过了一分钟,手机短信来了。被提示话费不足十元。手机是太太的,也算夫妇共用,找我的绝大多数电话由她来接,看着有必要再转我接听。涉及双成的这个喜讯是我主动打出去的,一时间,竟然打了一个近年来最长的电话,九分多钟接近十分。平日里,不管多急切的事情,我打出电话说事情没超过一分钟的。

我习惯了有效率地处理问题,没想到民国总统府效率比我还高。许下诺言,从二〇一五年开始,每年元旦家庭播放《中华民国颂》,每年民国国庆确定为我们家庭的重大节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