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评论:勇气的代价

 

讽刺艺术真的可以无所不为?一旦涉及宗教,哪里是自由的界限?—法国政治、宗教讽刺杂志《沙尔利周刊》遭血洗事件发生后,很多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Rainer Traube认为,这样的问题并不恰当。霍尔斯基(Tucholsky)有一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言:“讽刺无疆”。不过,至迟从发生默罕默德漫画之争以来,这一名言已经过时。过去10年,我们曾有足够的时间,讨论、争议、掂量、琢磨、评估每一种看法。

Rainer Traube
 

《沙尔利周刊》编辑部在其文章和漫画中是否有时做得有些过分,并非问题的关键。巴黎的屠杀事件改变了人们的视角。我们过久地躲避在“何为艺术的界限”讨论的后面,回避直面这一真正的问题: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为自由付出代价?在巴黎11区遭谋杀的编辑们曾表现出罕见的勇气,顶住威胁和压制,照常从事自己的事业。他们让法国的政治家们紧张、承受着同事们的批评、生活在恐怖威胁中。

谁来保护勇者?

从今天起,我们知道了勇气的代价。人们紧接着会战战兢兢地提出下一个问题:一旦杀人成性的狂徒得以进入编辑部的办公室里,谁能保护勇者?最终是不是还会有勇者?巴黎袭击事件发生后,立刻就有若干编辑部作出决定,模糊处理棘手的《沙尔利周刊》封面图片。以防不测。我们无需自欺欺人:害怕情绪早已浸染了编辑部。

不过,在这一天,也发生了一些其他事情:袭击事件后,全球各地都有人表达对《沙尔利周刊》的支持,他们通过关键词“Je SuisCharlie(我是沙尔利)”表示: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沙尔利:每一名记者、每一个艺术家、每一个公开表态的人。这是一种集体的网上呼吁,声势越来越大。我们所有人现在都亟需这样的反对畏缩态度的行动。只有这样,另一个常被滥用的名句才不不至于失去其意义:“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利”。尽管我们今天都知道,那位伟大的启蒙学者伏尔泰从未写下过这样的句子,但是,他完全正确。

巴黎血案采访:“我们不得不与恐怖主义共存”

德国之声记者采访前德国总理勃兰特演讲稿撰稿人哈普雷希特,请他谈对法国《沙尔利周刊》遭恐怖袭击事件的看法。 他指出,法国 “1.7”血案的根本原因在于伊斯兰不愿接受现代文明。

德国之声:哈普雷希特先生,袭击事件发生当天,作家韦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的预言小说《臣服》(“Soumission)正好出版。您是否认为,这部小说也是对恐怖主义分子的挑衅?

哈普雷希特:一个小小的心理击刺或许成了引信,这是可能的。因为,此前的相关讨论有点儿激烈,在法国,这是常见现象。不过,我相信,我们无论如何都难以避免恐怖主义,以及像此次这样有目标的杀人恐怖主义行为。

您认为,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动机源于何处?

源于文明的冲突。这是因为伊斯兰正在经历、某些伊斯兰人士所拒绝的那种变革。他们尤其在言论自由问题上交锋激烈。因此,当年才会有对丹麦首先刊登的有关穆罕默德先知漫画的敏感反应。巴黎讽刺性杂志《沙尔利周刊》原则上是对这种讽刺形式的继承。它成了伊斯兰狂徒的肉中刺,因为,它彻底有悖于他们的世界观。过去已有过对该杂志的袭击行为,办公室被捣毁、被纵火焚烧。敌视情绪早已存在。《沙尔利周刊》同仁们不屈不惧,对此,人们怎么赞扬都不会过分。

穆斯林族群在法国的处境与在例如德国这样的其他国家的穆斯林相比较,有何种区别?

多数穆斯林公民和移民已融入法国社会。与德国不一样,法国人在同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打交道方面积累了长期经验。总体而言,互适并不怎么困难,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不过,随着国家经济低迷,大面积的社会紧张也随之产生,绝望和失望情绪混合其中。尤其在百万失业大军那里,更是这样。一些人指责移民抢走了自己的就业机会,而这同事实基本不符。这当然形成一种氛围,在这样的氛围里,像此次的杀手那样的年轻狂徒们便容易有类似行为。

看来,冲突也是分配之争的结果。鉴于此,法国政府是否该把重振本国经济置于最优先地位?

可惜,尚无重振法国经济的清晰计划。面对去工业化进程,人们只是绝望地看着,耸耸肩。几乎没有制定出任何其他选项。应该指责除总理瓦尔斯之外的现政府,如此犹犹豫豫实施必须的改革。这样的批评也适用于奥朗德总统。他只是在寻求严重分裂的社会党内的平衡。

法国的政治文化失去了从前的光辉?

关于共和国的思维、关于法国大革命理想—一再引起争议并受到威胁—的思维,从根本上说,依然富于生命。只不过,她们当下不像过往那样光彩夺目。作为经济绝望的后果,整个国家处于灰色的沮丧状态。所以,法国目前没有特别的吸引力。不过,整个欧洲目前都没有这样的吸引力。

您认为,对伊斯兰极端主义挑战的明智应对该是怎样的?

信仰伊斯兰的那些法国公民中的大多数都对袭击行为表示不齿。多数人拒绝伊斯兰极端化,就像德国穆斯林公民中的多数一样。人们将做出努力,孤立极端组织和团体,法国本来就很严厉的警察监控或许还会加强。

尽管如此,人们得做好准备:恐怖袭击还会发生。鉴于圣战者被灌输了自杀式袭击就是直接进入天堂的理念,人们不得不预期到,受教育程度低下的年轻狂徒们还会继续行动。我们不得不与恐怖现象共存。恐怖还会存在,德国也不例外。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与一个宗教的极端化代表作斗争,而这一宗教内部完全分裂,正在寻找通向21世纪的道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