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金观砚:“冯胜平先生是谁”没那么重要

 

冯胜平先生于2014年年底将酝酿了五年之久的“老酒”以公开信形式和盘端给徐文立先生,网友“春秋冬月2”帮忙冯先生在《独立评论》上公开发表了这封信,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至今讨论仍在进行中。

徐文立先生当日即以“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公开作答,虽没见到冯先生本人回复,但是网友“春秋冬月2”在读完徐先生的回信后感慨道,“钟国平何许人也,他以锋利的刀笔剥掉了冯胜平先生的画皮”,随后他开贴将钟国平三评冯胜平三万言上书的文章贴上《独立评论》。日前,徐先生再追加一篇 “冯胜平先生:你,是谁?”,直接回答了冯胜平先生的问题。与此同时,网友也一直持续地跟贴、甚至开新帖进行讨论,其中包括笔者。

鉴于网友们提出的问题各式各样,笔者就重要性做了一个比较分析如下,以期冯先生仅对最为重要的问题做一个回复。

就冯先生在信中所谈到的“中共特务”的问题,徐先生在第一封回信中没有详细作答,而在第二封公开信中列出两份网络上公开的文件,以解释为什么他认为冯先生极可能是中共特务。

近日网友对此的讨论议题焦点在于:徐先生提供的两份证明冯先生极可能是中共特务的文件,其可信度如何?对这两份文件的可信度的看法,基本上能看出网友的立场与观点。就这两份文件的可信度而言,好像在美国的中国学自联的文件被质疑的声音比较少,概因学自联的全长三万字的文件之前已有公开,里面有非常详实的证据,且学自联在文件中郑重表示可以上法庭作证,也就是说愿意对其文件的可靠性承担法律责任。但是对于美国媒体EIR的报道,有网友提出质疑。笔者已经就此作过调查并形成文章“关于网络上针对《冯胜平先生,你,是谁?!》的谣言”,报告了该文章的独立性,并指明一些质疑的问题所在。

顺借此文对《独立论坛》上的网友XX补充说一句:你罔顾徐先生提供的报道的原文链接(此链接为原印刷版杂志的PDF件,徐先生也特别指明,翻译件基于此版本的文章),你一口咬定徐先生从一个中文网站上找到一篇中英文对照的文章,而该文章内容与杂志原文相去甚远,甚至你所提供的链接都没有显示原文的内容。你却以此为基础,断定“谣言不是来自你本人,而是来自徐先生们”。我想,你或许未曾写过论文:写论文要求所有引用必须是“原文”,并标明杂志名称及页面数。而且显然那个网站的中文是台湾人翻译的,其用词与大陆不同,而且很多地方的直译包括网站标题都是错的。据此,你所提供的网站信息是不够资格成为文章的参考文献的。请勿拿这样的不合格资料栽赃和诽谤他人,谢谢。

但是,解释完这两份文件的可靠性之后,我想说,其实冯先生的身份问题就无需继续讨论了,各人都能得出自己的结论。但是在身份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即,在徐文立先生第一篇文章所谈的冯先生“意欲何为”和第二篇文章所谈的“你是谁”之间,存在着轻重之别。

就身份问题而言,无论冯先生是否为中共特务,谁也不能否认冯先生具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他可以向习近平表忠心,充当“国师”,可以对民主制度嗤之以鼻并攻击民主制度为最坏的制度,可以说“执行82宪法就是宪政”,甚至也可以编造和篡改英国、美国宪政历史的故事,将经典文献进行扭曲和移花接木,以欺骗读者大众,对此我们只能指出来冯先生的言论误导性,但却不能说这样做违法。冯先生更可以如他正在做的那样,选择在胡锦涛隐退和习近平接班之际,试图华丽转身,将原来可能的特工身份隐藏起来,而重新以“前民联核心成员”、“旅美学者”、“异见人士”等身份出现在习近平政权面前,出现在媒体中,也出现在民运圈。当人们忘记王炳章博士所受之苦难之时,正是冯先生可以转变角色之际。但是这一切都是他的权利和他的个人选择。

然而,身份的改变对于民运将产生什么影响,对民运来说,恐怕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徐先生首先想到的是“冯先生意欲何为”的问题而不是“冯先生你是谁”的问题。这就是说,前者才是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

冯先生一直以来在摆“事实”、讲“道理”,在告诉我们:民运已死,后民运已经到来。事实上他的意思就是海外民运人士的数量已经“极少”,所以民运已死,背后的暗示就是“国内不存在民运这个概念”,而只有可能突然间变成“暴民”的一群“顺民”或“刁民”,但实际上,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国内已经到了某个大爆发的临界点,这就是恐怖暴政愈演愈烈的原因。其 “党主立宪”究竟是什么?实际上就是用新名词代替一党专政,却不改变实质。对此,钟国平先生已经有详细分析,只希望冯胜平先生能出来为自己的理论做进一步的解释。

以上是笔者关注的问题,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中国民运的方向以及未来政治的发展道路。正如冯先生自2013年初提出这一理论以来,国内外大有赞同之势,自动走下“梁山”的人不在少数,等待被中共招安的恐怕更多,由于海外生存的压力而被统战的亦比比皆是……,好一幅当年渗透到民联和《中国之春》的架势!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王炳章先生当年被开除出自己一手创建为之付出一切的组织以及后面被跨国绑架并判无期徒刑的遭遇。

冯胜平先生,民运圈的朋友们要投降和放弃吗?请回答。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