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曹长青:王丹“脑瘤症”再次发作

 

王丹2014年夏天的“疑患脑瘤”事件就是要利用他的六四光环,一是吸引媒体聚光灯往他身上照,二是要求台湾社会特殊关照他,而且要求得理直气壮。在用谎言把台湾社会瞎折腾一顿之后,王丹回到台湾,脑瘤就连影儿都不见了。

去年(2014)底,王丹又通过脸书发消息,说台湾清华大学可能不续聘他了,并明指有人对他参加太阳花学运不满,等于把自己的续聘问题弄成政治问题,又像“脑瘤事件”一样,要炒作这件事,要煽动群众为他呐喊,给学校和有关部门造成来自社会大众的压力。这无法不促人想到,袭胸多是惯犯,强暴多是惯犯,原来“要炒作、要关注、要拿特权”也可以成为惯犯。

事实上,在王丹把他和清大的合约问题捅给大众之前,清大并没有做出决定。12月31日《苹果日报》报道,“清大校长贺陈弘表示,目前王丹与学校的聘约还没到期,因此没有续不续聘的问题,也没有透过任何方式告知王丹不续聘。”

这里明显是王丹自己听到点风声,先下手为强,指望以煽动舆论来压清大,让他们改变那个尚只有意向,但并未定局的决定。王丹的捅给大众结果适得其反,有过上次乌龙脑瘤的劣迹之后,王丹再次的“狼来了”没能引起社会大众多少同情和关注,反而迫使学校尽快做出决定。于是年初清华大学正式通告王丹不再续约。王丹立刻又发消息报告,让它再次成为一个事件,要引起同情和关注。

本来,大学和老师签约,都属于个人和学校内部处理的问题,根本不应拿到社会上来讨论。全世界哪有一间大学的教授聘用问题是拿到社会上讨论的?哪一家的大学雇用教师是靠大众舆论导向来决定的?王丹以为他是在竞选政治职位吗?任人皆知,学校应该根据王丹的学术成绩来决定是否聘用他,而绝不是听外行的普通大众的意见。王丹故意、刻意把他的去留问题透露给大众,实在是非常可恶之举。

众所周知,王丹是因为六四光环而进的哈佛,也因六四光环在台湾得到教职,二十多年过去,他已经习惯了使用这个光环,习惯地相信这个光环可以给他带来的利益,所以他要把这个光环使用到极致。既然他本来就不是靠学术成就进的清大,所以现在当然不知道要拿出什么学术成就,才能让台湾的大学继续聘用,于是只能靠再次发动群众。

对清华大学来说,对王丹这种人,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王丹对校方的先发制人之举,恰恰给了清华大学一个机会,顺水推舟,送人送客松一口气。

王丹不仅“要风头、要关注、要特权”是惯犯,撒谎更是惯犯。他的“12岁就因为组党而被公安部审讯”是撒谎,“以全校最高分考进北京大学”是撒谎,二十万美元去向大谎套小谎,疑患脑瘤事件中一串谎,“六四天下围城”撒谎,“为香港占中者争诺奖”撒谎,自己写“王丹,我们继续与你同行”,让收了中共领馆一铺子香烟的胡平等人签署以壮胆壮势也是撒谎。

这个不把那剩余价值已经很可怜的六四光环磨到全部黯然失色誓不罢休的作秀王子最近又随口撒谎,比如,面对人们对他那句“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吧?!”的批评,他义正词严地指控别人歪曲他的意思,说“我的完整表述是‘好色不是问题,但是袭胸不可以’。”

事实是,他的“袭胸不可以”是在“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吧?!”遭到一片反驳声之后才弄出的一句回应,既不是他当时的原意,更不是当时的原话。为了掩盖这个事实,王丹把12月中旬到12月31日之间的脸书全部删掉,就跟去年夏天在“脑瘤事件”引来一堆批评之后,王丹把那期间的帖子全部删掉的做法一模一样。

但是,还有比在今天这个网络时代如此涂抹历史更愚蠢的吗?在谷歌搜索打上“王丹 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不仅他当时的网站完整记录都在那里,更有几万条当时的新闻报道(包括当时他的网站照相),他的原话一目了然: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2546486268027&id=105759983026


明明是他自己涂改历史、用谎言扭曲事实,却把那些“罪状”安到别人身上;用涂抹历史的做法,企图抹掉那期间人们对他的批评。如此效仿共产党做法的人,去教授历史的话,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呢?

上述这些做法岂止是没有学术成绩,明明是撒谎成性吗?这让我想起,早在2001年的时候,对那本明显是把新闻报道当作中央文件贩卖的造假的《天安门文件》,王丹就说,“真伪不是最重要的”。这种不把真伪当回事儿的人会怎么教历史呢?

当然,王丹如果不是自己撒谎成性,不把真假、欺骗当回事,就不可能挺中国文坛那个世纪大骗韩寒。在中国那个极度变态的社会,韩寒事件被称为:“文盲当作家、流氓成导师、骗子变公知”。但王丹最近却在《自由时报》撰文给韩寒背书,欣赏韩寒的“成功”(这是促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

从2012年春节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中国学者、网民、作家等等,对韩寒的质疑文章、网帖、视频等,大概起码上万篇(请见《倒寒网》http://www.daohan.org)。任何一个稍微在意真假的人,都绝不可能再捧韩寒。王丹对韩寒被揭造假这件事清清楚楚(他自己文章表明。当然,如果不知道他就更没资格在文坛混),但为什么在那么多人拿出铁证地揭露了那个欺世盗名的巨骗韩寒之后,王丹仍挺他呢?很可能就因为,他自己撒谎成性,就对骗子行径不在乎;他自己也编造,就对骗子有本能的保护欲;自己也骗,就和骗子心有灵犀。

除此之外,在中国那个怪胎社会,官方媒体一直护韩寒,所以韩寒迄今没有彻底倒,还有他的一大批粉丝,所以最看重粉丝、人气的王丹,哪敢得罪韩粉。王丹的捧韩、挺韩以及我下面要写的那些行为还证明,他是一个典型“二手货”。

二手货(second-hander)是美国哲学家/小说家安兰德创造的一个表达,指没有自己的头脑、主见,看哪边有人气、有人缘就站哪边说话的人;这种人关注的不是自己的真正建树,而是怎么才能得到最大的虚荣和利益。

作秀追风的人多是二手货的最佳样板,哪边红火往哪边倒。大家都知道王丹初抵台湾就得到刚上台的陈水扁支援中国民主运动的20万美元,虽然他私下密会马英九,公开则做出亲绿状。但从2000年到2014太阳花学运的十四年间,他不仅绝口不提支持台湾人民的选择权——哪敢得罪13亿,更专门发声明反台独。

很多台湾人因王丹在太阳花学运中现身,所以无论他有什么错都坚持挺他。那就请看一下王丹是在什么情形下“现身”太阳花学运的(照抄《亚洲周刊》采访王丹吾尔开希后的报道):

【(学生占领立法院那晚)吾尔开希和王丹在酒馆里喝酒,手机上不断传来前方的消息。“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去啊。”吾尔开希兴奋起来,他对王丹说:“我们两人应该连手去。”但他反复劝,王丹都不肯去。他索性自己坐出租车狂奔四十分钟,从新竹赶到了台北。时值凌晨两点,学生们还未睡。他并不认识陈为廷等人,但学生们认识他,请他上台发言。

五分钟的演讲里,吾尔开希像是回到了当年的广场上。他很激动,声嘶力竭地喊出每一句话,而欢呼声不断响起。“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是光荣的。”他最后说。这句话,像是在评价当年的自己。

演讲视频很快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他马上打给王丹问:“看到反应了嘛?”“看到了,反应很激烈。”“那你还不过来?”

“他第一时间没来,是因为性格不同。我对时机的敏感度更高。”吾尔开希对亚洲周刊说。“我想在最早的时间去,表达我们天安门学生的支持,提醒社会大众如何看待这些学生。”

王丹在凌晨四点钟到达,他与吾尔开希并肩站在一起。这一幕并不陌生,是天安门运动中的经典画面。而这一次,两位昔日的学生领袖,在一场新的学生运动中,再次并肩站在了镜头前面。】

在得知吾尔开希大受欢迎、互联网上“反应很激烈”之后,之前怎么劝都不去的王丹,和吾尔开希肩并肩站在一起了。

太阳花凯旋后,王丹观点似有变化,但这样写道,“一位中国大陆翻墙出来的同学问我:你支持林飞帆,但是林飞帆支持台独,所以你支持台独对不对?我回答:不是林飞帆喜欢的我就一定喜欢,他那件军绿色大衣,我就觉得还好。”一如既往的狡猾。

但到年底台湾九合一选举绿营大获全胜时,不仅国民党对亲中、亲统都躲之不及,连中国民运圈(国内国外都算上)也似乎一个口径都反统了,甚至连支持台独也好像不是个问题了,于是王丹忽然发现了这样一个伟大真理:“最近50年以来,最振聋发聩,对人类社会发展最有深远意义的一句话,就是哈维尔说的:人权高于主权”;而且也立马明确表示,要“支持台湾人民选择权”了。进步得真快呵!

王丹说他的观点发生了变化,“以现在的主张为准。”发生了变化?在绿营大获全胜的几天之内,就迫不及待地正式宣布自己政治主张的大转弯,也太不够掩饰了点吧?

还有更神速的。去年11月底绿营大赢之后,台湾社会呼吁释放陈水扁的声音开始大了,连蓝营都有很多人开骂马英九没人性了。记得当时一个朋友跟我谈起王丹要支持台独了,我开玩笑说,下一步王丹大概要去监狱看阿扁了,现在看阿扁最“安全”,不仅不会被话垢,还会赢来掌声。朋友回答,人家早就去看过了!

啊?真的?这么快?怎么可能。我其实只是开玩笑,没相信他真会去,以为此君是顺我的笑谈。上网去查,真的!真得服了。

从陈水扁下台不久即被抓迄今六年多,这期间王丹都在台湾长期居住,但他不仅从未去看望过被马英九政治清算的阿扁,而且是刻意切割、避开(他因拿那20万美元而导致的连接)。

但在绿营大获全胜后的半个月之内(两个星期!),王丹就把“人权高于主权”“支持台湾人民选择权”“陈水扁的人权问题”这些他十多年来一再被追问的重大政治问题一股脑全解决了,全弄通了,全想明白了!怪不得那么多人要政治权力呢!权力一到手,立马就有人拥护呵!

王丹不仅第一次去看了阿扁,甚至第一次称阿扁为“陈前总统”了!墙头草的摆动是如此的迅速,令我这看惯了墙头草、几乎对墙头草熟视无睹的人都楞了一下。这是真正的思想转变吗?太明显的墙头草的摇头了吧。

当墙头草顺应大多数人的意志点头的时候,多数人是仰望着叫好的,因为“草”是在墙头上大家都看得见嘛。不过你把那棵草放到秤上的话,它可是一点也压不起砣的。如果这次是蓝营大获全胜的话,王丹还会在半个月之内就做出上述之举吗?

这次他为了在台湾谋教职,像发“征婚广告”式地公开张扬。于是六四余光还在帮忙,王丹向大众报告:“昨天晚上接到一通电话,对方开口说‘王丹兄你好,我是赖清德。’吓我一跳,赖神本人耶!居然有我手机号码。”

瞧瞧掉价到何等程度(当然,墙头草有多重?),台南市长一个电话,把他受宠若惊到大叫“赖神”的地步,下回什么小英之类来通电话,不更当女神供了吗?哪间大学的教授谄媚到把政坛弄潮儿称神的地步?二手货们犯贱的时候,竟然是如此无羞耻感的。

王丹因缺乏自信,所以一下子就把赖清德给公开卖了,引起台湾媒体一片哗然。赖清德此举,明显“关说”,实为令人吃惊的不明智。怎么应该是一个市长替大学邀请教授?市长有权替大学邀请教授吗?他说“王丹支持陈为廷不影响他的社会观感”,但他自己这么清楚地给王丹关说,却毫无疑问会影响他自己的社会观感,甚至会影响他将来的参选总统,因为他似乎对这么明显的关说之举没什么感觉,如果他有更高位的话……

且不说关于王丹的问题、王丹的争议,早已弄得沸沸扬扬,即使王丹很完美,作为有政治抱负的赖清德市长,可不可以替他关说?可不可以不自律手中的权力?

同时,赖清德这么做是在帮王丹,还是事实上可能给王丹拆台?在还没有大学正式邀请的情况下,市长先出面打电话,哪个真心想邀请王丹的校长、系主任不担心被骂——请王丹是为了讨好市长,或者请王丹是迫于市长压力。据《自由时报》报导,他已向长荣大学校长李泳龙建议聘任王丹。这不等于下命令了么?赖清德先生好像不是历史专业的专家吧,他认定历史系教授的资格是什么呢?

既然王丹把本来应该是他跟学校私下商议的事情拿出来给公众讨论,等于是就他的教职问题让公众投票。那么我们就把该说的事儿都拿出来让公众讨论一下吧:

一个每天花四、五个小时在脸书上(他自己对媒体说)、除了发几句毫无建树的青春期感叹,就是写小猫小狗拉屎撒尿的人(岂止只是未成年,根本就是学龄前),他在做什么学术研究?你们谁看见他的学术成就是什么(不知赖清德哪里得来王丹是哈佛高材生的信息)?

那个骗子韩寒,在被无数人揭露痛斥之后,再不敢发政论了(仅此一点就足以坐实骗局),但为了保持人气继续赚钱,就成天在微博兜售他的小女儿。王丹挺韩寒、学韩寒,但没女儿可卖,就卖他的小狗。但你们谁知道、谁听说过,全世界哪个“人到中年”的大学教授儿童化到王丹地步?哪个教授有胆一边把那种儿童涂鸦“秀”给公众看,一边往大学课堂站?

王丹岂止是涂鸦一些儿童的胡言乱语,他还贴一些不三不四的照片。诸如他啃鸡腿、小狗在他大腿之间等等。可能很多人会认为那都是些无伤大雅的照片,或顶多认为贴那些东西是有点三八/二百五,但是,有人在几个月前给我提供了一篇有关王丹的英文文章,并告知,有一个外人不懂的世界——成年男人装小孩,逗小狗小猫,为的是吸引小孩,那是“恋童癖”表现的一种。这篇英文披露出王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有兴趣的读者请看我的下一篇文章:王丹涉嫌“儿童色情”FBI有案底。

2015年1月21日于美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