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究竟是想当中国的华盛顿还是末代皇帝?




拙作《高处不胜寒----谈谈我认识的高官》发表之后,没有想到引起轩然大波。先是遭到网络攻击,有冒充雅虎发来的钓鱼邮件,可惜那人没出过国,写的不是美国人惯用英文。

其实最紧张的还是那些拿大陆资金的海外网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中共媒体引用这些所谓海外媒体的东东糊弄大陆老百姓。反过来他们也是这么干:说什么知情人士告诉他们,我认识的那位高官同学“的不少朋友,与国内独立思想文化人士和海外反对派保持着密切联系,其中有民运骨干和“六四”流亡人士,还有海外一些宗教、准宗教组织的关键人物。”谁同知情人士时刻保持联系,不正好暴露了他们自己的嘴脸了吗?!东德专制政府垮台后,老百姓排队看秘密警察档案,里面记着某天三个人一起喝酒,有人检举自己,攻击党和国家。这一天中国迟早会来到的。

说真的,他们也太抬举我了。既没有参加过民运组织,也不是六四才开始流亡,中共在海外派了那么多人,这些还不清楚吗。那时我早拿到绿卡,看到邓小平杀人才决定入美籍。感谢共产党的教育,至今我还是一个无神论者,不过看过前台湾大学校长李嗣涔做的科学实验,已经开始怀疑无神论(YouTube上面有)。

中共统战的对象,向以富商巨贾,海外名人和国民党高官为主。而我作为一个平头百姓,想必人家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有一次我那位高官同学来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一个他的老下级,上海某区团委书记跑去见他,一句首长太忙,吃了个闭门羹。海外网站说什么令计划私下安排他当国务院总理。这到让我想起前外长乔冠华来。

乔冠华是中共少有的知识分子,德国博士。第一位夫人叫龚澎,延安四大美女之一,同我家还是远亲,可惜红颜薄命。第二位夫人是章含之,是我家一位世交从上海捡来的一位小开的私生女。一次,一个狗奴才向毛报告某某某有一个漂亮女儿,于是设了一个套,请那些老人们赴宴,不准带夫人,只准带一个孩子。毛马上向章拜师学英文。后来又亲自当着周恩来等众人的面劝她离婚。为了避免毛的纠缠,她同乔冠华火速结婚。动了龙鳞,外交部马上批乔。王海容唐闻声批判章含之:主席让你离婚又不是让你去结婚。后来江青四人帮内定乔为副总理,乔根本不知道,就算知道,乔也会认为是服从党的安排而已,本来江青就是党的化身,周恩来都要礼让她三分,更何况乔冠华。(龚澎女儿乔松都写了一本《乔冠华与龚澎》,章含之则写了《跨过厚厚的大红门》,大红门跨进去容易,出来已是遍体鳞伤)。

我那位当市长的同学也和我争论,我们都不谈政治,你为什么要?我答: 政治本来是众人的事,可是贵党把它变成了家事,老百姓不容置喙。”他见无法说服我,无言以对。

还是回到主题上来,我非常欣赏以下观点:中国模式发展不可持续;中国政府本身是大资本家,分配不公;维稳手段造成更大不稳;否定孔子学院;痛感破坏环境;早就不盼明君;军备竞赛,中国有走军国主义道路法西斯化的危险;反对低俗文化二人转会馆;中国现在是坏政府,不过比无政府好……等等。

不要以为这些话出自敌对势力,而是发自资中筠肺腑之言。她1947年考进燕京大学,51年毕业于清华。章含之晚十来年毕业,学的也是外语,不过学问同她有天壤之别,57年之后共产党再也培养不出像资先生那样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才,培养出的尽是奴才。)她还是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按照共产党的政审标准,她应该非常可靠,否则她当不了毛周的翻译。

习近平下面智囊不少,其中应该有明白人,不过大家怕丢掉乌纱帽,像资先生这样敢讲真话之人少之又少。

习近平近来不管是体重还是行为都越来越像毛泽东,大家知道增肥容易减肥难。毛泽东靠杀人立威,邓小平也是靠杀人立威;毛是皇帝,一言九鼎,邓小平只能算是半个皇帝,连陈云都搞不定。有算命先生替习近平算过命,他只能近似邓小平,而绝对不可能超过邓,毕竟时代不同了。

现代政治人物,通常盖棺还不能论定。除了司马迁,敢直言皇帝的不是,其他人写的都是前朝历史。现在大家骂秦始皇,骂希特勒,骂斯大林,那是普世价值,世人自有标准。换句共产党的话来说,叫做经得起历史考验。

怕就怕听不到真话。一百年前,袁克定定制了一份报纸给袁世凯一个人看,上面全是劝进之声,连妓女都拥护,真个是万民拥戴。袁世凯误判了形势,穿上黄袍,结果众叛亲离,当了几十天的皇帝就气死了。

至于华国锋,江泽民,胡锦涛,都是走过场人物,过不了几十年,老百姓根本不会记得他们是谁。友人送来一个段子,很能够说明问题:中国是一個“毛”“邓”(矛盾)社会,“华(化)”解不了,“胡”搞几下,“赵(照)”样不行,“江”(將)就几年,再“胡”搞几下, 就“习”以为常了!。

历朝末代皇帝下场都不好,唐哀帝当了三年皇帝被废,17岁就死了;南宋崖山一战,宰相陆秀夫背着八岁的小皇帝赵昺跳海殉国;明崇祯皇帝煤山吊颈而死;清末帝溥仪如丧家之犬,先是张勋复辟,不成又投靠日本人,最后被苏联人逮起来,珍宝都被老毛子骗走了。

现在大陆从计程车司机,到高铁车长,都在大骂共产党的贪官污吏,中共已经丧失了人民基础,那么支撑政权的只有军警特。不要以为掌握了军队就可以高枕无忧。当年商纣王七十万大军还不是敌不过周武王四万五千人马。人心向背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如今中国经济到了危急关头,GDP 7.4,政府债务14.2,还要去掉水分很大的房地产。入不敷出,寅吃卯粮,主要靠印钞票过日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政府门口示威一波又一波,抗议理财产品不兑现。如果房地产崩盘,人民币急贬,股市大跌,中产阶级全部上街,那时经济危机转变为社会动乱,进而发展成为政治动乱。习近平那些哥儿们就会出来说,既然老大你不行,还是让我们来试试。如果习近平当甩手掌柜,其他人谁也不服谁,中国即将四分五裂。成为国家民族的罪人,实不可取。这些话,资中筠先生作为体制内人物不方便说,我不过是接下去说。

一百年前,袁世凯一枪打死了宋教仁,中国宪政也跟着完了。接下来的是袁世凯称帝,军阀混战,苏俄乘虚而入,日寇入侵,中共叛乱,如果成立宪政国家,一切都可以避免。一直到今天,大陆老百姓还没有见过选票,在一个号称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度里,岂非怪事。

这是习近平最后的机会,远的来讲他可以成为中国的华盛顿,近的还有蒋经国可以作为借鉴:开放党禁报禁选举;大政府,小党部;还政于民;订立新宪法;从此民族问题迎刃而解,台湾自然回归,成为统一大中华第一人,功劳足可以和孙中山先生相提并论,连任两届总统不成问题,诺贝尔和平奖也等着他。习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何去何从?怕就怕应验资中筠先生的预言,经过一次又一次失望之余,不再仰望明君。
 


高处不胜寒---谈谈我认识的高官

 

以前遇到谁要是大谈我认识某市长,某某部长。我会认为此人太俗,从此敬而远之。我尽管没吃过猪肉,猪走路还是见得多了。今天破戒有其他原因。

三十七年前去上海读书,那时最时髦的是跳交际舞,本人生性笨拙,加上耳朵一边弱听,音乐舞蹈与我无缘。后来喜欢上桥牌,我住的前面一栋楼里有两位老乡,其中一位和我还是中学同学。现在他们在国内政界商界大显身手,而在下不过是侨居国外一介布衣,没法比,人比人,气死人嘛。当然他们不可能是普通人的后代。国情不一样啊。可是他们都不愿和我配对,嫌弃我牌打得不好,我的目的是娱乐为主,输赢到在其次。于是我和他们寝室的一个西安来的小伙成了一对,可是到了第三年,这位搭档不幸得了肝炎休学,逼得我只好乱找临时搭档。有时把他们那个房间的团委干部也找来充数。

有一次学校派车去外院跳交际舞,我想趁机去看看朋友,也跟着去凑热闹。结果只有两个人不敢同女生手拉手,除了我就是那位团干。这些年这位团干步步高升,成为国家领导人。我那位老乡上次来纽约,说没有想到他会当大官,我答,我也没有预料到你会当市长。毕竟中国的官员又不是老百姓票选出来的,谁也无法预料。听中学同学说,这位老乡转正时,请了那位领导人赴宴,他当许多老同学面,训了几句话立刻离场。中学同学告诉我说,那是一次相当豪华的宴会,有一个美国回去的同学最土气,电邮写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写完吃了些什么。我一听不舒服,他来美国时,准备治他一下,开着车带着他到处转,饿了,我就在中国超市买了两个饭盒带回酒店吃,告诉他我吃这已经不错了,更差的是吃麦当拿。其中我记得有大蒜苗,害得他抱怨连连,说从来不喜欢吃。那些想巴结他请他吃饭的所谓侨领正排着队,不得其门而入。其实我本不是这么小气,刚认识的朋友我都请他们吃龙虾。可是对于他们天天吃海鲜的人来讲,那又岂不是浪费么。

后来我的另外一个中学同学请我在北京他开的西餐厅吃饭,他前妻是太上皇的侄女。我把在纽约吃饭盒的故事讲给他听,他不相信,正好那位吃盒饭的同学在北京参加两会,我马上拨通电话求证。吃盒饭的同学以前这么评价他:如果你家里没名没姓,他理都不会理你。我答:深刻,真的入木三分。太上皇死后,我这位同学弃官从商。之前我接待过他们那里来的一个厅局级代表团,听我提起他,那些人几乎五体投地,我当然知道,他们畏惧的是太上皇的权威。我说:你为什么不留在那个位置上,好照顾一下哥儿们。他答:位置只有一个,可是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位置啊,他们巴不得你犯错误下来昵。看来我们老百姓真是肤浅,人家当官都已经成精了。相信他那些话都是肺腑之言。

周永康倒台先后,一个又一个国安,公安副部长进了秦城。堪比文革期间,公安部十位副部长中有六位被请了进去;公安部长李震被自杀,这事连前空军司令吴法宪都不相信;要知道李还是吴的专案审理法官啊。

现在官员要出事,通常是通过一些国内出资控制的海外网站暴料出来,先搞臭再说。不幸的是,最近关于团干的故事相当多,还有关于他儿子的传闻,说是什么美国间谍鬼都不信,不过靠人当托送进去可能还是真的。(几年前我在上海请大学班长吃饭,知其女儿快大学毕业,我还告诉他团干的儿子拿奖学金读耶鲁,视乎高官子弟容易拿奖学金。他老婆是上海三架马车之一,同学们笑话他,白天在外面被领导,晚上回家还要被领导,看来女王的丈夫是不好当的)逼得团干本人都要亲自出面辟谣,看来他也是现行制度的受害者。因为新闻缺少正规渠道,法律更是不透明。我真希望是乱传,盼他经过这次事件,能够觉悟到,这个制度根本要不得,一定要改。现行制度下,一旦跟错了人,前功尽弃。如果不拉帮结派,那么仕途也就到此终止。贵党干部安排,基本上是组织部黑箱作业,作为部长的他自然成为各派拉拢的对象。

几年前一个”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和他老婆带着一些家乡土特产来看望老部长李锐老先生,正好我在那里,李老可是贵党党史活化石,讲了一点延安时代的故事,惊得那位年轻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那时王明,张国焘,毛泽东互相大开杀戒,王明把张国焘的左肩右臂杀了,逼得张逃跑到国民党那里去了。趁王明在莫斯科的靠山倒了,毛的屠夫康生谭震林又把王明一派杀得屁滚尿流。终于建立了在党内的绝对权威。廖承志,李老都是死里逃生,不过李的老婆是延安四大美人之一,被邓力群乘人之危弄到床上去了,而邓正是我家长辈介绍入党的。不过他最后和邓分道扬镳。邓这个人渣长期瘫痪在床,算是上帝给他的惩罚吧。

我家长辈还是王明的下级,本在劫难逃。他在世时回忆起康生一伙杀人时腿还发抖。救他一命的原因居然是刚到延安时被毛接见过一次,后来毛演讲时提到过,逃过一劫。他长期生活在一口大染缸中,天天洗脑,黑白不分,众人说是白,他跟着说白。他开始认识这个党是文革,彻底认识这个党正是六四。他在木樨地部长楼家中的水泥地上坐了一晚躲子弹,终于想通了。后来他对我说:“一开枪,共产党就站到人民的对立面去了”。从此他家后人与官场绝缘。

实际上我家认识毛最早的系我姥姥,还在苏俄来中国建立下线之前,那时毛最高理想不过是去湘西当土匪,而她只不过是十五岁的中学生,糊里糊涂替毛送信。这个行为今天看起来应该比运毒还要糟糕。

佬爷认识毛应该在广州,毛在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长任上,听到毛污蔑黄花岗烈士的歪论,出言不遜,气得泪流满面,知其不是善类。告诉了毛的同学,那人跑去指责毛,毛却矢口否认,真的会演戏。同我佬爷关系比较好的两位一大代表,一个被中共开除,然后被军阀枪毙;还有一位脱党,投身教育界数十年,才得善终。

对于更多的中国知识份子来讲,相当于误入了一个传销集团,后来发现卖假冒伪劣产品,想退出时已经身不由己。

毛要当土匪,最后在井冈山实现了,先是骗土匪入伙,马上翻脸不认人,雀占鸠巢。红军某个军不听话,马上把四百个干部杀了,士兵编入其他部队。江西省委不听话,照样灭了。丘会作从井冈山跟毛当土匪出身,好不容易爬到总后部长高位,大贪污没有,玩玩女人,享受特权还是有的。可是林彪一出事,毛怕尾大不掉,马上拿下他。总参谋长黄永胜境遇也差不多,空军司令吴法宪也一样,他们一起骂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碰上比座山雕还要刁的老演员,他们没辙。中共高干中没有几个是被蒋介石杀掉的,反而绝大部分是被自己人干掉的。纵观共产党的党史,就是一部杀人放火的历史。

网络上流传,上海踩死人的那晚,韩正正和电视台的女播音员谈工作。由于高官都好那一口,我奉劝那些有女儿的家长,让她们选择职业时谨慎一点。

本人认为,路线斗争本身就是权利斗争。薄熙来唱红打黑来的一千亿,到底送给了哪些人?把这些人揪出来打成反党集团,我没有意见。但是以贪腐,通奸治罪,似乎有些牵强附会。

由此看来,不管你官做得有多大,这个体制永远是一部绞肉机;只要你脚踏进去,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如果有机会问问秦城里的那些失败者,一定百分之百后悔当那个鸟官。不过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人各有命,一切就看众人的造化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