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受害者们应该如何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王衡庚

 

   目 录



   一、 四个案例(受害的国人们) 1
   案例1.1. 河南艾滋病: 1
   案例1.2. 2003年SARS事件: 2
   案例1.3.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2] 2
   案例1.4. 10岁女童张安妮上学事件[2] 2
   二、寻求社会支持,受到迫害 3
   三、为什么要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3
   四、寻求国际社会支持,迫害会加剧吗? 4
   五、如何寻求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的社会支持? 5
   六、未来的展望 5
   参考文献: 6
   附录6:《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理事会规定》节选 6
   6.1 世界人权宣言: 6
   6.2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10项原则 7
   附录7:4个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简介(参考维基) 7
   7.1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河南艾滋病患者,可寻之) 7
   7.2 绿色和平组织(环境污染、毒基因食品,可寻之) 7
   7.3 国际特赦组织,即大赦国际(人权,可寻之) 7
   7.4 无国界医生(如河南艾滋病患者、2008年毒奶粉事件暴光前,可寻之) 7
   附录8: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分类列表(约550个) 8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圣经,诗篇:23:4
   一、 四个案例(受害的国人们)
   案例1.1. 河南艾滋病:
   90年代,河南政府推行「血浆经济」,连“不卖血就是不爱国”的口号,在睢县电视台作为广告播出。在坏系统之下,管理的混乱、无效的监督、打压受害者等是常见的。今天,农民因卖血受到血污染而得艾滋病,至少有100万人、数万人死亡(2007年,《亚洲周刊》)[1]。但中共官方拒绝承认,认为得病的主因是不洁性行为等。变相给受害者帖上如“卖淫”“吸毒”等标签,有许多受害者甚至不敢面对艾滋病,没有(及时)检查、治疗而死亡,留下无穷的艾滋病孤儿。
   至2014年10月,中共承认艾滋病患者近50万,死亡人数近15万。但“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指出,艾滋病受害人1000万以上,血浆经济是主因。
   案例1.2. 2003年SARS事件:
   2002年11月16日,SARS在广东佛山爆发。
   12月,广东省政府禁止媒体、网络物报道与讨论,且切断香港电视台的新闻片段。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先后因Sars发出全球警告。
   4月3日,中国卫生部部长在北京表示,至3月31日,共报告sars 1190例,其中北京市12例,死亡3例,北京安全!
   北京退休医生蒋彦永却发现,仅309医院有40名Sars病人,死亡6例,过了一天,又增加60例,死亡7例;
   4月4日,蒋彦永给中央电视台和香港凤凰卫视反映,未果。
   4月8日,蒋彦永接受了美国的《时代》周刊和华尔街日报采访和报道,公开疫情信息。
   案例1.3.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2]
   官方承认,受三聚氰胺奶粉影响的儿童有3000万、受害婴幼儿近20万急送到医院治疗、死亡案例6个。
   其实,早在2007年11月,浙江一位父亲就揭露了三鹿奶粉的质量问题,与三鹿集团和县工商局交涉未果,后被和谐。
   2008年3月在南京、5月在浙江,又有人控诉三鹿奶业,直到7月,三鹿奶业回应,自称送检产品都是合格的。
   6月到8月,在医院、国家质检总局,收到更多的婴幼儿患肾结石等信息,有关新闻、信息被屏蔽、删除。
   8月8日至24日,是北京奥运会!!!
   8月份某日,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是三鹿集团的最大海外股东,得知后,要求中资方和地方官员召回问题奶粉,未果。1个月后,无奈的恒天然向新西兰总理报告。
   9月5日,新西兰政府直接向中央政府报告。
   9月13日,中国国务院才正式启动国家安全事故。
   9月14日,中国有关部门给律师们开会,重点强调“服从大局,保持稳定”,否则将不是“简简单单丢饭碗问题”。
   9月19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等严厉谴责中国没作好食品卫生的管控,还刻意隐匿消息、未在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
   9月份,公盟迅速组织了全国上百律师,组成志愿律师团,为受害消费者提供法律指导和服务。但因政府打压,并未引发大规模的法律索赔诉讼。
   2011年5月26日,“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前往了解不公开运作的三聚氰胺医疗赔偿基金(约11亿元),遭安全部门扣押,后被判“寻衅滋事”2.5年。
   案例1.4. 10岁女童张安妮上学事件[2]
   2013年2月27日,中国异议人士张林的10岁女儿张安妮,被4个国保从合肥琥珀小学带走,被单独关押3小时,后小安妮失学。
   4月,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援助团和网友围观团,到合肥声援张安妮复学,被校方拒绝。皮球在校方、警方、教育局、厅信访处踢来踢去,中国妇联回避问题。这起事件,严重违反了中国的《宪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也违反了《联合国章程》和《世界人权宣言》。
   后来,张安妮在姚诚帮助下办理了赴美手续。
   9月7日,张安妮由美国“妇权无疆界”负责人瑞秋女士照顾,小女孩总算有了个温暖的家。后来,张林与许多参与声援的人,被抓被判。
   
   以上是发生在大陆的恶性案例们,事件发生后,无论问题有多大(如2003年Sars事件、2008年毒奶粉),在大陆根本无法(及时)解决,随着国际(非)政府组织先后介入,至少都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道义声援,使受害人少受些伤害。
   假如,毒奶粉没有在国际暴光,那3000万婴幼儿,天知道还要再吃多少个月的毒奶粉?国际暴光挽救了3000万婴幼儿的健康等。
   假如,国人能及时向国际社会寻求社会支持, 3000万婴幼儿,或许能提早9、10个月,及时停吃毒奶粉、检查或就医。
   系统性地了解2008年毒奶粉事件的前后,让任何一个人,可以迅速地了解中国的生存环境:一个坏系统,带来管理的混乱,会给(国际)社会带来多大的危害!
   婴幼儿奶粉,做为一个国家的道德、法律的底线,尚且如此,其它行业只能更糟,如食品业、建筑业、化工企业、金融业等。
   二、寻求社会支持,受到迫害
   受害者在寻求社会支持时,很可能会遇到如下的一些共同问题:
   (1) 刚开始时,似乎受害者面对的,是不太多的几个侵害者;
   (2) 于是,受害者不断地寻求寻求社会支持,如新闻、律师或上访等;
   (3) 不久,受害者发现打压会不断加码:参与打压的人或部门不断增多,如原单位系统、劳教系统、国保系统、政法委系统、医院系统(如被精神病)、上访系统等。
   (4) 失望后冷漠、或继续抗争:这是受害者通常的状况。
   面对一个庞大的独裁体系,受害者们的生活会有转机、会有希望吗?
   历史学、社会心理学似乎已清楚地表明,任何单独个人,在强大的、系统性的组织面前,都是无能为力的,也根本无法改变社会的现状(或社会文明)[3][5]。
   尤其当犯罪的是合法政府(参与)的时候,受害人根本无处可以哭诉(柏杨)[4]。无数的受害者和旁观者很绝望或失望,他们意志瘫痪、死气沉沉的冷漠。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说,一方面,人类就像被关入笼内、无法逃避被电击实验的狗,会习得一种无助感[5](即习得性无助,心理学术语),之后这些狗就算处在其他可以逃避电击惩罚的时候,也只会被动地畏缩。无助的狗和抑郁的人一样,都是被动顺从、绝望沮丧。
   另一方面,人类在解决争端和资源分配过程中,极其关注作出决定过程的公正性和透明度,尤其在法律程序管理中[6]。当感觉到自己被不公平对待时,在心理上极难平衡,继续不断地寻求社会支持,寻求社会的正义。
   事实上,有冤的、受伤的国人们,并未放弃,每年20多万起的民怨事件,每年上访的数千万人,…就已经清楚地说明了这一切。
   三、为什么要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受害者们在大陆无法寻求社会支持,怎么办?
   继续向国际寻求社会支持!
   从社会学、心理学、法学、《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理事会、冷战后的国际秩序,还有国际(非)政府组织的目标、原则、章程的角度(参考附录7)出发,说明部分原因如下:
   (1) 社会学(受害者与助人者)[5][7]:人类的社会规范表明,受害者有权利得到实际援助和道义支持。尤其当人类遭遇自然或人为的灾害时,其他人也乐于帮助,而不分种族、民族、政治派别;这也是社会各宗教组织的教义或伦理所规定或提倡的(如新教伦理)。比如2008年512大地震;60年代大跃进,美国等愿帮中国挺过饥荒(但中共拒绝)。
   (2) 心理学(受害者与助人者)[5]:社会心理学家经过长期的调查发现,寻求社会支持,个人在感觉上可以减少恐惧、减轻压力和困难;同时,人类有着共情、互惠等的共同心理,比如同情受难者愿为其担忧、人类乐于帮助他人等。
   (3) 法学:当人身安全、私人财产等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保护受害者、寻求社会支持,是人类不移的权利;受害者在A处无法得到,可到B处寻求社会支持(如国际社会),也仍是人类不移的权利―――这种权利,也是由《世界人权宣言》[8]、国际人权理事会[9]等规定的:
   每一个受到侵害的人(或一国内发生持续的、大规模的人权侵害),且证据确凿,都有权利为自己申冤,且不论国界可以寻求国际合作,如寻找有良好诚信的、国内外律师、国内外新闻媒体、国际(非)政府组织等道义声援或实际支持,以实现救济。当受害者受到恐吓或报复,国际人权理事会必须作出迅速回应。详见《世界人权宣言》第8、19、22、28条,国际人权理事会10项原则的第1、7条。
   (4) 冷战后的国际秩序[10][11]:今天,经济、技术、文化、政治的全球化,所有国家互相联系、互相依赖,没有一个国家或民族是孤立的,中国大陆也绝不例外。
   今天,绿色和平组织或大赦国际(国际非政府组织)、世卫组织(联合国下属组织),就像欧盟(国际政府组织)、可口可乐公司(跨国公司)、罗马教廷(跨国团体)、法国(国家),是完全一样的国际行为者。

同时,世界各国对他国人民负有道德责任。比如,2014年,北约打击ISIS组织;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联合国宣布“有史以来最大支出的一次跨国救灾行动”,…
此外,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原则或目标,基本上以道德、规范、自由、人权、经济、环境等为主题,这与受害者寻求国际社会支持的目的基本一致。
(5) 国际政府组织(IGO)[10][11]:如联合国、北约、欧盟的目标,一方面是强调或期望经济的稳定。另一方面强调国内外的人类事务,应遵循国际规范和道德标准,如尊重人权、基本自由、经济正义和环境保护等;强调协调、合作而不牺牲国家主权。
(6) 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10][11]:长期运作所积累的道德权威、专业知识权威,使其在专业领域,享有极高的国际影响力。无穷多的INGO,甚至就像许多国际政府组织一样,享有比国家更高的道德权威,有些甚至因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比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4次)、无国界医生(1999年)、国际特赦组织(1977年)等。
四、寻求国际社会支持,迫害会加剧吗?
当受害者在寻求援助时,常常受到政府进一步迫害,如丢工作、被跟踪、被恐吓、被精神病、被监狱等,顺便还被帖上各种“恶标签”(如精神病、滋事寻事、卖国贼),在(社会)心理学称其为“谴责受害者”[5][6][12],使得受害者更易被迫害,在生活上、精神上雪上加霜。比如,
(1) 案例1.1,河南艾滋病受害者,被贴上 “卖淫”“吸毒”等标签;
(2) 案例1.3,毒奶粉受害婴儿父亲赵连海被贴上“滋事寻事” 标签;

如果受害者寻求国际社会支持,会不会进一步受到迫害?
这就好比被强奸,如果有惯犯想(已)劫色、劫财,被害者是顺从还是不顺从?如果受害者寻求社会支持,可能还要被劫命。
怎么办?
由于强奸案件,是全球性的,因此,大量的社会(犯罪)心理学家等做了大量的调查、统计、研究后认为,如果受害者反抗意识薄弱,缺少自我保护,更易被强奸;如果能提高警惕、走到明处、高声叫喊、呼喊救命、直接反抗等,都可大大降低被强奸、被轮奸、被劫命的概率。
五、如何寻求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的社会支持?
问题是,如何寻求?这里给出如下的一些建议:
(1) 证据是最重要的:积极收集、留存证据,比如证人、证物(如录像、音频、照片、专业签定、官方文件等各文档)。
(2) 咨询:咨询国内律师等,了解相关最基本的法律专业知识;尽量知晓在国内无法解决问题的大致原因;
(3) 整理、准备:比如把各证据,以时间顺序整理成文,有关证据可作为文章最后的附录;
(4) 专业的INGO:受害者为寻求专业知识或道义声援的INGO,需要了解INGO的基本运行状况;如组织的地址、目标和原则、特点与态度、历史与辉煌,联系的地址、电话、邮箱等。
(5) “个性化或个体化”, 受害者最好直接与INGO联系[5]:这会增加助人者(机构)的责任感,从而增加被帮助的可能性。个性化是指,凸现出受害者的个人特征,受害情节具体化,如个人请求、目光接触、告知名字、会面预期、个人照片、(电话)对话、受害者可靠的证据、证词与证人、受害经过等。
(6) 语言问题是最大的障碍:有个方案如下:
(a) 要求INGO建立中文版块和中国大陆的内容版块:这是海内外华人的权利。理由是:
 中文是联合国官方语言之一;
 说华文的14.4亿海内外华人,因而有其资格。其中
14.4亿=大陆13.6亿+台湾0.23亿+香港0.07亿+海外华人0.5亿。
(b) 通过翻译:当然这是暂时性的解决方法。翻译员可以是海内外华人,以义工或有偿的方式。
六、未来的展望
近35年的受害者,至少3亿人以上[13],如毒奶粉(3000万婴幼儿)、访民(每年千万人次)、劳教(500万以上)、四川大地震受害者(如因豆腐渣工程)、法轮功学员、藏人、回民,蒙古。
那些未受到直接伤害的许多人,或许就像中央电视台所说的,对未来的生活,常常持乐观的态度。然而社会心理学告诉我们,那些虚幻的乐观会增强我们的脆弱性,因为相信自己总能幸免于难,往往不采取明智的预防措施[5]。
事实上,他们也好不到哪儿,政府官员腐败而形成的巨量经济损失、各种可怕的环境污染,最终是“无差别打压”国人:如大陆60%的地下水、67%河流、30%城市空气等被严重污染,10%耕地、10%以上的大米重金属超标;还有无穷多的食品污染……
事实上,一个坏的政治系统,最终也是一种”无差别打压”[12]:
(1) 表面上:对系统内的人民(即使是许多高官),与腐败造成的经济损失、环境污染一样,----这种”无差别打压”,随着时间的积累(以5年为单位计),发生各种形式的可怕坏事件,终将以70%或80%的概率,落在每个国人的身上。
(2) 原理上:有点类似于中共“无差别打压”大陆的宗教自由[12][14]。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民权运动国际化”:
大陆的(将来的、潜在的)受害者们、海外民运组织、海外正义华人(包括港澳台、海外留学生),在海外寻求国际资源(如适当的INGO)的道义声援和专业知识声援,全力协助大陆受害者与民权运动。

凡投靠你的,愿他们喜乐,时常欢呼,因为你护庇他们。…………………、、圣经:诗篇:5:11

王衡庚,2015年2月22日于墨尔本

 


参考文献:
[1] 中国艾滋受害人高达1000万,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25384.html
[2] 维基关键词:Sars事件,2008年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张安妮
[3] 全球通史, 斯塔夫里阿诺斯著,
[4] 《中国人史纲》,柏杨,第17章
[5] 《社会心理学》戴维斯,第2、6、12、14章。
[6] 《社会心理学》, 阿伦森,第16章等
[7] 《社会学》,戴维.普诺
[8] 《世界人权宣言》, http://www.ohchr.org/ch/UDHR/Pages/Introduction.aspx
[9] 国际人权理事会规定, www.ohchr.org/Documents/HRBodies/、、./10Principles04052010_ch.pdf
[10] 《政治学》,海伍德(英国),第7章(全球政治)
[11] 经济全球化、政治全球化浪潮下的全球民主化,
http://www.cdcparty.com/politics-economic-democratic-in-global.html
[12] 道德系列1(社会心理学):普通人如何变成魔鬼或英雄(加长版),
http://www.cdcparty.com/moral-1-how-does-a-usual-person-turn-into-a-evil-or-a-good.html
[13]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11/culturetheory/1_1.shtml
[14] 用经济学价格歧视分析:中共统战如何打压宗教自由,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6/culturetheory/3_1.shtml
附录6:《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理事会规定》节选
6.1 世界人权宣言:
第8条 任何人当宪法或法律所赋予他的基本权利遭受侵害时,有权由合格的国家法庭对这种侵害行为作有效的补救;
第19条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第22条 每个人…有权享受他的个人尊严和人格的…各种权利的实现,这种实现是通过国家努力和国际合作…
第28条 人人有权要求一种社会的和国际的秩序,在这种秩序中,本宣言所载的权利和自由能获得充分实现。

6.2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10项原则
第1条:对于世界任何地方有关侵害个人行为或大规模侵害行为的指控,理事会必须支持特别程序的监测和回应工作, 这包括通过采取迅速回应的手段;
第7条:对恐吓或报复与特别程序合作或试图合作者的行为,理事会必须作出回应。
附录7:4个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简介(参考维基)
7.1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河南艾滋病患者,可寻之)
“是一个公正、中立和独立的组织,其特有的人道使命,是保护战争和国内暴力事件受难者的生命与尊严,并向他们提供援助”,该组织还指导和协调国际援助工作,推广和巩固人道法和普遍人道原则的工作;即“公正、中立、独立、人道、普遍”。
目标:保护战伤者、战俘和遭受苦难的平民。
特点:一般低调,通过与国家保密的谈判进行交涉,游说各国允许其接触战俘或政治犯,并改善他们的待遇。因其职责、声誉和谨慎,逐步显示对政府影响力。
根据《日内瓦公约》及国际法的规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创办人亨利•杜南,于1901年荣获首届诺贝尔和平奖,红十字会于1917年、1944年和1963年3次获诺贝尔和平奖。
二战期间,红会至少挽救了7.5万犹太人的生命。
在南非种族隔离时,红会获准探视服刑的被关押者,如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纳尔逊•曼德拉,并改善了他们在监狱的待遇。
1994年,红会公开谴责卢旺达种族大屠杀。
2007年,红会谴责缅甸军政府犯下的“重大违反人权的行为”,包括对无辜平民,不论男女老幼实施的强制劳动、饥饿、谋杀等行为。
7.2 绿色和平组织(环境污染、毒基因食品,可寻之)
从事环保工作,总部位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现在全球41个国家设有办事处。以使用非暴力方式阻止大气和地下核试、公海捕鲸着称,后转为关注其它环境问题。
使命:“保护地球、环境及其各种生物的安全及持续性发展,并以行动作出积极的改变。”不论在科研或科技发明,都提倡有利于环境保护的解决办法。否则,绿色和平都会尽力阻止。
7.3 国际特赦组织,即大赦国际(人权,可寻之)
是历史最悠久的、最著名的、全球最大的草根国际人权组织。在全球150多个国家或地区,超过300万名会员及支持者。1977年诺贝尔和平奖 、1978年联合国人权奖。
组织章程,“人人享有世界人权宣言及其他国际人权标准所应有的所有权利”,透过研究调查与倡议行动,预防或阻止一切人权侵犯。
主要目标:以救援各国“良心犯”; 非法拘禁以及酷刑、虐待;停止未经合法程序的刑罚与处决;禁止强迫失踪、捍卫言论自由、保护妇女权利、追究危害人类罪行和要求侵犯人权的企业负起责任,乃至经济、社会与文化诸权利。
态度:唯一关心的,是保护每个案件中涉及的人权,集中精力去努力终止那些违反人权的特别案件。而无关他们的政治派别、宗教信仰等。
7.4 无国界医生(如河南艾滋病患者、2008年毒奶粉事件暴光前,可寻之)
总部在瑞士日内瓦,是全球最大的、独立的、中立的、医疗人道救援组织。因其关注人道危机事件,于1999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组织目标:“不分种族、国家与宗教背景”,对天然或人为灾难的紧急医疗支持,长期对偏远地区做医疗协助。
1980年二月,无国界医生公开谴责赤棉。
1984—1985年,在埃塞俄比亚饥荒时期,公开谴责埃塞俄比亚滥用国际援助。
2007年香港办事处在中国广州成立代表处,为无国界医生于中国大陆的救援项目提供支持。
附录8: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分类列表(约550个)
有关注册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约550个)的说明:
1. 与人权有关的、注册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有1003个,这里大致分类列出约550个。
若想知道更多1003个的,请查看网页:
http://www.tw-roc.org/cgi-bin/ngo/release/ngo-main.pl?action=listcat&sort=eng 
分类列出的550个,请查看网页:http://www.cdcparty.com/ingo-530.html
也可以在google或维基搜索;
2. 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分类列表(约550个)
(1) 妇女组织94个,如国际妇女联盟、世界母亲运动、维护妇幼权利协会、妇女权利论坛
(2) 人权组织43个,如国际特赦组织(大赦国际)、亚洲人权和发展论坛、人权观察组织、联合国观察组织、人权医师组织
(3) 法律与犯罪32个,如律师无国界、亚洲法律资源中心、国际法律人协会、国际律师联盟、国际援助囚犯协会
(4) 世界和平30个,如世界和平理事会、国际和平组织、世界宗教和平会议
(5) 环境、能源28个,如国际环境法理事会、绿色和平组织、环境正义公民联盟
(6) 基督教组织25个,如世界福音派联盟(WEA)、基督教救世军、基督教会妇女联合会
(7) 天主教组织25个,如国际方济会、国际天主教新闻联盟、耶稣慈善圣母圣会
(8) 儿童组织22个,如国际保卫儿童组织、妇女与儿童教育联盟
(9) 国际救济18个,如国际慈善协会、国际天主教慈善联盟、基督教援助协会、乐施会NOVIB
(10) 教育、学术16个,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团体、世界科学工作者联合会
(11) 国际关系研究14个,如政治学国际研究所(IICP/IISP)、国际合作中心
(12) 新闻、网络与文化14个,如国际记者无国界组织、国际记者联合会、国际笔会、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CAPDTC)
(13) 原住民12个、民族问题5个,如原住民族和平研究中心、世界原住民协会、国际保护族群(宗教,语言及其他少数族群联合会)
(14) 残疾11个,如国际身障人士联合会(残联)、世界盲人联盟、世界聋人联合会(WFD)
(15) 医学卫生11个,艾滋病3个,如世界医生组织、国际爱滋病会议服务组织(ICASO)
(16) 公民伦理11个,如经济正义公民联盟、世界公民协会
(17) 权利组织10个,如公民权利保障协会、人类权利与职责研究协会
(18) 反暴力反酷刑10个,如国际非暴力组织、国际反酷刑协会
(19) 老年7个,青年7个,如国际防止虐待老人网络、国际青年之家
(20) 工会4个,各工种6个,如国际职业工会权益中心(ICTUR)、国际司法桥梁组织、世界退伍军人联合会
(21) 农村5个,如农村发展协会
(22) 穆斯林4个、佛教4个,如国际伊斯兰慈善组织、国际佛教赈灾组织、亚洲佛教徒和平会议
(23) 其它,…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