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对“四个全面”提四个问题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64

查建国

 

环球时报2月27日在题为“从民间的角度看‘四个全面’” 的社评中讲“‘四个全面’最早由习近平总书记去年12月在江苏调研时提出,近日受到官方媒体的隆重解读。它的内容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 近来官媒开足马力狂吹滥捧这“四个全面”。什么“历史性的第一次”“继往开来又是战略性飞跃” “战略举措”( 环报语) “我们党治国理政方略与时俱进的新创造、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 (人民日报语) 。可这吹上天的理论细想不外把中共历来空话、套话再重新排列组合一番而已。在理论原创性上毛还有“农村包围城市”“打倒走资派”,邓还有“一个中心两个坚持,两手都要硬”,江还有“三个代表”。不管真假对错,这些理论原创新提法还是有的。可惜现在王沪宁一类“帝师”也是江郎才尽代代走下坡了。

环报社评讲“过去我们说‘进一步’‘大力推进’, 但一说‘全面’就成了不留死角和退路的庄严承诺。” 既然敢大言“不留死角和退路”,那好,我在这里对“四个全面”提四个问题请回答。

一,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何解决权钱结合的权贵集团、国企行政垄断利润、少数人特权的问题呢?小康当然好,但那些凭权啃爹的大康、特康的存在公平吗?他们也直接影响了小康的成色。权钱结合形成的权贵集团已成中国现体制的最大既得利益者。“四个全面”提出者敢动、能动他们的蛋糕吗?能进行政企分开、国退民进、土地私有、福利保险公平化这些限特权利百姓的改革吗?

二,“全面深化改革”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吗?改革自邓以来就是跛足跌宕起伏进行。不进行政体改,其它所有改革均是有限的,甚至走向异化。现政体最大弊病就是一党制。这不是切掉几个贪腐脓包就可治愈的病,而是要有敢把本党放到多党公平竞选、公民政治权利公开监督的政体中的大决心、大底气、大自信才能进行的改革呀!

三,“全面依法治国”能首先解决“党大还是法大?” 的问题吗?有人讲党与法是统一的,不存在谁大谁小问题。那么请问:当人大常委会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意见相左时听谁的?(千万别说从无意见相左时,因为这只能证明专制淫威有多大)为什么各级司法主官要必经中共组织部门点头、管理?(千万别说因每个司法主官都是党员,这只能证明一党制到了何等地步)为什么大小贪官要先“双规”再交司法?贪腐大老虎中央不点头,那个媒体敢爆光?哪个法庭敢传讯?有人会讲党与法无矛盾,也可能,因为党独揽立法、释法、执法、监法,国之大法成一党工具,立法、执法、司法国家重器成一党私章。

四,“全面从严治党” 是把中共治成一个党内民主的党还是党内更专制的党呢?党内民主是代表大会真普选党魁,而不是少数人会前内定;是党内纪委与执行机构政治局分权制衡;是党员有在党内言论自由以影响党内决策。而现在“四个全面”提出者的“从严治党”是强调党员服从中央的政治纪律,要求与中央高度保持一致。借毛一句话“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 。

“四个全面”不解决上述四问题就不但不“全面”, 而且只能是又骗人的“飞跃”, 再强化集权的理论抬轿,树个人权威的“新创造”。

北京查建国

3月1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 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