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刺杀、穹顶与蝗虫之杂谈

成斌麟

 

新年未尽,喜气远远低于戾气。中文环境下现在热门的话题就是俄罗斯反对派领袖捏姆佐夫被刺杀于街头、香港爆发以反抗水货客而被媒体炒作形成的对大陆整体民众的族群性歧视词汇“蝗虫”,以及柴静制作的“穹顶之下”

三大热点无不被谈及到背后的政治势力与局势考量。

我只想从我个人的角度和追求对这三大热点吐槽。那么,什么是我的忠实目的?我已经在两岸三地群组和热血公民群组进行了表述,在这里,请大家允许我进行整理和表达。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这三个热点的起源,无不与政治相关。也就是说分割利益的权利和权力有关。俄罗斯发生的涅姆佐夫刺杀案直接指向普亭,间接关系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地缘政治矛盾,其实也就是利益划分的对抗。而香港的问题,已经是由香港市民争取真普选被异化到敌视大陆民众的生存空间矛盾。这种异化的结果就是本末倒置的情绪宣泄,甚至成为一种整体性种族歧视的趋向。当然,种族歧视一词其实并不严谨,因为,港陆民众完全就是同族同脉同语言,只是部分香港民众自认不是这么回事而已。第三就是柴静的作品“穹顶之下”了,这也是我觉得有必要重点论述的。在大陆的网络环境里,柴静成为了两个绝对极端的角色,这个现象就足以让人深思。不是一边倒地骂柴静是美狗,就是一边倒地骂柴静是共匪维稳。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发现柴静的作品是多么的珍贵。

我是在一边与国内网友沟通一边仔细观看柴静作品中进行自我思考的。我有时候真的很伤心,伤心的不是别的,而是我们太多的人不愿意换个角度看世界。包括我提出的第二点,香港问题。

柴静怎么啦?柴静的作品,我们可以用自己独立思考与判断进行内容的评判和分析,而不应该是对柴静本人的分析。难道那些骂柴静在美国生孩子的或骂柴静是共匪维稳的准备研究柴静穿什么样的内裤吗?空泛而高大上的口号是非常弱智并且非常猥琐的。因为,两类极端诅咒柴静的人根本就不愿意也没有那个能力去解读“穹顶之下”所蕴含的信息量,更没有半点思考和分析能力去解读那些内容。

无论怎样,我感激柴静,这么一个女人,她在努力用自己柔弱的肩膀给民众抗出一点点思考的空间。有人说她是共匪政府维稳的,好!我希望有更多这样为共匪集团维稳的人。为什么?

在柴静的作品里,虽然绝大部分说的是企业、私车和工程车,没错,这些东西本来就是造成污染的直接主体呀。她采访中石化,采访环保部和直击政府不作为的内容大家为什么看不见?她提出的法律不是一张纸,民众知情权大家为什么看不见?呼吸难道不是你、我、他的事情吗?

在国内的网络环境,骂柴静是为美国人服务的好像成了主流,好像所有骂柴静的人不需要互相一口健康的空气,这就是一种舆论的控制造成的。用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个事实,就是政府五毛团队的工作结果而已。哪怕柴静的作品就是为了美国政府吧,请问有几个美国人跑到中国享受雾霾?哪怕柴静就是为了专制政府维稳吧,请问呼吁民众使用知情权和共同抗争,争取一片蓝天又有何不可呢?哪个专制政府希望民众闹腾知情权?

请别把你自己的道德优越感随意使用,我在口号与实际切入民权民生两者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我再一次对柴静的“穹顶之下”表示我个人崇高的敬意,她的这个作品远远高于某些叶公好龙的口号。她的作品给予我们极大的思考空间,提供了无尽的切入点去探讨中国社会和虚假繁荣。我们有什么理由对柴静进行谩骂?无论是共匪的五毛团队还是民主阵营的朋友,我认为,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去探讨柴静个人或者她的私生活,我们要探讨的环境、民生、经济与民众权利。

关于俄国的刺杀案,我更想与国内的宪政先行者交流。或许,有一部分中国大陆的民主志士与宪政先行者知道或听说过《变局策》。那么,今天,我想吐槽的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出版这个小册子?为什么我们要舍家取义地推广公民同城运动。

首先,请让我简单回顾一下我们的思路:

我们认为,阻碍人类文明的一个最大毒瘤就是当今的中共独裁政权,所有为抗拒独裁的人们或团体应该以铲除专制为己任。同时,我们鉴于对中共独裁集团的残忍与阴险认知,反对任何个人凌驾于公民同城运动之上。为什么?请大家参考阅读《独裁者的进步》一书,此书应该在台湾和香港有中文版。

我们必须反思辛亥革命,我个人认为辛亥革命是不彻底的不成功的,因为,革命军是依靠拦路设卡强行剪除民众辫子而进行的。而实际上,到今天为止,中国大陆、甚至可以衍生到台湾香港,很大层度上,民众内心里或精神上的辫子并没有被剪除。包括不少正在努力追求民主宪政的朋友,当然,也包括我。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出《变局策》和推广公民同城圈的原因,我们需要一场新时期的民主革命,这场革命应该是从我们自己的内心革命开始。我们首先要割除我们内心的黑暗和空间,我们需要洗心涕骨的自我革命,然后促成社会整体的精神革命。

是的,我要说的是,我们没有做到的辛亥革命,今天的俄国与辛亥革命类似。走上了民族至上的误区,俄国的今天其实就是这样,那么,国内的志士仁人们,我们还走这条老路吗?我们的明天需要普京吗?如果大家说需要,OK,我无话可说了。我只想告诉大家,普京不会是俄国强大并受到人类文明的尊重,同时,我们在大变局以后,窃国家族失去明显的统治权后,同样有他们的代理人以民族之上的口号对我们进行杀戮和迫害。

可能有朋友不明白我说什么,我说的是我们不要盲目相信浪得虚名的领袖,我们需要真正的互相尊重和共同发展民间健康政治力量。否则,我们就可能成为涅姆佐夫。从地方的公民圈组织开始,拓展民间健康力量的空间。

香港,香港,这是一个让很多人热爱又纠结的名字,我不希望我有语言失误而伤害到我喜爱的香港、我至今感恩的那些香港市民。我爱那片小小的土地,爱那些曾经给大陆民众付出大爱的人们。

可是,今天的香港变了,已经开始变成跟被残酷洗脑杀戮压迫下的大陆一样了。一些号称是香港人的人开始丧心病狂的走上希特勒纳粹道路了。开始丧失人性地大肆鼓吹香港优越论并把香港以外的大陆民众定义为蝗虫了。这让我非常痛心,他们的那些行为和言论,如果发生在西方民主国家的话,基本可以定义为种族歧视。警察可以直接给发表这些言论或作出这些行为的人士上手铐落警立案,但是,在香港成为了时髦和政治正确。香港政府暗地地支持,媒体吹波逐浪,大陆媒体和网络拼命渲染这就是香港人要求的民主。

人们啊,我爱你们,醒醒吧!我们的苦难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邪恶的集团和我们自己糊涂的念头!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