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立法游戏骗了谁?

郑恩宠

 

如今中国除了人们对腐败深恶痛绝外,立法腐败应是一大毒瘤。正如习近平在二○一四年五月九日,参加中共河南省兰考县常委专题民主生活会时讲:「我们的制度不少,可以说基本形成,但不要让他们形同虚设,成为『稻草人』,形成『破窗效应』」。本文以当局在环保立法和执法为例,此种党治下的立法游戏,究竟能骗谁?

《大气污染防治法修定》真相

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首次审议《大气污染防治法修定草案》(以下简称修定草案)。

全国人大常委、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长王毅建议将《大气污染防治法》更名为《清洁空气法》。这不是字面上的修改,而是从被动防治转变为主动地提供清洁空气,提升环境质量。国际上有关立法越来越精细化。这次《修定草案》一百条,约二万一千字;美国《清洁空气法》,一九九○年设立,经多次修改,翻成中文约六十万字,虽只有二百七十一条,但每个条下有子条,子条下有款,对各项措施都有严格和精细规定。把各类标准、措施、程序性规定都统一在一起,所有防治措施都能找到相应条款。

在南加州污染罚款从一千美元到一百万美元,每一档都有明确说明,包括附带刑事责任,自由裁量空间非常小。美国《清洁空气法》列出污染物将近二百种,但中国的《修定草案》连起码的五至十种污染物都不列出,更无对污染物制定详细的减排制度措施、目标、时间表和路线图。而之前,中国政府早就在联合国相关会议上承诺,到二○三○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达峰值,二○二五年煤炭消费总量也将达峰值。二○三○年,习近平已七十六岁,届时还有谁会记得,这些领导人当年在立法中搞的立法「游戏」?

兰州环保搬迁六百亿哪里来

二○○五年,美国发现在其卫星图上找不到兰州。一月八日,甘肃省社科院发布了《甘肃经济蓝皮书(二○一五)》,二○一二年起,甘肃省及兰州市政府开始铁腕治污,作为中央企业兰州石化搬迁成为兰州市、甘肃省两级政府的公开诉求。据估算,整个兰州石化搬迁到兰州新区大约需资金人民币六百亿元。这笔资金谁承担?是甘肃省政府、兰州市政府,还是由人、财、物均属国务院部委直接管的中石化公司承当?习近平、李克强能当好这个法官吗?

去年四月,兰州自来水苯超标引发各界关注。经查,导致污染原因竟是兰州石化一条管道发生原油泄漏,污染了供水企业的自流沟所致。六百亿元资金对兰州市政府并非小数目,该市二○一二年财政收入共计四百零六亿。而中石油一位负责人表示「兰州石化搬迁,不是中石油说了算,还得上报国务院,走流程。此外,工业路线设计需要周期长,不是几个星期就能设计完,牵扯到原油管道怎么通到新区,原油库怎么搬?牵扯的问题特别多」。

广东环保系统官员称,广州、青岛、大连多个城市都发生过污染事件,目前只有大连石化确定要搬迁。去年二月,广东大气治理方案中,也曾提出城市中的石化企业要在二○一七年底完成搬迁和改造,而广东相关企业均表示没有任何搬迁计划。

中央在地方企业的盈利、财税交中央,中央财政喜气洋洋,而留下的污染却要地方来治理,而受害的终究是平民百姓,人大还在像模象样地在做立法游戏。

二○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五十三岁的新疆自治区主席白尔‧努克力任国务院发改委旗下的能源局长。他曾对媒体表示,中央大企业、大集团必须在新疆组建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而不是设立分公司,从而实现在新疆纳税。但这项措施在石油、石化行业推行受阻,就财政税角度而言石油石化的关键是总部经济、增值税、所得税是由中央和地方分成的,大头归中央。人们当然是希望中石油、中石化在新疆的二级法人单位变一级法人单位。正因为这个「新疆王」要与中央政府争企业利润、争财税,而被免去新疆主席职务。在全国第二次油气资源评价中,新疆陆上石油、天然气、煤层气、煤炭资源预测量,分别占全国的百分之三十、三十四、二十六和四十。新疆目前有矿产一百三十八种,占全国发现矿产的百分之八十左右。若按市场经济的规律,税收法定的原则,依法划清中央与地方政府的事权和财权,二千万新疆人的生活、福利水准将远超北京和上海,届时中共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得由新疆王来当?所以,中共马上出台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民族工作意见》,一纸文字游戏立马改变以往定下的法律、法规。为何新疆「分裂」势力如此大,为何新疆「暴恐」如此多?作为新一届政府不应冷静反思,听取各界不同意见吗?

中共有多少钱治污染

继《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之后,国务院将出台《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水十条」)。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在二○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召开的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称,目前「水十条」已基本编制完成,《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在加快推进,预计大气、水和土壤这三大环保行动计划涉及投资需求将超过六万亿元。

中央政府一年财政收入仅在十四万亿,而每年的收支赤字已在三万亿以上。铁路总公司目前已经欠债五万亿元以上,再建高铁并不是铁总的意图,除非运费上涨,但考虑到社会稳定,运费不能随意提。二○一三年全国收费公路亏六百六十一亿,同年全国职工养老金账号空账三点一万亿元。近日又决定公务员、事业单位要和企业养老金并轨改革,若不降低其工资和福利标准,不补入五十万亿元不行──如此看来,中共还能拿出多少钱来治污?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贪腐三千五百五十八万元,若抓出二十万个刘铁男,当局才刚够弥补治理大气、水和土壤的最低费用。

一月六日,最高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廖鸿认为,截止二○一四年第三季度未,全国有环保类的社会组织七千个,符合诉讼主体资格约七百个,而必须在五年内无违法记录。即使这些组织均有提起诉讼的资格,他们巨额的办案取证、聘请律师和环保污染侵害的鉴定费来自何方?国外案例证明,此类诉讼旷日持久,少则几年多达数十年──习近平至今仍不启动接受普世价值的政治体制改革,其属下的各利益集团在玩弄「立法游戏」并不见怪,关键是国民的公民意识、权利意识、法律意识都有待继续大幅提高。经济上贪腐是腐败,立法腐败或许是更大毒瘤,当局的「立法游戏」究竟能骗多少人?此种腐败还将维持多久。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